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吃货大佬,佛系快穿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秋月长天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尽管蓝曦臣再三保证没有大碍,次日宋瑶还是早早的起来,去静室寻了蓝忘机。

蓝忘机来到寒室的时候,蓝曦臣正在榻上静坐调息,听到脚步声后睁开眼,讶异道:“忘机怎么过来了?”

蓝忘机眉头紧蹙,面上是一派霜雪般的清冷之色,沉声问道:“兄长的灵力又失控了?”

他神色极冷,声音也极冷,蓝曦臣却看出了他眼底的焦急,看一眼一旁默默盯着这边的宋瑶,蓝曦臣无奈笑道:“真的没事,只是昨日练剑时收势狠了些,乱了内息而已,调息片刻也就罢了。”

他又看向宋瑶,眸光里几许温柔宠溺又几许无可奈何,心里却是暖的,他叹道:“倒是阿瑶,昨日怕是真吓到他了,竟去找了你过来。”

蓝忘机道:“他是关心你。”

提起宋瑶,蓝忘机的语气第一次略略软化,紧蹙的眉却没有松开分毫,他目光直直的与蓝曦臣对视,语气里已有了些微谴责之意,道:“每次有事,你都说无碍。”

蓝曦臣向来都是把所有的事情揽到自己身上,独自一人去背去扛,即便再痛苦艰辛,也永远一副轻描淡写温煦微笑的模样。

可他从不诉诸于口,却不代表那些苦痛就真的不存在了。

就如同当年蓝曦臣带着蓝氏藏书出逃,一路上究竟经历了什么,除了曾救过他一次的金光瑶,至今为止,连蓝忘机都不知道。

蓝曦臣总喜欢把一切说得轻松,是因为不想让旁人担忧,至于他究竟承受了什么,就另当别论了。

因此蓝忘机对蓝曦臣的话半分也不信,当年若不是他发现及时,以蓝曦臣当时的情况,早就灵力大乱爆体而亡了。

蓝曦臣心中无奈,当年的情况的确凶险,以至于蓝忘机铭记于心,至今仍耿耿于怀,他叹了口气,只得将手腕伸了过去,道:“你若不放心,探一探我的脉搏就是了。”

蓝忘机蹙着眉认真的探查了许久,确定真的没有大碍,紧蹙的眉头这才松开些许,抬眸看向蓝曦臣,提起了另一件事:“兰陵金氏举办清谈盛会的日期将至,兄长去年就没有出席,已有人在说闲话了。”

蓝曦臣闻言不由得看向站在一旁的宋瑶,眉心微不可查的蹙了蹙,道:“今年我会去。”

蓝忘机也随着蓝曦臣的目光向宋瑶望去,沉声问道:“若是出席,兄长打算如何安置他?”

这倒的确是一桩难事,宋瑶如今于修炼一途上刚有所裨益,最是离不得蓝曦臣在旁指点的时候,而清谈盛会的期限少说也要十天半个月,若是不带着宋瑶,之前好不容易练出的成绩便彻底耽误了,可若带着他,宋瑶的身份又太过敏感。

宋瑶一脸乖巧,一副全凭蓝曦臣做主的模样,可蓝曦臣又怎会不知他对修炼的急切。

思虑再三,蓝曦臣还是决定带上宋瑶。

清谈盛会的前三天,蓝曦臣带着宋瑶,同蓝忘机魏无羡二人一同前往兰陵城。

蓝曦臣顾着宋瑶怕高,一路上御剑低飞,不光将宋瑶稳稳护着,还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魏无羡窝在蓝忘机怀里,见状不忍直视道:“泽芜君,你是不是有点太宠他了?”

宋瑶脑袋动了动,被蓝曦臣轻拍了一下,又挡严实了。

蓝曦臣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温声回道:“阿瑶还小。”

魏无羡表示被感情蒙蔽了双眼的人很清奇很不可思议,他满脸严肃郑重的看向蓝曦臣,苦口婆心道:“泽芜君,我和含光君十五岁的时候,已经诛杀屠戮玄武了。”

蓝曦臣怔了怔,恍然道:“也对。”

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松开分毫。

魏无羡抽了抽眉角,果断扭头,把脸埋在蓝忘机胸口闭目养神去了。

蓝忘机神色清冷,岿然不动,眸中闪过一缕极淡的笑意,揽住魏无羡的手臂紧了紧,自去专心御剑。

四人一行抵达兰陵金氏时,金凌已经早早的迎了出来。

自金光瑶死后,兰陵金氏早已大不如从前,幸得姑苏蓝氏和云梦江氏鼎力扶持,再加上兰陵金氏本就根基不浅,金凌也是争强好胜绝不服输的性子,这才不至于被人所欺,这些年又渐渐振兴起来。

