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审判之锤在线阅读第5章

作者:一曲浊歌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有老伯打掩护,夏舞雩顺利进入了冀府。

给他们开门的家丁看夏舞雩的眼神有些复杂,视线也如粘在她身上似的。她并不慌乱,先一步踏入院中,扳起车头那边,对老伯说:“爹慢点,好了好了,车进来了。”

那老伯不似夏舞雩这般泰然自若,只得低着头扭着表情,装出一副板车很重很难推的样子。好在冀府的家丁最后打消了怀疑,把门关好,还不忘回头看了眼夏舞雩的背影,摸着下巴嘀咕道:“这吕家的小闺女怎就生得这么标志?我那妹子要是能生到她十分之一,也不至于连个正经来提亲的都没有。”

在板车拐过弯后,夏舞雩瞅见四下无人,便谢过老伯,预备离开。

老伯怕她被抓包,殷切的嘱咐道:“姑娘,你可一定要快点回来,别做什么不好的事。”

夏舞雩冲他笑了一下,让他安心,这便转身消失在花木扶疏中。

大燕国地处中原之北,四季鲜明,气候干燥,不似江南那般温软湿润,烟雨蒙蒙。这边的房屋大到天子宫殿,小到百姓人家,莫不是方方正正、坐北朝南的格局。

像平头百姓家里穷,往往十户二十户挤在一方杂院里,一层层的往里排列,而王公官宦的府邸则按照一进进的院落前后左右延展,每个小院都是东西两座厢房衬一座南北向正房。这一点夏舞雩早就摸透了,所以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冀临霄的书房。

和被她杀死的那三位大人的府邸相比,冀府朴素简单的多,照理说冀临霄官位比他们高了好几级,由此可见是节俭所致。

因书房大门是虚掩着的,夏舞雩从门缝里就能看见里面的场景。

冀临霄正在书房里办公,一副普通的松木桌椅,还没夏舞雩在软红阁用的好。他把自己埋在几摞堆得高高的文书里,一手执笔,一手拿过料石压条将宣纸压平,时而凝眸,时而蹙眉,提笔在宣纸上快速的写过什么。

夏舞雩正想推开门,就听见女子轻软的脚步声从身后接近。她回头,见来了个送茶的婢女,灵机一动,忙迎向婢女,做出一副接茶水的动作。

两人都低着头的,婢女自然没仔细看夏舞雩,她顺利接过托盘和茶具,转身推开书房大门,轻手轻脚走了进去。

午后的阳光明媚,从窗棱里照进来的暖橘色正好洒向桌案,也将桌案前的人笼罩在薄薄的金屑里,他稍动的时候,那洒在他身上的金屑也跟着微动,像一层流动的海沙。

夏舞雩靠近他的步伐稍滞了些,她忽然发现,这位百姓口中的好官不仅年轻,还生了副好相貌。

眼下他是侧对着她的,一袭云锦青衫,料子是好料,纹饰却是低调的流水提花,只在袖口处稍稍滚了个白边,倒平添一股子青竹老松的味道。帝京权贵多崇尚追捧那种外放的奢华贵气,不过夏舞雩心知,御史大人的作风与所谓的时尚必然格格不入。

她再走近,走入窗口照进的阳光之下,清晰的看到御史大人轮廓鲜明的侧脸,浓眉如提笔勾得一道剑锋,斜入发鬓,眼眸漆黑有神,专心盯着案上公文宣纸。他坐的笔直似一杆尺子,薄唇轻抿,若有所思的以手指在桌案上无规律的叩动几下。

夏舞雩走到他近前,低声唤:“大人,请用茶。”

“放这儿吧。”冀临霄随口应下,语调里难掩疲惫。

夏舞雩放下托盘,执起茶具,倒了杯茶,摆在冀临霄手边:“大人请用。”

冀临霄本想说“退下吧”,余光里却看见一双葱白的手,五指纤细笔直,贝甲绯红圆润,手背上细嫩如珠玉似的。

他府上的婢女几曾有这般娇贵的双手?冀临霄一怔,扭头望来,当两人视线相撞时,夏舞雩颇是自然的一笑,冀临霄则愣了。

“是你?”

