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一叶轻舟过万重山之一入宫门(二)

作者:沁柠萱 来源:17K小说网

油然生出一丝被亲人摆了一道的错觉,让萧月熹的心中多少有些堵得慌。她其实并不在意家里要把她嫁给谁,只是讨厌这种招呼都不打的行径。

仔细想想,萧亦洄这次在京城滞留不走,事发后又做贼心虚地躲出去,怎么看都觉得不对……萧亦洄既然早就准备把她送进宫,为何要遮遮掩掩的不让她知道?

怕她不同意么?

不可能!身为亲哥,萧亦洄不可能不了解自己妹妹的心思,真要她嫁,哪怕是嫁个乞丐,萧月熹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从头到尾,疑点多得萧月熹数都数不过来,要说不是什么阴谋,可真是见了鬼了!

萧月熹脑中思绪万千,可时间不过只在片刻间,季冰心听出她语调中的怨怼,眸光闪了闪,才道:“很多事臣妇也不清楚,无法为夫人解惑了。”

萧月熹觉得自己再跟季冰心聊下去,会先把自己聊疯,季冰心那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让她一阵阵地脊背发凉,几乎是逃跑一样地冲出房门,直到跑回自己的房间,才多少冷静了一些。

常年活蹦乱跳的木蓝此刻异常的局促不安,立在一旁小心翼翼地一眼一眼偷瞄着萧月熹。

“这是什么?”萧月熹抬手指向立在屋子正中间的架子,上面挂着一套繁重的服饰,看样式和做工,不难猜到是出自宫中的。

木蔻本就胆小,此时愣是没敢吭声,木蓝拉了她半天无果,只好发着抖战战兢兢道:“小姐,这是……是您明日进宫时要穿的。”

本以为被瞒了这么久,萧月熹肯定要发作一通,却不想她此时异常的平静,平静得不真实。

“你们先出去吧。”

木蓝如获大赦地拉起木蔻就要走,可走了没两步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顿住脚步,回头望向萧月熹。

萧月熹看了她一眼问:“还有什么事?”

“那个……明日寅时便要起来梳洗准备了,辰时进宫门,有个受封的仪式,结束后要去长寿殿向太后谢恩,算下来也要折腾一整天才能安顿下来……小姐您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别……”

萧月熹耐着性子听到现在,早就忍不住了,摆摆手道一句:“知道了!”便将人都赶了出去。

就算她这些年东奔西跑很少去了解宫中规矩,却也知道木蓝的那一番话原本应该是由宫里派来的教引姑姑来说,而她作为一个即将入宫为妃的人,难道不应该提前学习一些礼仪规矩吗?

季冰心似乎的确是这么考虑的,可是只教了一个上午,萧月熹就被她哥哥打发了出去,从此在外头野了两个月!

萧月熹有些崩溃地在房间中来回踱了几步,强忍着想要撕了架子上那堆衣物的冲动,烦躁地将目光落在梳妆台上,这一看,就更加烦躁了。

她那原本空荡荡的梳妆台上此时摆着一整套琳琅华贵的头饰,明显是跟那套宫装一起送来的,且都是一样的碍眼。

萧月熹觉得她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那股子想要破坏的冲动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

大力推开门,就见两个家将无声无息地立在门外。其中一个满脸警惕地看着萧月熹,恭敬地开口道:“小姐,夫人吩咐了要您好好休息,您还是别出门了。”

萧月熹二话不说,又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越过那些碍眼的东西,萧月熹把自己埋进被子里,一趟就是一整天,水米不进。

