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DNF:增幅太上皇之第六章

作者:静听狐语 来源:飞卢小说网

01

莫良先是到仆役房摸了一件合身的仆人衣裳换了,又赶去厨房,偷悄悄顺了一碗热汤和几块点心。

GM职权就这点好,能够随时掌握书中所有人物的一举一动,从而规划出一条精妙的路线,于府中行动自如而不被巡夜的家丁发现。

安置曲韫玉的跨院乌漆嘛黑的。莫良眉头微皱,这刘夏府里的下人们也忒狗仗人势了些,主子说了句不管,他们就连个灯也不来点。

莫良不敢声张,从抽屉里翻出一根蜡烛点上,借着火光摸索到曲韫玉的床前。

“曲公子?曲公子?您还好吧?您别怕,我偷悄悄给您送吃的来了。”

莫良举着烛台往曲韫玉跟前照了照,曲韫玉瞪着老大一双牛眼,警惕地看着莫良。

绳子还是一如白天那么绑着,表面上看着也没有添什么伤。看来福安果然没说谎,当真没给他罪受。

莫良上次任务穿成太监,在皇宫里待久了烙下的习惯,对这些权贵的手下总是不那么信任的。主子明明下令不许为难,内监们却私下动刑的事他见得实在太多了。有时候某些事亲临的太多,从某种程度上就会认定成真理。

现在这种“真理”被打破,莫良反倒高兴得很。

不过曲韫玉被绑着躺了这半天,到底是不好受的,加上这本是他为之,莫良心里就更觉得过意不去。他赶紧将烛台放在不碍事的地方,伸手去取堵在曲韫玉嘴里的白绢布。

他怕曲韫玉突然犯浑,赶紧跟上一句:“曲公子,我先帮您把这布拿下来。不过您可答应我千万不要声张。”

曲韫玉原本身子扭了扭,听到莫良这么说,忽而不动了。一双眼深沉,眸中全是疑问。

莫良顶着这样的目光,全然当没看到。

嘴巴解禁,莫良又道:“曲公子,我扶您坐起来。”

曲韫玉虽不答话,却是老实由着莫良扶起,全没了白天的傲气。许是因为他明白自己是阶下之囚,再或许眼前的莫良并非刘夏,不是他憎恶的对象。

不管怎么说,曲韫玉的配合让莫良宽心不少。来时的路上,他可是为怎么让曲韫玉乖乖听话犯了好几次愁。

再来就是喂他喝汤。

曾几何时,卫岚高烧卧床,却执拗着不肯到医院打针。是莫良床前厨后,负责煎药喂药,倒是伺候出经验来了。

这碗鸡汤虽已不烫舌,莫良还是耐心吹上一吹,才把汤勺送到曲韫玉嘴前。

曲韫玉的视线从莫良脸上移开,扫了汤勺一眼,又回到莫良脸上。

莫良被他看得尴尬:“不然……我为公子松绑,公子自己动手?”

曲韫玉的视线在莫良脸上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垂下眼,轻声道:“你不是刘夏的家仆,你到底是谁?”

莫良一怔。我滴个龟龟,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曲韫玉道:“刘夏的仆从和他们的主人一样飞扬跋扈,是断不会称呼阶下囚的我为‘您’的,更不会良心发现,违背国舅口令给我送饭,解我肚中饥荒。”

“……”莫良嘴角抽了抽。这小子,这时候变这么聪明干蛋?

“而且,看你打扮,只是个下等仆役,却能自由出入刘府厨房,弄得这些精致的点心来。”

莫良汗颜。着急摸了一套衣服穿上,他压根没看是什么衣裳。而且,莫良也不懂得这里头的讲究。

所幸只好把汤碗放下,一本正经着圆场:“公子既然看出来了,我也不相瞒。我的确不是刘府的人。至于我是什么人……不能告诉您。”

曲韫玉点点头:“我明白。”

你明白?你当真明白?

“呃……既然公子都明白,那我先为公子松绑。公子快快趁热把这鸡汤喝了吧……”

凉了还得给他温去。这厨房来回一趟怪折腾的。

曲韫玉看住那碗鸡汤,一双眼忽而像孩子般纯真明亮,却又带着种说不出的忧郁。

莫良正为他松绑,且听他叹道:“烦你回去告诉她,千万不要为我做傻事。”

“呃……”不是你在说谁呀?

