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末路惊变之第八章

作者:环城路李白 来源:纵横中文网

辛秋濯问:“那云唧唧,你是不是想把我的身份说出去,来进行解释?”

“那不然呢?”云兮是绝对不允许看到自己的妹妹,受如此大的冤枉。

云兮劝到:“秋儿,你乖乖听话,这件事情交给唧唧来做。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爷爷那个脾气,他要是知道你这些绯闻绝对会让你直接退出演艺圈,你觉得是退出演艺圈,你还是让我澄清你的身份去,更何况澄清身份,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你看看你漾漾姐,入圈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不一就拿了三金影后吗?”

辛秋濯解释道:“我不澄清身份,不是因为怕拿了奖之后种人的质疑,我主要就是担心澄清身份之后,当初漾漾姐和楚墨白,就是楚哥哥,他们是真心相爱,而且两个人门当户对更是青梅竹马,两个人那个关系好的不要不要的,没有人会阻止他们在一起,没有人会去拆散他们。但是如果放在以前,我可能还会接受,现在就不一样了,现在我已经隐婚了,还是跟邹临安,我们没有感情基础。这件事情如果公布出去了的话,我觉得会对两个家族都有一些伤害。”

云兮说:“秋儿,你不会是动心了吧,你不是不喜欢那个邹临安,你现在要是动心了的话,那那些协议怎么办?那位邹家的公子城府也是很深的,我觉得你可能会应付不过来。更何况我跟你说他们家的情况真的不简单,他的小叔,他的后妈,还有他后妈的那个孩子,最最重要的就是那个徐瑶儿,他们家真的不简单啊,秋儿。你做事情都一定要考虑清楚利害关系呀,一定不要趟这趟浑水。如果说你实在解决不了的话,我就来帮你解决,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辛秋濯直接带着助理走到他们的保姆车上,开始启动,今天肯定是拍不了戏了的,那还不如早点回去,免得倒叫那些人幸灾乐祸,看了笑话去。

辛秋濯说:“唧唧,现在这个情况我跟你说吧。邹临安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开始追我了,这个呢,其实是在我意料之外的。还有就是他们家现在其实真的很复杂,那个许瑶儿已经住到我们俩住的那个别墅里面去了,天天在在那里找茬,没事找歪。”

云兮直接打断,“行了,你别说了,我现在就叫你姐夫开车把你给接到云城来,还在他们家受那个气,你爷爷不疼你,我疼你,你们新家没有靠山,那不用说周家已经可以和邹氏相比,更何况你背后难道只有一个周家吗?你姐姐我,你姐姐我的云家,还有你姐夫的乔家,还有我的一群好伙伴,杨家,楚家。行了,秋儿听话,别在那里说那个罪,跟我到云城来。”

辛秋濯赶紧打断云兮的话,再说下去,估计云唧唧都快派直升飞机来接她了。

“唧唧千万别,你听我把话说完行不行,事情是这样的,但是很多事情邹临安,跟我解释都是事出有因,我总觉得他和他爷爷像是在计划着什么,如果我们这么做可能会打断他们的计划之类的。”

“计划,我管他什么计划,总之秋儿,你不能被欺负了,你不用说了,我一定会来教训教训那个邹临安。”云兮已经开始准备收拾东西了。

辛秋濯说:“别别别,求你啦,云唧唧,求你啦,你真的听我把话说完。我现在真的不能暴露身份了。他们家的水真的很深,那个徐瑶啊,我怀疑他就是这次事情的主导者,但是我觉得她肯定不是他一个人,他说不定跟那个小叔还有后妈什么的有联系。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们的关系不简单。所以还是不要打乱别人的计划好了。”

云兮愣了,“秋儿,你这是真喜欢上他了吗?这么为他考虑。”

辛秋濯敲了敲脑袋,回答:“最最关键的是那一些不知道真实情况的人,现在以为我是小三,以为我辛秋濯这个演员的身份的这个人其实是小三,就是被包养的女人,总之就是他们以为辛太太和辛秋濯是两个人。如果说出来了就没有意思了。”

云唧唧很不能理解,“爱不是你们俩,至于还要跟这么一群连身份都搞不清楚的,几个智障斗嘛。这不是拉低智商的事情吗?”