她本不是那种伤春悲秋的人,可突然遇上这样的事,心里堵着一口气,愣是一口东西都吃不下去。

好歹是做过监国司正使的人,季冰心丝毫不担心她会因为一天不吃饭就饿死,所以丝毫没有担心,吩咐底下人由着她去。

等到第二天木蓝和木蔻来敲门,萧月熹已经收拾出了一副泰然自若脸,无比淡然地接受了自己未知的前程。

一直到萧月熹坐上宫撵被抬走,萧亦洄都没有露面。

那位名声在外的皇帝陛下坐在高位,看不出任何情绪,倒是皇后十分和蔼可亲,受封礼结束后,硬是拉着萧月熹的手说了好一会儿的“私房话”,亲如姐妹的模样让萧月熹一阵恍惚。

慕云轻是真的不受宠,继位以前甚至连个暖床的通房丫头都没有,继位以后又极尽孝道地守到先帝丧期圆满,这才遵从太后的意愿娶了这位皇后。若单是谈孝道,慕云轻堪当榜样,虽不受宠,却愿为先帝守孝;太后虽不是亲母,却愿遵照其意愿行事。

寒暄完,萧月熹转道去拜见太后。

不同于椒房殿的奢华隆重,长寿殿显得极为简朴,步入内殿,檀香味泠泠清清的扑面而来,能瞬间让人的心沉成一潭死水,掀不起任何波澜。

太后的穿着身简朴的常服,手里捻着一串佛珠,一副不理俗事一心向佛的模样,即使看到了萧月熹,也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冷淡地道:“皇帝许你进宫,又封了这么高的位份,按理说是不合规矩的。皇帝虽然软弱些,却是从未向哀家求过什么,这次求了,哀家少不得要依他一次。”

这番话说得萧月熹一阵迷茫,可还来不及深想,便听太后含着些警告的意味又道:“你幼时是如何胡作非为的,你自己应该都还记得,这些年你是如何行事的,哀家也清楚。如今进了宫,若不知收敛,别怪哀家不讲情面!”

萧月熹除了不动声色地一一称是以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知是因为宫装的束缚,还是对这陌生环境的无所适从,不过一天的时间,萧月熹就已经有了种窒息的感觉。

这一天过得格外的漫长。

好容易可以卸掉一身的累赘时,已经是下午了。

这位开了先例的萧夫人被安置在了昭阳殿,与皇帝陛下所居的清凉殿相隔很近,可谓是占了个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

可惜萧月熹本人对此并没有什么感想,一边催促着木蔻帮她拆下繁复的发髻,一边无意识地把玩着一对银铃。

入宫受封,她的软鞭不便再贴身带在身上,萧月熹让木蓝收起自己的软鞭,却还是把上面的银铃卸下来自己贴身保管着。

木蓝见了,不由奇道:“说起来奴婢一直就想问,这银铃到底是哪来的?也不是多名贵的东西,怎么夫人带了这么些年都没扔啊?”

萧月熹不答,只是有些烦躁地将银铃收进怀里。

气压太低,木蓝吓得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言,只是将放凉的茶递过来。木蔻一边为萧月熹揉肩解乏,一边小心翼翼地问:“夫人,小厨房送了些点心来,您要不要先垫一垫?”

萧月熹摆摆手,十分闹心地道:“你们都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木蓝木蔻对视一眼,迟疑了片刻,踩着萧月熹爆发的边缘飞速逃离。

终于清静下来以后,萧月熹惊奇地发现,昭阳殿的布局装饰居然这样亲切,无论是精巧的院落,还是殿内的陈设,几乎都是仿着将军府的规制来的,设计这些的人,倒真是用心良苦!

心底愈发的复杂起来,那个局促不安捧着一对银铃的脸无论如何都无法和今天坐在椒房殿主位的脸重叠到一起,明明没有什么变化,却又总给人感觉哪里发生了变化……

开门声惊动了沉思的萧月熹,她面露不快,头也不回冷声道:“都说了不要进来打扰我!都当成耳旁风了吗?”

搅了萧夫人沉思的这位丝毫没有被她的气场吓到,反而越走越近。萧月熹顿时怒不可遏拍案而起,打算看看是哪个杀千刀的活得如此不耐烦,急着往炮火上撞,可一转身,却愣在了当场。

那杀千刀的长了张人畜无害的容颜,一身明黄踏进她的宫殿,眼中似笑非笑,口中不依不饶:“怎么?夫人似乎对我的决定很有意见啊?”