“刘夏绝非可以招惹得起的。”

莫良撇撇嘴。你既然知道我不好招惹,还敢作词曲来编排我?大兄弟你这前言不搭后语呀。

——明白了!定又是捶姐姐的锅。

莫良很是疲惫地、长长地叹了口气。曲韫玉本想再倾诉些什么,听到这声叹息,以为莫良是在为他命运扼腕,不想徒增第二人伤心,话匣子总算止住,总算肯坐到桌前,捧住碗喝一口莫良好不容易找来的鸡汤。

然后就开始默默流眼泪。

莫良微怔。

……没往里头撒芥末啊?

尴尬挠脸问道:“呃,曲公子,您这是……”

曲韫玉抹抹眼泪,细声回了句:“……让你见笑了。”然后便给莫良讲了个故事。

无非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故事。他自己的故事。

他爱喝鸡汤,他的小青梅就天天煲给他喝,好让他补好身子,用心读书。两人也立下誓言,待他功成名就之时,定会娶她过门。

而现在,他被抓到国舅府,命运未知,誓言自然也就无法兑现。

是以落泪。

莫良总算听明白了。闹了半天,曲韫玉以为是他那位青梅竹马委托自己来的?想想就凭捶姐姐那尿性,这种千篇一律的老梗她定是屡试不爽的。

可问题,你不好好发展你皇帝主线,无故给龙套角色生出那么多条感情线干蛋?

曲韫玉在莫良无数次白眼中起身,长长一揖:“烦兄台替我转告,让她忘了我,莫叫她因我而耽误了终身。”

莫良只得叹气。曲韫玉将此叹听做是扼腕,只当是应了,又重重一拜。

那么问题来了,你青梅竹马到底是谁,他莫良怎么会知道?

“呃……曲公子呀,只怕在下之言小姐未必肯听。不如,公子把要说的话写在信里头,由我转交给她。”

“如此,也好。”

道歉的话,思念的话,的确不好借他人口舌托付。

曲韫玉走到书案前,研磨提笔,唰唰唰奋笔疾书。

莫良瞟见他有写抬头,心下终于松一口气。知晓名字便好查证,心道自己真是个小聪明蛋。

待曲韫玉写好,莫良郑重收起信件,再收好碗筷,又将他重新绑回床上。临了走时,莫良劝道:“曲公子也莫要如此悲观。也许苍天有眼,情况会有所转变。”

此时曲韫玉嘴巴已被重新塞住,虽不能言,却是看住莫良,眸中氤氲淡去,转而莫良看不懂的苦涩凄凉。

他将头轻点,以回莫良,同时眼底那抹忧郁也扩散得更广。

02

“你想成全曲韫玉?”

迎着皎洁月色,卫岚背靠门前,双手环抱,只给莫良一个倜傥侧脸。

“你吓我一跳!”

莫良将手里食盒稳了稳,冲突然出声的卫岚低吼。

“不是叫你守着刘夏以防有变,你跟来做啥?”

“你放心,我已借刘夏之口吩咐下去,没我传唤不必过来伺候。”

莫良哦了声,将手中食盒往卫岚手里一递,道:“你我回屋再说。”

真是帽子涂蜡,滑头一个。卫岚无奈笑笑,却还是接过,捧住食盒跟在莫良身后走。

回了刘夏屋,莫良看见地上趴着的宿主,扭头问道:“不是让你给他搬床上么?你给他弄地上干啥?”

卫岚将食盒不紧不慢放到桌上,手指点着盒中剩下的几块点心,慢条斯理答道:“给他弄床上,那我该睡哪?”

莫良一怔,道:“今晚你要留下?”

卫岚眉头一挑:“不欢迎?”

“只是稀奇。以前从未见你留在书中世界过夜。”

卫岚眉头舒展,往床里侧一躺,头枕手肘侧身看他,道:“回去也是无聊,留下跟你说说话也好。”

莫良点点头,弯腰去抱刘夏身体。好歹是自己要用的,总不能让他一直在地上趴着,便把他搬坐到椅子上,靠着。

身后卫岚问:“那个曲韫玉,你打算拿他怎么办?”