早些年的时候金凌一人还压不住兰陵金氏的那些旁系,蓝曦臣和江澄作为蓝氏和江氏的宗主,每次清谈会总会提前抵达兰陵,算是来给金凌撑场子,这些年金凌虽然已经不再需要别人撑腰,蓝曦臣等人却还是习惯早到几日,同金凌一起查看一下筹备事宜。

如今的金凌已不再是当年倔强矜傲的少年模样,眉眼间褪去青涩,行事作风也成熟许多,只是在他舅舅江澄和魏无羡面前,还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他在蓝曦臣和蓝忘机面前素来乖觉,恭恭敬敬的见了礼,轮到魏无羡时却不甘不愿起来,只别别扭扭的招呼了一声。

魏无羡瞪了瞪眼,道:“金小宗主,你这是差别对待。”

金凌假装没听见,把头转向一边的宋瑶,问道:“这位小公子是?”

蓝曦臣温声道:“他是宋瑶,此次清谈会都会跟在我身侧,不必多做安排,与我同吃同住即可。”

金凌点头表示知晓,遂引着四人上了金麟台,通往金麟台的长坡辇道两侧绘满了彩画浮雕,其上所述皆是历代金家家主及名士的生平事迹,宋瑶四下张望,便见那浮雕精美,栩栩如生,行至一半时,却忽见前方的浮雕骤然中断,整整四幅画的位置都是一片空白。

宋瑶不由得停下脚步,疑惑道:“这里为何是一片空白?”

几人闻言都顿住了,沉默半晌,金凌沉声道:“此处本该是有一人的画像的。”

“前金宗主,金光瑶,我的叔叔。”

他说这话时语气沉沉,神色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叔叔”两字似乎绕了几绕才从他口中吐出,尾音还有些几不可察的颤。

说完这句,金凌便抿上唇,不再多言,宋瑶隐隐明白自己不小心触了忌讳,默默垂下头,站到蓝曦臣身边不再说话。

刚一走到蓝曦臣身边,宋瑶就被蓝曦臣牵住了,蓝曦臣牵得很紧,指尖却有些微的凉意。

几人一路无声,匆匆走过辇道,金凌带他们来到早就准备好的住处,待几人安置下来后,金凌和蓝曦臣蓝忘机探讨清谈会的准备事宜,魏无羡在一旁边嗑瓜子边时不时插两句,听得津津有味,宋瑶无事可做,得了应允,便去院子外四处转了转。

院外的金星雪浪开得正好,宋瑶摘下一朵,有露水从花瓣上滚落,顺着他指尖没入袖中,沁出一片清凉,宋瑶望着那朵金星雪浪,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亲切。

他将金星雪浪收入袖中,正欲向前走,忽听得一声犬吠,宋瑶愕然回头,便被一只大犬拱了个满怀。

宋瑶被扑得一个趔趄,还未回神,就被愣愣的舔了一脸口水,紧接着那只狗又叼住他的衣角,死命的将他向着相反的方向拽,似乎是想将他带去什么地方。

宋瑶无奈的跟着它走,结果又被带回了他出来的那个院子。

宋瑶一直被叼着衣角扯到了金凌面前,金凌见这一人一犬以这种形状出现在这里,不由得讶异唤道:“仙子?”

几乎是话音刚落,就听到魏无羡嗷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攀上了蓝忘机的肩,颤声道:“蓝……蓝湛,狗……”

金凌有些嫌弃的瞥他一眼,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仙子仿佛不满被人忽略一般,扯着宋瑶又往前凑了凑,还用头不住的将宋瑶向金凌的方向拱。

金凌疑惑道:“仙子,你怎么了?”

他不明就里,蓝曦臣却心中一动,眸色微微变了变。

仙子这是认主了。

仙子拱了半天,见金凌毫无反应,焦躁的吠了一声,绕着宋瑶不停的转圈圈。

它虽有灵性,却到底不能口吐人言,金凌迷惑的看了它半晌,目光转向宋瑶,似乎明白了什么,恍然道:“看来仙子和你很是投缘。”

仙子闻言愤怒的呜咽了一声,调头冲出了院子。

金凌茫然道:“……仙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总觉得仙子刚才向他翻了个白眼……

蓝曦臣轻咳了一声,道:“许是觉得阿瑶亲切。”

金凌愣愣的点了点头,那边魏无羡确定仙子真的跑远了,又生龙活虎的从蓝忘机身上跳下来,问道:“阿凌,你舅舅怎么不在?”