萧月熹硬生生地按下想要揍人的冲动,屈膝行礼。

“皇……”

“哎!”慕云轻一把拉住了萧月熹,不肯受她这一礼。“我在你面前都没有自称‘朕’,你也少跟我来这一套规矩。坐!我听说你没有胃口不肯吃东西?”

萧月熹正要例行公事般地作答几句,可突然察觉到了什么,瞬间说不出话来。

察觉到她的异常,慕云轻似乎也紧张了起来,退后了半步,仔细留意着萧月熹的神色。却不想,萧月熹突然上前一大步,抓住了他的前襟,两人的距离,兀地拉得很近。

“月月熹……你,你做什么?”慕云轻紧张得脖子都僵了,垂眸看着只到自己胸口的萧月熹,隐隐猜到了什么,眼中的清明一闪而过,继而又换成一副局促样。“你不要打我……我让萧将军瞒着你,也是,也是因为……”

萧月熹兀地放开手后退了两步,抬头一瞬不瞬地看着慕云轻的眼睛。他的眼神就像往常一样,游离中带着些怯懦,说话方式也一如往常。

可是……

延伸阅读

尚娜萱加盟  http://www.workatsaralee.com/yccw.shtml
尚娜萱女装总部主营女装,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具备女装的生产销售资格。我们好的产品质量

鼎拓衡器加盟  http://www.workatsaralee.com/dmuw.shtml
鼎拓实业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衡器制造商和衡器销售企业,我公司拥有一

牛驼通达机械加盟  http://www.workatsaralee.com/akgr.shtml
牛驼通达机械主要产品:为餐厅及炼油厂用户提供油脂净化脱色机(食用油和工业用油等),产

旅享加盟  http://www.workatsaralee.com/a2js.shtml
旅享发饰是义乌市旅享电子商务商行经销商品,商行位于浙江省东阳市,依附着义乌广阔的市场

ELEGANT加盟  http://www.workatsaralee.com/awhb.shtml
ELEGANT床上用品总部是床上用品、布艺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

缘爱吉爱加盟  http://www.workatsaralee.com/a4se.shtml
个品牌是:iflovediamond(如果爱钻饰)其中一个是主营钻石销售的专职钻石专

百年茶香隐茶杯加盟  http://www.workatsaralee.com/scew.shtml
北京清大美博节能技术研究院位于北京中心城区,技术实力雄厚,拥有多个完全自主的知识产权

特拉帕尼加盟  http://www.workatsaralee.com/gjnx.shtml
广州特拉帕尼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8月,位于广州市番禺区新造镇新潭公路永兴

美约加盟  http://www.workatsaralee.com/poi7.shtml
美约小饰品主要生产销售各类时尚饰品,饰品-饰品批发-小饰品批发-元饰品混批-韩国饰品

奥娜淋浴房加盟  http://www.workatsaralee.com/66ju.shtml
奥娜淋浴房秉承着对中国航天精神的高度认同,在淋浴房研发道路上,汲取航天精神的精髓,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请勿高攀第10章在线阅读

    “泽宇,唉,陆泽宇。”陈樱叫了几声都没有叫住陆泽宇,那傻小子和他的帅哥同桌手拉手聊得火热,整个人笑容洋溢,***里***气。陈樱傻眼,前几天都陆泽宇和张俊哲身为同桌关系却连陌生人都不如,后来两人又别扭,现在突然就和好了,而且连小手都牵上了,陈樱感觉她家竹马有种被拐跑了的赶脚。揉揉眼睛,陈樱暗暗告诫自

  • 女装大佬代嫁记第4章在线阅读

    ‘师——师父,我不服啊!’一个男人椅在床边,脸色苍白,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但他的双手却紧紧的抓住坐在床边的老者的衣袖。这老者便是巫马乐亭‘阵儿啊,这次是为师的过错,百密一疏,没想到风凌子那个老东西竟然把那么贵重的东西交给他们。’‘放心,为师一定会为你找回来的’说话间巫马乐亭从袖口拿出一颗丹药。虽然刑