莫良叹了口气,取来薄被盖在卫岚身上,才脱掉自己鞋袜,去掉外袍,于床外侧躺下。

卫岚往里挪了挪,又将莫良裹进被,还不忘将被角掖好,这才躺回,等着他把话匣子打开。

就听莫良又长长叹了口气,道:“按理说,主线明确,才写了五章的书应该很好续坑。”

卫岚不接茬,只是静静在听。

“可我怎么觉得,这本就这么难呢?”

莫良翻了个身,面向卫岚:“你信不信,我来书中三个月,至今未见过主角。”

卫岚笑了笑。

“光是将朝臣润色成型,就花了我三个月时间。”

整日里不是忙着巴结应酬,就是累趴在房间睡觉,根本没时间去看一眼主角过得如何。

卫岚道:“我来之前已看过,你想法不错。设计满朝贪官、群魔乱舞,总好过捶姐姐笔下的一个空摆设。而且也是为我们小皇帝的CP日后走向清廉之路的铺垫。”

莫良叹道:“《红楼梦》角色虽多,却也是围着一个贾宝玉转。捶姐姐前期设计这N多角色,至今我都搞不明白,她到底想围着谁转。”

卫岚笑笑:“不是刘夏?”

“刘夏……刘夏……哈!在今晚之前,我也一直以为她是在围着刘夏转。哪里想到,又生出一些枝节来。”

“哦?”

“今晚我跟曲韫玉的谈话,你也听见了吧?”

卫岚并不遮掩:“嗯。”

“所以我糊涂了。按照捶姐姐设定,刘夏虽用强的,却是对曲韫玉日久生情。而曲韫玉对刘夏的态度后来也很暧昧。”

“嗯。”

“所以我想当然的把他俩凑成是一对。……我这么理解有错没有?”

“没有。”

“可现在又生出一个青梅竹马来!那究竟……谁该跟谁是一对?”

“咳……这个问题,不是那么重要吧……”

“很重要!因为我演的是刘夏!”

“……”

莫良握紧双拳,“如果不能弄明白刘夏和曲韫玉的真正情感的话,我恐怕我无法演绎好刘夏这个角色。而现在……剧情已经推动的现在,刘夏成了涡旋的中心,已经不是另找角色可以轻易替代的了……”

卫岚注视着莫良。

在他们业界有句行话: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投入感情是大忌,最后伤情的只会是自己。

他们是演员,却比演员还真。

揣摩角色情感是演员的基本。**花丛后还能抽身,也的确需要一定的心理素质和功力。

再者就是,放浪不羁的态度。

虽说为世人所不耻,但这点于他们填坑组成员来说,却是至关重要。只因他们比演员还要假戏真做,倘若最后不能成功抽离角色,长久下来会对精神造成极大损伤。

经验老道的成员,他们在走感情戏时,哪怕只走肾也绝不会走心。

俗了些,却绝对自保。

莫良嘴上虽不羁,心却太温良。

他总会为别人考虑,哪怕对方只是活在书中世界的数据。

静默片刻,卫岚终于开口:“知道这本书由你负责后,我曾调查了一下。刘夏和曲韫玉这一段,其实是套用的一个魔教教主和一位正派子弟的故事。故事中这位魔教教主也是将人劫回来,先是上刑折磨,后又强要。日子久了,教主被对方不屈的倔劲所吸引,渐渐动了真心,开始百般对他好。而那弟子呢,起初因为正邪势不两立,因为自己受的折磨,自然恨那教主。可渐渐的,教主对他好了,加上每日同眠,先是情动,后来心也随了教主,终于成为一对璧人。”

他接着道:“而在那个故事中,这位正派的公子也有一位青梅竹马,是他师妹。两人虽未立下山盟海誓,却是互相喜欢的。”

莫良挑眉:“既然喜欢,最后怎么移情别恋了?”

卫岚道:“因为那是本耽美小说呀。男主最后和女配跑了,那算怎么回事?”

他顿了顿,又道:“虽说名字、身份不一样,但是情节却是和那教主的故事一模一样的。”

莫良咂舌:“那不就是抄——”

卫岚道:“这在当今并不少见吧?而且批判也不是我们的工作。”

莫良嘴角抽了抽:“所以,曲韫玉最后也终和刘夏成为一对,负了他的青梅?只因这本书巧也巧在是本耽美?男女不能搭配?”

