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凤图传左拥还右抱

作者:北派七哥 来源:17K小说网

傅贵君的风热是好了,但咳嗽却迟迟未愈。

宁美人得知,特意送来了特效药,极苦极难吃。傅景修第一次喝的时候没忍住,全吐了。但是三剂之后,咳嗽马上就好了。

“宣桓的药当真是苦口,但效果极好。”傅景修落一颗黑子。

宁宣桓谦虚一笑:“景修过誉了,药也对人,这副药在别人那儿未必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你输了。”傅景修抬起头笑道。

宁宣桓低头一看:“还真是。景修的棋艺是越发精进了,宣桓佩服。”

丞相府。

傅丞相上朝归来,与夫君二人也正在对弈。

“景修先前同我说的时候,我还骂他不知天高地厚,”傅子瑜拿白子敲着棋盘侧边,“现在,陛下真的在他劝说下开始勤政了。虽然,只是每天五本,但最近,我递上去的折子都比以往的复杂,可陛下都一一好好批阅了。有些见解,连我都有些自愧不如。”

闫瑞温和地笑道:“这不是好事吗?你一辈子不就盼着陛下觉悟这一天吗?”

傅子瑜喜忧参半:“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个陛下啊,当年在梦贵君的劝说下也勤政过一段时间,后来的事,唉……还是别抱太大希望了。”

闫瑞摇摇头:“你呀,就是太多愁了,明明比我小,却显得比我还老上十岁!”

傅子瑜故作不高兴:“怎么,你还想离婚再嫁个年轻的小姐?”

“我可不敢,这辈子,赖定你了!”闫瑞看棋盘,“我要输了,赶紧换子,定要赢你一次!”

“换换换!”

泷雩殿。

傅景修看着一份奏章陷入沉思。

“你看什么那么出神?”云兮折着纸问道。

“觜火发生暴动,地方官员派兵镇压,现在正把犯人押送至帝都候审。”

“是这样的啊,有什么问题吗?”云兮继续折纸。

傅景修放下奏章:“我记得觜火是由肖玲琼肖县长管理的,按理发生暴动,涉案人一律当场处斩,为什么这次非送回帝都审问呢?”

“太傅批的,”云兮打开纸鹤的翅膀,“朕只负责盖章。”

傅景修深吸一口气:“陛下,您这一章,可不是增减什么采买数量,事关人命,岂可儿戏?”

云兮嘟嘴往纸鹤肚子里吹气:“可朕盖不盖章,这几个犯人都得死,为什么不多给他们一点时间呢?”

傅景修好像明白了什么。

“陛下,”小明跑进来,“梦贵君求见。”

“宣!”

“陛下。”梦之澜提着食盒徐徐走近。

云兮托腮痴迷地看着:“梦贵君就是好看,怎么看都不腻。”

梦之澜不应,直接把食盒放在云兮面前,打开,是烧饼。

云兮伸头嗅了嗅:“有葱。”

梦之澜瞥了眼:“陛下不吃葱?”

云兮摇头:“里面葱太多了,景修,你吃葱吗?”

傅景修刚收拾好奏章:“吃的,我不挑食。”

云兮又看梦之澜:“澜澜你吃葱吗?”

梦之澜挑眉:“澜澜?”

云兮痴笑:“澜澜,朕今天真的不太想吃葱饼,你跟景修替朕吃了吧,朕看你们吃就很幸福了!真的!”

于是,云兮很愉快地看着两位贵君吃加了很多葱的瘦肉烧饼。傅景修吃得很慢条斯理,相比之下,梦之澜吃得就粗野了些。

云兮趴在案台上,对梦之澜问道:“澜澜,你以前是哪个国家的王子啊?”

梦之澜咀嚼的动作停下:“辰瑾国。”

云兮挠头:“朕怎么没在地图上看到过?”

梦之澜放下烧饼:“辰瑾国是离泷雩大陆最近的海中小岛,当初因为内陆渔业不兴渐渐开始有商业来往,先帝为了统一,派海军灭了我的国家。”

“嗯,换现在朕也会这么做的。”云兮点头道,“澜澜这么美,只是困于一座小岛上,简直是暴殄天物!”

梦之澜喝了口茶:“换言之,陛下想拿整个泷雩大陆来困住我?”