问题是那几个人只是在这一方面比较,至少在其他方面可机灵着呢,那可是花尽心思的去设计陷害呀。

云兮接着说:“那我问你,秋儿,你知道吗?邹临安那个小叔,压根不是邹临安爷爷的亲生孩子。而且根据我跟你姐夫的调查,邹临安的那个后妈跟他的那个小叔关系,可不一般,你一定要提防,而且徐瑶儿,她是邹临安那个后妈领养的孤儿,但是需要而被送到孤儿院的时候就已经10多岁了,所以说,很有可能是那个后妈,自己的一些亲戚的孩子,又或是就是她以前的女儿,她把她先假装送到孤儿院,然后在家中领回来,意思就是为了带进邹家,送到邹临安的身旁,感觉他们这是一个大计划,主要目的肯定是为了争家产。你如果真的想要参会进去的话,比较危险。”

辛秋濯听到这里,直接呆住了。

什么原来是这样,难怪那个小叔每回见到那个邹临安,和自己,都是一副仇人的样子。跟邹临安的爷爷奶奶也并不是很亲,反倒是跟那个后妈亲切的很。

还有就是那个徐瑶儿,难怪,难怪,因为她真的跟那位后妈长得有那么一点相似,特别是那一双丹凤眼,足以勾人魂魄。

至于那个孩子嘛,唉,怎么说呢,其实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因为那个孩子跟他妈妈简直就是一个复制粘贴,并不能看出他的爸爸是谁,只能看出他完完全全的、的确确是那位后妈的儿子。

辛秋濯觉得,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她得反复回味一下。

云唧唧嘱咐完了,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现在,几乎全网都在骂辛秋濯。

而当事人本人呢,却在他们周家的一个小庄园里,见那几个朋友。

仿佛她可以完全置身事外,而那些网上的那些流言谩骂,那些喷子的恶毒的语言,全部都不是针对她的一样。

那几位朋友也不担心,因为他们知道辛秋濯一定有办法解决。

噜噜噜还把她家喂喂喂带来了。

几个人审问着辛秋濯。

魏蔚巍听到辛秋濯结婚的时候就吓了,呛了一口咖啡,在听到她是和邹临安结婚的时候,整个人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鲁鹿璐觉得很丢人,这人像没见过世面一样,好吧,她才不会承认,当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吓得够呛。

三个人听完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故事,都觉得太,太,太戏剧化了。

鲁鹿璐问:“秋儿,你为什么不收拾他们呀。”

辛秋濯说:“不收拾,等着他们自己打脸那一天。”

辛秋濯看了看蓝纤纤,忽然想起来了,对她说:“蓝纤纤,我告诉你哦,我可是专门为了你把我那忙的不得了的大哥也给叫过来了,他可是退掉了一个案子才来的,你要抓住机会啊。”

大家都懂了。蓝纤纤在华莱中学的时候,就一直喜欢着高几个年级的辛秋濯的大哥。

那位也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家伙,而且面对蓝纤纤,虽然不像面对其他女孩一样冷冰冰的,但是感觉只是把她当邻家妹妹。

辛秋濯自然是一直在为他们创造条件,创造机会,自己的好朋友肯定是要帮一帮的嘛,而且她也希望自己拥有一个特别好的嫂子。

萧云墨一来,直接问辛秋濯,“秋儿,你的团队为什么只解释了那一些。我都说了多少回了,你直接公开你的身份,公开你的身份,秋儿,听话,不要那么任性,如果那辛家的老爷子,一直说难听点的话,那你直接说你是周家的外孙,就行了。”

几个人这才拿出手机,看了看他们团队的澄清。

“豪车只是朋友,圈子里面难道不允许交朋友吗?至于那位男演员韩鑫,是一直想搭讪我家艺人辛秋濯,有图有证据,同组的艺人也能证明。至于耍大牌,这也是医院的报告,各位可以看一看。我家艺人辛秋濯,在生理期的时候坚持下水,到最后直接去医院住了一天,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反倒是那位韩演员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可以耍大牌,指手画脚,在剧组里面对女演员不恭敬,态度极其恶劣。”

粉丝自然是力挺,吃瓜群众依然在那里叫和着,至于水军、黑子、喷子仍然在那里叫骂着不停。

辛秋濯笑笑,没事儿啊,已经。

萧云墨仍然是不放心,说:“秋儿,你需不需要律师,如果需要的话,我立马帮你打官司。”