卫岚被他逗笑:“若是捶姐姐继续写下去,这个剧情思路是准没跑。可巧就巧在,她只写到刘夏将人抓回,各种上刑各种施虐,最后把人强要后就没下文了。而更巧的是,刘夏和曲韫玉不似那位教主是书中主角。他们只是配角,而配角的故事总是无伤大雅的。所以,主导权在你手里,你想怎么编,就怎么编。系统是默许的。我更不会反对。”

“哼,只怕到时按我意思修完了,作者发现苗头不对又回来兴风作浪。”

卫岚笑道:“她若真想把这本书写下去,又怎会搁置三年不管?所以,你只管放手做便是。”

莫良眨了眨眼:“……我真能按照我自己意愿行事?”

卫岚道:“你少来。捶姐姐原著所写,刘夏将曲韫玉刚一抓回府便大刑伺候,而你只是绑住饿他半天,晚上还偷悄悄给他送饭。如今还说这话?”

莫良咧嘴:“嘿嘿。”

“那么你打算拿曲韫玉怎么办?”

“先这么关着吧。这也算体罚了不是?而且我也没空管他。”

“那捶姐姐写了满满三章,睡他的戏码呢?”

“……………………”

“嗯?”

“大大大……大不了也跟他钻一个被窝!也算一起睡过了!”

“哼。”

“我现在只担心一件事。”

“什么事?”

莫良一本正经地道:“我担心曲韫玉将来爱上我。”

卫岚狠剜他一眼:“白日做梦。”

延伸阅读

赤龍傳奇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fiver.cn/ad72.shtml
81、桌子上的咖啡还冒着热气,霸总拿起一个三明治咬了下去。嚼了两下之后有些迟疑,随后

九玄神主在线阅读若与长懿  http://www.fiver.cn/nlpg.shtml
翌日东华大学服装设计院系的宿舍,悦瑶坐在自己的chuang上,凝然的双眼不知在看什么

寻灵秘宝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fiver.cn/aa96.shtml
“回来!”蒋君泽见宁笑薇要走,站在床边冷声命令道。可是宁笑薇却没有因此停下脚步,而是

天封噬骨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fiver.cn/2vk.shtml
班主任看了眼被几个男生压着的李丙林,又看站在一边的白溪岳,和一地的书、错乱的书桌,眉

那年的CP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fiver.cn/um48.shtml
电闪雷鸣,乌云盖顶。言沫没想到穿过裂缝后是这种景象,而不是小说中的白雾蒙蒙,仙音渺渺

魔法真主0章 2.理想中的自己和现实中的自  http://www.fiver.cn/u9oj.shtml
2.理想中的自己和现实中的自己都需要照镜子客厅中间的茶几上,几个泡面桶散发着混合调料

美人心不暖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fiver.cn/gw47.shtml
“行者五区你几级了?我22了”“我才20级。”“也不知道能不能遇到老区的大佬带我飞嘿

原配逆袭指南(快穿)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fiver.cn/6mw2.shtml
洛伊所到之处,周边的人都因为她盛气逼人的精神力而难受的皱起眉头。精神力弱的人已经晕倒

邵董捡了个豆子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fiver.cn/gizq.shtml
“琪琳妹子啊,我今晚真的要在这待一晚啊?”刘闯语气无奈,他是对警察局这地方真没啥特别

千古九剑的传说惊世一战(中)  http://www.fiver.cn/nyrs.shtml
“我以我血,祭祀魔神,有我之处,必宣扬魔神大道,有我之处,必维护魔神威严!现在,我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变1589之有我在,没事的。

    不得不说他们两个人联手,就是很快。不过片刻时间就已经回来了。仁雨看了他们一眼。伸手开始画符,“我说你们真的是一点都不警惕呀。把小喽啰打了,却不打boss,你们是要上天吗?冲着一群精英野怪锤了半天。旁边站着的老大,你们是看都不看一眼啊。人家都快气炸了呀。”话音刚落,手中将符纸扔出,符纸在半空中,突然停