“民女见过大人。”夏舞雩行礼。

冀临霄很快反应过来,搁下毛笔,冷冷道:“你怎么进来的。”

“民女是为见大人,才绞尽脑汁想法子进来的。”

冀临霄面目再一沉:“你是跟着给冀府送菜的那个吕家老伯进来的吧。”

他怎么知道?夏舞雩愣神。

冀临霄黑着脸道:“你鞋底沾了片菜叶。”

“民女唐突。”夏舞雩忙作惶恐状,小脚在地上一蹭,就把菜叶蹭掉了,幽幽瞧着冀临霄一张青黑色的俊脸,心想这御史大人还真有两下子。

她又说了两遍:“民女唐突,唐突了大人,还望大人勿怪。”

唐突?勿怪?明知道是唐突还敢跟着送菜的吕老伯混进来,分明就是知法犯法吧!

“大人,是民女装可怜骗了那吕老伯才进来的。他以为民女与哥哥因冀府高墙大院,不能团聚,这才心生了怜悯。请大人不要迁怒于他。”

这话将冀临霄正要出口的斥责堵回去,这女人都自身难保,还能想着帮人开脱,哼,也就这点还值得赞赏,罢了!

细观冀临霄神情,夏舞雩心知方才那番话说对了,唇角不着痕迹翘了下,又迅速放平。果然,御史大人对“良善”之人心软。

既然自己暂时无忧,夏舞雩便后退一步,给冀临霄行万福大礼,说道:“大人,民女此来是有事相求,此事关乎许多人的性命。”

一听“性命”二字,冀临霄略怔,严肃了些许:“你说。”

“大人查封软红阁的命令来的太突然,我们不知是犯了什么罪,却要被断送生计。软红阁若没了生计,坐吃山空是迟早的事,到时候大家没钱又没饭,一个一个相继饿死了,这难道不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冀临霄唇角抽了抽,俊脸再度蒙上层漆黑。

这次查封软红阁是他再三拿捏后才做下的决定,他知道青楼女子不好摆平,嘱咐了去执行命令的差役受着她们打骂,却没想到这女人敢找到他府里来。这要是良家女子,能干出这等毫无礼数的事吗?

再看一眼夏舞雩的样貌,穿着件平凡的粗布花衫就罢了,这妆怎么还是浓的跟妖精似的,尤其那双倒月形的眼睛,水波潋滟,冷傲幽深,分明是一副勾.引人却还骨子里十分不屑的神态,惹得他这样公平公正目不斜视之人都不敢正眼看她。

岂有此理!

冀临霄甚是厌恶,继续批阅起公文,一边冷道:“这几个月来本官接到数名夫人告状,直指你软红阁引他们家中相公玩物丧志。”听他用“物”字比拟他们,夏舞雩眼底飞速的划过一抹不悦,“那些夫人中有几位是圣上亲封的一品诰命,即便在圣上面前也能说上话,她们还专门提到你,要求本官以纠察之职清查软红阁,否则她们便要集结府中亲卫,去将软红阁闹翻。”冀临霄没好气道:“妇人争风吃醋之事,圣上不会深究,本官却不能看着软红阁被她们拆了。下令查封软红阁,不过是缓兵之计,暂时让她们冷静下来,稍后便允你们继续营业。”

所以?敢情御史大人是为了保护软红阁,才不得已阻她们的生计?

可软红阁有错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若是男人洁身自好、忠于婚姻和家庭,纵使秦楼楚馆贮有万紫千红,又能怎么样呢?