“嗯嗯!”云兮连连点头,“整个泷雩大陆,澜澜想去那儿都可以,包括你原来的国家!”

“只是随便去?”

“唔,如果澜澜肯牺牲点色相的话,朕也会陪你一起去的。”

梦之澜起身,走过去捏起云兮的脸:“陛下最近好像吃胖了。”

“是啊,”云兮摸摸梦之澜的手,“你应该让苏皖少给我做点好吃的,女帝不能太胖,会没有威严的。”

梦之澜手上劲头又大了些,但云兮似乎没什么反应。

“陛下!”小明又跑进来,“珏王爷求见!”

云兮拍了拍梦之澜的手,对方松手,她揉了揉脸:“宣。”

康旻珏是康旻玥的哥哥,据说是个非常推崇泷雩前人文风俗的人,府中有男女面首数十人,远超康旻玥的后宫,但至今无妻主。

“参见陛下。”康旻珏风风火火地进来,眼神还在站着的梦之澜和吃饼的傅景修身上各转了一圈。

“免礼,”云兮软软地躺在龙椅上,“皇兄今日来有何事?”

康旻珏风流一笑:“臣与肖二小姐心意相通,今日特意来向陛下请旨赐婚!”

云兮看了一眼傅景修,笑道:“准奏。皇兄皇嫂打算何日成婚?”

康旻珏想了想:“玲珑说想在五月初五端午节成婚。”

云兮掰了掰手指:“十三天,会不会太赶了?”

康旻珏摇摇手:“不会!该准备的臣都准备好了!”

“皇兄动作倒是快!那朕就等着喝二位的喜酒了!”

“必不会让陛下失望!”

流裳居。

傅景修把自己灌了个半醉,赖在宁宣桓的床上耍起酒疯来。

宁宣桓在外屋细心擦拭着佩剑,听着里面的人一会儿大呼小叫,一会儿泣不成声,哭笑不得。

“谁?”宁宣桓反身利落地刺出手中剑对着不速之客。

“陛下暗卫。”尹晗抱拳道。

宁宣桓收剑,但全身没有一丝放松:“何事半夜叨扰?”

尹晗从怀中拿出骰子递给宁宣桓:“陛下让我把这个交给宁美人,再由宁美人转交给傅贵君。”

“为何要通过本君?”宁宣桓接过骰子,还是不解。

“我只是送东西的,原因只有陛下才知道,告辞。”尹晗说完便离开了。

放下剑,宁宣桓摸着骰子,抬步进入内室。

琉璃苑。

“嗯~”云兮一脸享受,“苏美人技术就是好!你们那一行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各项技能点满吗?”

“不,他们都只学自己喜欢的技能。”苏皖回忆起往昔六人在一起的时光,“我学得杂,论到精通,远不及他们个人。”

“上天还真是公平。”云兮起身松了松筋骨,盘腿而坐,往手上也沾了点药膏,“你趴下,我也要试试推拿。”

苏皖一脸怀疑,但还是脱衣趴倒在床上。云兮立刻动手给苏皖按摩起来,论手法,她也不差。但苏皖感受了一会儿,却说:“你的力气好小。”

云兮泄气:“其实我也是练过的,都怪这副身子不争气。”

苏皖起身:“你是魂穿,我是本体穿,这是我俩的区别。”

“嗯。”云兮乖巧地点头。

苏皖摸下巴思考了一下,然后披上外衫下了床:“我去查点书,你先睡吧。”

“噢。”云兮拿布擦干净手上残留的药膏,接着倒头就睡,一会儿就去见了周公。

翌日。

“黎未,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陛下……臣是黎昧。”上将军黎昧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纠正陛下自己的名字了。

云兮看了她一眼:“将军你那个字比划太多,朕总记岔,要不你换个吧。”

黎昧苦恼不已:“可是梦贵君的名字比臣笔画还多,您却记得很牢。”

“唔……因为朕喜欢澜澜。”

黎昧哭笑不得:“难道陛下不喜欢臣吗?”