从前每次只要魏无羡和江澄同时到场,江澄是必要过来冷嘲热讽一番的,今日他们已经到了这么久,江澄却没来,那便是不在了。

金凌道:“临时有事,回云梦去了,清谈会那天会回来。”

魏无羡哦了一声,金凌又道:“我说你们俩能不能不一见面就掐?见不着的时候惦记着,见了面就互相挤兑,有意思?——嘶,你怎么又打我?!”

魏无羡道:“怎么说话呢?”

金凌捂着头退后几步,脸上成熟沉稳的表情裂了个口子,愤怒道:“我说什么了?!”

魏无羡肃然道:“早八百年前我就说过我只对含光君这样的男子有兴趣,什么叫惦记着你舅舅?这话含光君听了也要打你的。”

金凌噎了噎,恶狠狠的瞪了魏无羡一眼,拂袖就要走,被魏无羡一把拎了回来。

魏无羡道:“正事还没谈完,走什么走?坐下坐下。”

金凌冷哼了一声,不甘不愿的坐下了,而方才仙子的那一段插曲,就这么轻轻揭过,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蓝曦臣拉过刚被仙子袭击一番,此时仍有些懵的宋瑶,见他被蹭了一身狗毛,卷云纹抹额也歪了一点,眸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笑意。

蓝曦臣给宋瑶正了正抹额,问道:“可有吓到?”

宋瑶摇了摇头,低头看一眼自己乱糟糟的衣服,尴尬道:“泽芜君,我这就去换一身衣裳。”

姑苏蓝氏素来最注重仪表,他现在这副模样,真难为了蓝曦臣仍能笑脸相对。

于是宋瑶匆匆去内室换衣,蓝曦臣便继续与蓝忘机金凌认真讨论起清谈会事宜。

之后的几日也大多如此,而兰陵金氏的清谈盛会之期,转瞬即至。

延伸阅读

金生加盟  http://www.digitalprogolf.com/xvvv.shtml
公司总部位于中国珠宝饰的源头—深圳罗湖珠宝产业园,公司主要经营产品范围涉及黄金、钻饰

正统心算加盟  http://www.digitalprogolf.com/s7gf.shtml
正统心算-(台湾儿童珠心算协会教学机构)正统心算是一所由台湾引进来的专职珠心算机构,

金樟教育加盟  http://www.digitalprogolf.com/66ts.shtml
金樟教育主要培训项目有:执业医师考试培训、学历提升、资格证书考试、公务员面试培训。学

宜荷康美加盟  http://www.digitalprogolf.com/ysjz.shtml
宜荷康美品牌秉承中国中医思想基本特点,“整体观念,辩证论治”。整体观念在于把人体看做

嘉贝爱加盟  http://www.digitalprogolf.com/aw8j.shtml
嘉贝爱游乐设备集研发、生产、销售大中小型儿童游乐场,幼儿园设备,公园社区广场配套产品

贝娅媗加盟  http://www.digitalprogolf.com/xpfz.shtml
贝娅媗手工肥皂总部是面膜、原液、精油、洗面奶、护肤膏霜、眼霜、化妆水、乳液、爽肤水、

长生殿整脊养生加盟  http://www.digitalprogolf.com/j29.shtml
长生殿整脊养生引进高尖端设备,一流的环境,五星级服务与国际流行的技术,成为集推拿,拔

osa欧莎女装加盟  http://www.digitalprogolf.com/uhpu.shtml
O.SA欧莎,知名时尚女装品牌,来自香港。主要面对都市时尚女性白领,以生产女装为主,

橡芯源加盟  http://www.digitalprogolf.com/aqk1.shtml
橡芯源家具源自德国严谨、科学的原创设计与中国传统工艺的美满结合,打造经典传世家具。材

洁利尔卫浴加盟  http://www.digitalprogolf.com/xmiz.shtml
洁利尔卫浴是一家生成制造,浴室柜,玻璃台盆,人造石盆和浴室镜的厂家,公司拥有00平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时间制御者之你相信有鬼吗(2)

    之后张小可与苏兰签了代理合同,收了五万的代理费,送走苏兰已经中午了。张小可到律师楼外的饭店要了碗馄饨,没吃之前先在心中招唤了童鬼一声:“喂,小童,出来吃馄饨好不好?”童鬼的话在他耳边响起:“老大,我法力才恢复两层左右,日当正午,阳气正盛,我哪能出来,不要耍我了,你吃就是了。”“那我就不管你了,实在是