自己不安于室,弄潮猎艳,却怪艳色倾城,勾了他们的良知。夏舞雩心中为姐妹们抱不平,冷笑道:“都说你冀临霄是青天大老爷,不畏权贵,铁面无私,没想到几个命妇争风吃醋的言论就把你吓到了,该不会街头巷尾那些对你的好评,都是你找人制造出来的吧。”

“放肆!”一股怒气梗上冀临霄的喉间,“本官这么做乃是为了保护软红阁,防止混乱斗殴,造**员受伤。本官是为你们好,你不要不识好歹。”

“为我们好?”夏舞雩嗤之以鼻:“当官不为民做主,倒想着息事宁人,还说的这么言辞凿凿,民女不服!”

冀临霄想说“本官心意已决”,却见夏舞雩忽然靠到他近前,上身前倾,一张脸仿佛要挨上他的脸,眼底忽热忽冷的眨了眨,软软说道:“大人如不收回查封软红阁的命令,民女就不走,大人,你应是不应?”

冀临霄没想到她忽然来这么一手,惊得脊背一紧。眼前美人越靠越近,眼眸像裹着江南醉人的烟雨,时而璀璨夺人,时而婉转缱绻。鬓边青丝随着她的靠近而垂落,从那白皙如搪瓷的脸庞滑下,沾着脂粉味被窗外吹进来的风一扬,丝丝缕缕的像是棉絮扫过冀临霄的脸。他顿时想到那日在大理寺,她妍妍媚笑,公然搔首弄姿,用葱白手指点了他鼻尖,害他方寸大乱……

冀临霄反射性的从椅子上抽身,后退一步道:“光天化日之下,你意图对本官作甚!”

延伸阅读

朝阳机床加盟  http://www.mickavery.com/n7td.shtml
朝阳机床有限责任公司技术力量雄厚,加工手段齐全,本着为用户负责,让用户满意的宗旨,狠

联邦纯美湾加盟  http://www.mickavery.com/ykex.shtml
项目介绍:美容院在传统观念里,是不被接受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容院的作用凸显,它

现场加盟  http://www.mickavery.com/gysz.shtml
玖的VR设备,颠覆了VR游戏只能一个人玩的传统,采用前沿的追踪定位技术,实现无延时毫

ZMAX潮漫酒店加盟  http://www.mickavery.com/ggtc.shtml
暂无

视界明加盟  http://www.mickavery.com/gzym.shtml
河南视界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总部设在郑州,是一家专业的视力保健机构

翠缘和加盟  http://www.mickavery.com/gw2m.shtml
公司资源原料资源:丰富的缅甸玉原料,实现收购,在源头上支持产品的质量和价格优势。设计

亿百葩鲜加盟  http://www.mickavery.com/ssdr.shtml
1、做生意首先要选对领域!——食品是最安全的生意!2、选对领域还不够,还要能抓住未来

椰派家居饰品加盟  http://www.mickavery.com/shw3.shtml
海南椰派投资有限公司前身为海南椰派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一九九七年,地处中

欧依派加盟  http://www.mickavery.com/p6vt.shtml
欧依派品牌发展目标:未来5年成为中国市场上技术出众、低碳环保、产业链一体化、好体验、

网讯佳网络播放器加盟  http://www.mickavery.com/dh5v.shtml
网讯佳网络播放器是一家为企业提供电视机顶盒及相关附件的生产加工型企业。公司致力于开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下缭缭皇后篇

    周饰与勤勤恳恳地做着自己的大宫女,时间一长,她都快忘了自己来这里究竟是来干什么的了。她又不是来做丫鬟的,她是来体验**的啊!天啊!这破**,等她结束这次体验,她一定要给技术人员好好说说,系统也是,到现在无声无息的。还有,说好会辅助她,现在人呢?有那么一刻,周饰与都怀疑是不是平日里她对待他们太严格,他

  • 小宋版图七都赋之惊喜(4)

    “尚大姐!帮我把本子和杯子带回去,我先走了……”顾思意像一阵风冲了出去,尚嘉在后面一个劲的喊也没有用,“哎哎哎,你这就走了啊……”呵呵,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尚嘉知道顾思意去干嘛了,今天是张艺兴的生日更是他发二专的日子,要不是上午有课,估计顾思意上午就跑了。尚嘉现在对张艺兴是100个不满意,