云兮很认真地回答:“朕若喜欢一个人,会想让他时时刻刻待在身边,不离视线的。”

黎昧细细琢磨了女帝陛下话里的意思,又想到珏王爷的小后宫:“那臣多谢陛下不喜欢之恩。”

“嗯,好的。”云兮点点头,“那你下去吧。”

“诺。”

黎昧出门时正好遇到梦之澜,虽然她看不惯这种柔弱的男子,但是该行的礼还是得行。

梦之澜与黎昧互相致礼后,便直接进入了泷雩殿。

“陛下。”

“你来了,坐吧。”云兮开始看今日的奏章。

梦之澜直接在右侧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慢慢品起来。

才看了一本奏章,云兮就哈欠连天。

“怎么,陛下昨夜没睡好?”梦之澜问道。

“嗯,有点。”云兮又打了一个哈欠,“澜澜,你喜欢朕吗?”

“不喜欢。”梦之澜闭着眼睛回答。

云兮撇嘴笑:“朕昨天想了一夜,觉得还是得找个理由把肖玲珑杀了。”

“为什么?”

“她穿米白色衣服,肯定有不臣之心。而且她说话总是挑别人的刺,把自己的形象树立得高高大大。再者,她跟有妻之夫偷情,严重违反礼法。”

“她跟谁偷情了?”梦之澜扯着嘴笑道,“傅贵君?”

“不是景修,是别人。”云兮走下来,“你说她是不是特别过分,景修比那人好看多了,居然只是备胎。眼神也不好,朕的泷雩国才不能让这种瞎子做官。”

“备胎?”梦之澜不解。

云兮解释:“就是澜澜和景修是主胎,其他美人才人什么的都是备胎。”

梦之澜挑眉:“多谢陛下抬举。”

“那澜澜可是同意朕把肖玲珑做了?”云兮眨巴着眼睛。

梦之澜迎上目光:“陛下既已做出决定,又何必来问臣侍的意见。”

云兮摇摇头,然后握住梦之澜的手:“朕想听澜澜的意见。”

梦之澜有些吃不准女帝的想法,犹豫之际,傅景修来了。

“我是否要回避?”傅景修神情很自然,仿佛就是家常便饭。

“不用。”云兮起身,“景修昨夜睡得可好?”

傅景修低头,然后抬头:“尚可。”

“那好,一起看奏章吧!”

延伸阅读

凯吉岛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go56.shtml
凯吉岛渔具经销批发的渔具产品、鱼竿、路亚竿、渔具配件装备、渔具产品、渔具配件装备销量

晟威金属制罐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d9fa.shtml
东莞市晟威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生产各种印刷马口铁盒的制罐公司,位

百森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yuzs.shtml
百森水果项目介绍:十年磨砺,七年连锁实战运营,百森水果专员汇集了业内销售团队、配送团

读书郎点读机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gvbl.shtml
读书郎点读机代理加盟项目描述在各省市各省市有着庞大的营销网络,九大系列产品共有00多

高盛基教育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uhmn.shtml
高盛基教育是一家专业从事国际青年文化交流项目的实践教育企业。是南中国地区Zui早获得

维迈连锁超市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s26j.shtml
维迈(天津)商贸有限公司是2011年进入中国大陆的外商零售机构,旨在借助强大的全球采

四道缝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n9oc.shtml
四道缝男裤暂时所用的面料基本都是%纯棉料:从粗纱到细纱,从无弹到有弹力的各种规格和特

云奢会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6rme.shtml
云奢会皮具护理是隶属于杭州云奢会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奢护工艺七年品质

基隆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ygf0.shtml
暂无

浦露泉加盟  http://www.bebegimiz.com/n8i1.shtml
浦露泉水净化成立于1996年6月18日,中美合资企业,国内外水质协会会员,从事家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斧头帮帮主!在线阅读第7节

    我看柯帕的架势还想血拼,但听到王队的话,他立马收回匕首拔腿就跑,我紧跟其后向第四区大门冲了过去。没跑几步,我就感觉后背传来一股寒意和恶臭,不用回头看,我都能知道那些恶灵几乎要贴在我背后了。我吓得破口就喊::“柯......柯帕......王队.....啊......”一阵钻心的痛处让我失去了知觉,在