  • 他超霸道的 [参赛作品]第二章在线阅读

    没了傅行简这根救命稻草,莫羡别无他法,只能四处奔走寻求别的公司帮助。后来她得到消息,星达集团的几位老总今晚有个饭局,如果她能见缝插针地谈一谈投资新项目的事情,莫氏集团或许还有救。莫羡很久没有出席过这种饭局了。说得好听点叫做饭局,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就是带几个去女人陪老板喝酒聊天。伺候得好,这合同就

  • 普通人也能拯救世界吗第七章在线阅读

    “你好,will,我叫苏雨菲。”苏雨菲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和一个电脑打招呼,但她很意外黑朱雀居然装备了人工智能,现代大部分机甲都是没有的,神经连接技术让驾驶者本身就成为了机甲的人工智能。“欢迎成为我的第193位用户。”viga用魅惑的嗓音说道。193位,不是说最近才开始测试的吗?那前面192位去哪了。

  • 玄幻:我融合了亿万血脉之新的藏宝图!(求收藏求鲜花)

    【求收藏,求打赏,求鲜花评价票!】梦凝玥出生于大户人家,从小家境殷实。但梦凝玥的父亲也就这么两个女儿,所以身为老大的她又从小被当做男孩子来对待。吃过不少苦,也见过不少世面。所以吴煌抱起她的那一瞬间,那股庞大的臂力,就让她明白吴煌很危险。可吴煌一说出他还很多年没碰过女人的时候,梦凝玥却是嗤的笑了起来,

  • 我养的权臣成精了在线阅读我们分手

    姜玉梦正在气头上,扭头就骂,“谁呀!多管闲事!放开老娘……儿,儿子?”庄昊没好气地把母亲推到一边,“妈,你也不嫌丢人,快回去!”姜玉梦往周围一看,人来人往的,不少人向他们投来异样的眼神,她讪讪的说,“儿子,妈是气糊涂了一时忘了场合,陆然她竟然给你戴绿帽,不信你看……”陆然死死抓着领口的手,被她粗鲁的

  • [龙族同人/BG]黎明曦光之以一敌七创奇迹(1)

    若惜千羽听见这一声,连忙朝后退去。现在的形势是十分针对人的,他们有很大的可能会联合起来先将她淘汰。果不其然,下一刻他们就已经朝她攻来。若惜千羽“啧”一声。面具下若惜千羽的双眸骤然变成淡金色。下一刻,一圈白色光晕以若惜千羽为中心扩散。准确而稳定地将几人笼罩在内。群体虚弱“好强的精神力!”天空中一位老者

  • 我家有个聊天群第六章

    从家裡到学校,绘麻努力地找话题,不知道为什么,四叶总是容易句点话题。明明就是正常的回话,也没有想太多,但她真的很不会讲话。两人的气氛有点僵,还好这时已经到学校了,道了声「再见」便分开了。四叶到教室,重重的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唉......我不是故意的。」「怎么?搬去新家发生什么大事吗?」与四叶同

  • 洪荒吞天鼠在线阅读第2节

    现在伤得这么重,什么情况都管不了,眼下最要紧的是好好的养伤,只要命在,不管在那里,都能再想办法生存下去的!自己都这么大一个人了,难道那么容易认命,就出一点点状况就活不成了!天意如此,就在这里好好生活好了!蓝蝶从小父母双亡,跟着爷爷两个人一起生活,他只有中医针炙是行的,其它生活技术水准,如家务、烹饪都

  •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请笑纳在线阅读第六节

    “你们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少年走了很久,突然扭头,语气冰冷的不容置疑。“我……”不远处跟在少年身后的路颀秀没想到少年会这么问,有些不知所措,把头低了下去。“回答我!”少年没有耐心。路颀秀更加忸怩了,双手尴尬的没有地方放,声音小得如耳边低语:“我……我不知道”,仿佛鼓起了很大勇气,“我的父亲在这里失踪

  • 这个群主不对劲之梦空间(1)(4)

    连续几天,沈坚没怎么做梦了。或者就算是做了,也在醒来的时候已经忘记。他更没有敢尝试自己进入想要去的梦境。日子又回到了平常的周而复始:上班,处理业务,时不时和欣的约会......又是一天普通的上午,刚放了半袋大红袍,泡好一杯茶,正要端起杯子,突然发现周围的景物一变,又是那个舱室......“小东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