  • 结婚三年我都不知道对方是大佬之第九章

    吴蔚推开公寓的门,客厅里略显凌乱,地上摆了四五双鞋,沙发上搭着一件衬衫,茶几上擦过牛奶的毛巾半干不湿,今早急忙上班几乎都是随手乱丢的。她迈过一个敞开的行李箱,对这些视而不见,径直走到墙角的空调前。空调没有插电源,液晶屏也是暗着的,可当吴蔚走过来的时候,突然吹了她一脸的冷风,它在没电的情况下自己启动了

  • 柯南:为了这个世界,我太难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蟒鳄谷并非是浪得虚名,即使武功天下第一的人,到了这里,也是能躲就躲,从来不敢轻易尝试。这是天下人所共传的。李子萧出发前在凌安城的最后一个晚上,很早的时候就托人把徐天瑞这几天要用的药送到了徐府,自己就一直呆在客栈里陪着徐世灵,一方面实在想该怎么告诉徐世灵这件事,另一方面是想再多看徐世灵几眼,他不知道这

  • 傅大佬的媳妇甜又野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叶薇薇就收到一束白玫瑰,同事惊声叫到:“哎呀,是柳紫宸送来的。”同事们呼啦啦的围过来一大片,七嘴八舌的就议论起来了。叶薇薇被同事围的水泄不通的,好不容易逃出来,跑到天台上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想象着刚才同事们说的那些话:——薇薇,是柳紫宸啊,天啊!!另一个同事接口到:“我就说咱们薇薇,长得美气

  • 风散忆在线阅读第8章

    修长素白的手还擒着她的衣袖。朱珠回以一个疑惑的眼神。清润的瞳仁里倒影着他微红的脸,月老连忙移开视线,心底瞬间慌乱,他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要拉住她。幸好,太上老君及时出现,给他解了围。“两位上仙今天怎么都有空光临老君的兜率宫?”朱珠笑道:“说来也巧,我在元帅府发现了一坛子沉霜酒,看了眼年份都快一千年了,

  • 兽族崛起在线阅读第八节

    这些题目中,有些挺难的,有些比较简单,我就稍微做了一些简单的题,对于难题,我故意做出绞尽脑汁的样子,却依然解答不出来,花了半个小时,我就把作业本递给了张静雅,让她检查。她花了十几分钟,检查完毕。“张老师,有些题目我真不会做。”我抓着头为难的回道。“没事,我来帮你解答。”张静雅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我旁边

  • 重回高一在线阅读新的学校

    我走在马路上,心情很是郁闷,抬头看了看天空,阳光很刺眼晃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我连忙低下了头,用手揉着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了出来,我有些不解,不知道是阳光太刺眼的原因,还是我真的哭了。我叫邵校,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就在几天前,我们班有个叫金壁辉的,在教室里领了四五个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揍我。这个金壁辉经常欺

  • 一年生之厚度在线阅读第七章

    陡然一听到美人二字,沉浸在过去的人猛然从那悲惨的记忆中醒过来,许是受了刺激,翘着兰花指颤巍巍地开口:“上陌,你如此戏弄朕…你你你…”你了半天没有个下文,宁上陌上前好心的将那兰花指掰直了:“皇上想说我不顾紫诺妹妹的感受?那恐怕是多虑了,纵使皇兄一不小心瞧上了那六人,她们也是瞧不上你的。更何况,皇上背后

  • 失忆后我和前男友复合了在线阅读第六章

    从一开始的懵然无知,到迅速地接受了身边所有的东西,她的学习能力也很惊人,如果不是她一开始确实是连矿泉水瓶的盖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开,洗手间的马桶也不知道怎么用,顾梓良真的要怀疑她的失忆是不是装出来的了,不然的话哪有人的学习速度能那么快?特别是她开始看电视以后,顾梓良觉得每一次看见她,都能给他不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