  • 末世大傀儡师第七章

    “大哥,十点了。”阿诚推门进来。明楼皱眉,取下眼镜,揉揉眼角,“人来了?”“来是来了,只是……”阿诚故意顿了一下,别有深意地笑,“香喷喷的……”明楼抬眼对阿诚,心里思量着是时候让大姐给他也说一门亲了。“让她进来吧。”新月进来时,明楼才明白阿诚所谓的“香喷喷”为何意。她不但人来了,还提了一包点心,正是

  • 豪门女配现场暴富[穿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09节(另一个国家)大庆王朝,胤德十五年,风和雨顺国富民强,帝都繁华似景,会聚各国人士平繁往来,实力仅次于大邵天朝。黑夜不知何时悄无声息散扩,新升光芒穿过云霄,此时正是清晨,桥帘外群乌啁啾,帘内的朱尔兮心怡如一潭孤独寂寞的深水,森冷冰寒。乘着选秀的桥子入宫,去往那讫立无数雄伟堂皇的宫殿宏伟皇宫,宫城

  • 溟沙在线阅读第8章

    因为昨晚教娄一潇跳舞,录制视频上传网络,所以林浩睡的很晚。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的时候,他才被‘滴滴’系统的声音吵醒,睁开朦胧的眼神,直接查看起来。“滴,名下艺人人气增加一点,任务完成度1/50000。”“滴,名下艺人人气增加一点,任务完成度2/50000。”…………“滴,名下艺人人气增加一点,任务完成

  • 玄冬小记之这个片场不对

    石观音死了。这个消息迅速在江湖某个特定区域引起震动,时不时便能听到三两江湖人在路边的茶馆里议论。石观音死了?怎么死的?谁杀了她?她为什么被杀?不知道,江湖上什么都不知道,据说某一日有人发现石林洞窟的弟子四散,才知道石观音居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在了自己的地盘。“要我猜,就是西方魔教那位,同样是身处

  • 愿得一心人——臣妾请旨废后在线阅读第十节

    墨白冷眼瞧着跟前的众人,皮笑肉不笑的道,“贵东家少爷这请客之道倒是别出心裁。”“让墨公子见笑了。”领头的男人闻言也不恼,甚至还比方才笑的更灿了些,“在下这不也是没有办法么。少爷只吩咐务必将墨公子请到。这要是办事不利,回去必然是要吃些挂落的。”“不过我瞧着墨公子是个体面人,自当不会做出令我等为难之事。

  • 言情耽美推文合集在线阅读第二章

    春日的朝阳格外地令人舒心,稀薄的阳光点缀在林荫小路,使得沐浴在春光下的唐老师如同容光焕发一般,大步地走向了前方。这样的“美景”似乎仅仅只有京都一中才能欣赏的到,唐老师身着一身唐装让他不由得怀恋两千年前“古人”是何等的幸福。唐老师迈步走进了二年级(一)班。一中的教室是复古型设计,整个教室仿照二十一世纪

  • 猫咪世界第10章在线阅读

    闽钰儿只记得最后,她是握着齐叔晏的手睡着的。她素来睡觉不深,可隔日早上一起来,竟是在自己的屋子里。听人说,齐叔晏早上就醒了。闽钰儿撑着额头,只觉得有些昏昏沉沉,倒过去又睡了会儿。闽钰儿做了个梦,梦里她正在齐叔晏床头坐着,身后不知何时出来了一个人,一掌把她打晕了过去。那人打在她的左肩上,以是闽钰儿梦里

  • 漫威之王者哥斯拉他是仵作

    “大人请。”吴敌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让苏无忧先走。“等等,我跟你们一起去。”谷御风已经站起身来。苏无忧一脸鄙夷转身看着谷御风,她去是因为她是府尹,可是这个谷神医去?人都死了,神医去了也白搭。“神医啊,这个人都死了,还是无头的尸体,你去也救不了啊。”“那是自然,我去当然也不是为了就救死者啊。”谷御风反而是

  • 心彩琢磨[综主宝石之国]在线阅读第一章

    大人物的惊心动魄在继续,小人物的努力生活在进行。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没有足够的背景,在大城市里要想立足,就得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偏偏,叶栀堇是个异类,当朋友们都在工作岗位上舍不得纸醉金迷表面风光又满腹牢骚默默承受时,她心甘情愿地在她不大的小空间里做她的编辑,每月一拿到稿费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