  • 我的虚拟提取第6章在线阅读

    在这份报告中,此时训练营的淘汰率是零。在如此严厉的训练中,这已经很不错了。但报告中并没有体现出几个特别让人瞩目的,也就是极其优秀的军中之王。菲利普斯看完了报告,指着最终的评测结果说:“上尉,看来你的士兵们不那么让人满意。”“对不起长官!”萨特难得的放低了声音:“我能确定他们已经很尽力了。我们还有时间

  • 蚩尤伏魔传一个月后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不管你身份多高贵,终究逃不过死亡的威胁。而在时间中,总会出现无数磨难让人提前结束一生,其中最大的磨难就是病魔。绝症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所有人的梦魇,即使站的再高,得了绝症你都无法再逍遥的享受着这一切。钱财权利成了无用功,最大的期望就是躺在那里慢慢的等死结束这一切。而有些人却不会就这样静

  • 随笔描红楼第九章在线阅读

    千灵沉沉睡了一觉,第二日清早起来只觉得喝醉了酒头疼,便什么也记不得了。“每日在这昆吾山上待的可真无聊。”千灵随手打了个漂亮的水漂。“诶,彦清,你父亲掌管世间山水,他肯定知道哪里好,你问问你父亲,我们去游历一番可好?”“小千灵,这天下最美的山水可都在师父的止水河了。”千灵瘪了瘪嘴“这是自然,但去去别的

  • 总裁之王前世今生

    屠万军回到自己的屋子以后,就有人来叫自己去吃晚餐。屠万军跟熊铁山和岳刚坐在一起,吃着没有污染的纯天然绿色食品。屠万军因为正在涨身体时间,所以屠万军直接把桌上的一盘烤野兔啃了个一干二净。熊铁山看到屠万军这么喜欢吃兔子后,就决定明天给屠万军多打几只。屠万军在吃饱喝足之后,就告别熊铁山和岳刚回屋休息去了。

  • 她们说我觉醒后超凶在线阅读第4节

    白檀和玉凌枫万分没想到,这女人要来香颜阁!!!这是还要买个回去?不知为何,白檀的心有点不舒服。而玉凌枫则冰块一个,面无表情,呆呆的,不然也不会答应留下做原主的侍卫了。“檀公子?”阁内一妖娆美丽的女子看见白檀喜出望外,这是魅力多大啊。随着这一声,很多人看过来。“嘶”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幸运?见到了三个俊

  • 不二帝国在线阅读第一章

    仲春刚至,五指山下了一场小雨。孙悟空仰着头,贪看这一场雨。五指山附近常年有戾气飘荡,草木一向稀疏,但是到了万物生机最为强烈的时节,还是有细小的草芽儿不惧他的戾气冲刷,似有似无地从褐色的土地下探出头,嫩黄色,顶着草籽的壳倔强地往上钻,那一片片的,乍一看过去,像剃头两个月小和尚头上刚刚冒出的小绒毛,让人

  • 幻澜惊梦在线阅读第5节

    谢寒宵看到这个舍身救自己的人本就心情复杂,被他这一句话说得更加复杂,难道他们先前就认识,还有什么渊源不成?想着,他便问了出来,“你认识我?”“认识谈不上,见过一面。”白璟道:“印象深刻。”谢寒宵:“哦?”“毕竟我在楼下跟人吵架,你在楼上喝着热茶看热闹,如此这般,很难让人没印象。”然则事实却远不止如此

  • 窃时之旅在线阅读第5节

    第五章老同学,好久不见!(求支持!鲜花票票!)……爱情公寓,3601!“好香,终于驱散了焦糊味了。”秦铭从卧室走出来,消化了一下午的盗墓知识,如今就等着到时候去实践了。“今天不会又会吃出怎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吧。”美嘉一脸心有余悸的说道,毕竟一菲姐做的饭,她实在是不敢恭维了。“没事儿,铁打的饭菜,流水的

  • [综]巫师的明星日常第四章在线阅读

    姓名:林齐性别:男种族:唐身高:185公分体重:75公斤籍贯:青州抚阳市家庭住址:青州抚阳市蓝湖乡大丘屯39号家庭成员:父亲林远禛,多年前在工地当建筑工,因为工伤事故一直昏迷不醒,成为植物人,至今在海东市第三医院康复科护理。母亲游玉凤在其幼年,不堪忍受家贫,带着女儿离家出走。妹妹林小花,被母亲带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