  • 碎骨秘史之其名为樱(1)

    自有意识起时间已经度过了千年之久。最初的姓名早已遗忘,在这漫长而浑浊的长河中唯有那人轻唤自己“樱”时的声音还言犹在耳。即使如此,那人的模样也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她是樱,明明是一副人类的模样却从千年前的某一天开始保持着少女的模样不再改变。当最初捡回自己的那个人也离世之后,按照那人临终前的遗言,她的存在

  • 这次又成了谁?[综]第十章

    -“然后呢?”梅玲晃动着刚切过榴莲千层蛋糕的餐具,说,“你就让金棕榈住进来了?”“你哪次出场能不吃东西吗——”周倚凡没急着回答,相反抱怨起梅玲。梅玲又切了一小块蛋糕,在充沛的榴莲气息里接着说:“那可是影帝啊影帝。你好好想想,姐,要是能跟他搭上关系……唔!”周倚凡扑上前去,用手捂住她嘴巴的同时环顾四周

  • 三国之英豪争霸第5章在线阅读

    第5章清晨,跑男团们精神饱满的从床上爬起来,刷刷牙,洗把脸,用湿毛巾擦了擦身体。五十年代的香江是没有热水器的,只有浴缸,浴缸一头有一个水龙头放水,但只有凉水,要想洗热水澡,还得自己烧。在卫生间里baby对着镜子拍拍脸和樊丙丙说到:“没有沐浴露,没有面膜,没有化妆品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等回到现代

  • 小温软第一章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几乎被遗忘的故事。1938年,黄河决堤泛滥,这让我们记住了洪水,记住了蒋介石,更记住了日本。国民党总裁蒋介石的“以水代兵”之法让河南、安徽、江苏三省所属44县5.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被黄河水淹没,我们暂不考虑此次洪水对日军的影响,应该考虑的是89万河南百姓。黄河水退后,形成了长达400多公里的

  • 漫威随心所欲在线阅读第九章

    离下班还有三十分钟。“莫总,飞象网络反应,这次的活动玩家热情特别高啊!”小杨跟在莫斓笙身边,沾沾自喜地说着。莫斓笙只是点着头,并没因为小杨的话而停下脚步。他今天仍旧挺拔严肃,但眉头微皱着,看起来并不愉快,小杨吃了个冷,便识相地不敢跟。莫斓笙推门进了自己办公室,脚还没迈进,忽然又转了头,看着办公室里的

  • 变轨原来是美人

    蓝山咖啡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然然居然听出了温柔的感觉。许多年来在陈家所受的委屈竟然随着他的一句话扑面而来。苏然然抬头震惊的看着男人俊逸的面庞,竟然有落泪的冲动。“呸,二叔?你唬谁呢苏然然,你这个二叔不会是和干爹一个功能的吧?”张淑清看着苏然然那,恶毒的说道。苏然然现在满眼清明,一

  • 关于末世重生这件事在线阅读第八章

    明成祖二年(公元1404)清明天行细雨,雾迷人眼。飞羽宗,断臂崖;一个小少童正身背一块巨石蹒跚前行着,他身后之石足有百斤重,小少童躬着身,从远望只见石而不可见其人。断臂崖位于南岳山东面,是一处峭壁悬崖,崖深千尺,旁人行路至此皆是警惕万分,如若不然,定有坠崖身亡之险。少童一步一停行走于峭壁之上,身后有

  • 溯源乱古一座岛

    陆飞开始过着两点生活了,白天在公司忙半天,睡半天晚上基本研究他的科技树。每晚都研究到三四点才睡。S市的家,陆飞很久没回住过了。白天,早上,陆飞像往常开始睡觉。“老大,醒醒。”这时,滚滚突然出声叫醒陆飞。“嗯,怎么了滚滚?”陆飞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还没到吃饭时间呢。”陆飞打着哈欠。昨晚三点多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