辛秋濯说:“哥哥,真没必要。没事了,你们不用太担心,我有我的打算,有我的安排。”

这边的喂喂喂,已经在给自己的好兄弟通风报信了。

“哎,不是兄弟,你干嘛呢?你媳妇在我这出这么大事,你也没出来力挺一下,起码澄清一下两个人的关系吧,那车一看就是你的吧,我以前见过一次,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赶紧出来呀,这种关键时候你不出来安慰,最起码也是要安慰一下吧,你这人真是的,你这铁树开花,怎么没开的彻底一点呢,你就那么不懂,你说说你。该你出场的时候不出场,你的助理都跟我说过了,哎呀,你就别犹豫了,赶紧开始追吧,我给你说追她的人可多了去了。”

邹临安才拿到手机,不是,这怎么一个个的全部都在提醒他,追他老婆的人多了去了。

邹临安回了个电话,问:“辛秋濯现在没事儿吧?”

喂喂喂说:“不是这种事情,你问我干什么,你应该自己打电话来关心啊,我说你这样你的媳妇跑了,你连哭都没地方哭去呀,我的天呐,再说了你家那些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那个徐瑶儿还有你的后妈,你的小叔怎么这么复杂呀?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呀?我听辛秋濯说,就是你应该会有一些计划,到底是什么计划呀。哥们,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那个徐瑶儿之前你不是已经知道她……”

“总之,都是事出有因。”邹临安打断他的啰里八嗦。

喂喂喂气笑了:“唉,不是兄弟,到时候你媳妇跑了,你是不是也要跟我说,总之都是事出有因啊。”

邹临安却说:“她不会跑。”

喂喂喂打击他:“确实她不会跑,她只好跟你离婚。”

邹临安还有点小得意的说:“我已经把她手里的那份协议拿过来了,所以说现在没有协议这一种说法,我们俩就是正常的结婚。”

你大哥终究是你大哥,这么损的招都能想出来。

喂喂喂说:“行,你牛,我真是服了你了。”

虽然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但是这件事情,依旧对辛秋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辛秋濯回到邹家别墅时,那位白月光徐瑶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辛小姐,你没事吧,我看了今天的新闻你怎么样啊?我相信你一定是被冤枉的对吧?你不可能干出那么多事儿对吧?就算你真的干了也不会那么严重,对吧。而且我知道你一定是有苦衷的,你看看你你在干这种事情就一定是有苦衷,有一些原因的,我能够理解你的。”

谢谢你的理解啊。辛秋濯觉得,真的三观都毁了,这个女的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呀,真的是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脑袋疼,耳朵都快起茧,啰里八嗦,唧唧歪歪的,屁话多。

辛秋濯不耐烦地把她扒拉到一边,徐瑶儿却在这时又开口了:“你觉得你还能在这里住多久了,你的事情迟早要曝光的,辛家的人肯定会查你的底细,也肯定会知道,这辆车子就是临安的,到最后辛家的那位大小姐,为了颜面,也肯定会把你给赶走的,相信出不了多久就一定会杀上门的。”

小姐姐,我现在正在杀进门的路上,那就请你不要拦我了,你竟然这么想看我杀进门。

辛秋濯现在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应该直接工作了,就算是打破计划,也不想听这个女人在这里不停的唠叨。

真的是毁心情啊。

延伸阅读

壹贴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davidfunaro.com/pjyj.shtml
壹贴汽车用品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金恒德汽配城B区2-1翼贴车标早在2004年成立于

艺豫匠星加盟  http://www.davidfunaro.com/n5h4.shtml
艺豫匠星工艺品总部拥有贰仟平方艺术品制作空间。北京艺豫匠星雕塑艺术一直以高品质的技术

飞利达玩具加盟  http://www.davidfunaro.com/gv9a.shtml
飞利达玩具主营卡通积木,卡通坦克,益智积木,积木机器人,电动音乐摩天轮,遥控车等。经

环娱加盟  http://www.davidfunaro.com/aucd.shtml
环娱娱乐机总部是一家致力于高品质商用游戏机研发、生产、销售和经验管理为一体的的高新技

复康肽加盟  http://www.davidfunaro.com/yfwf.shtml
复康肽化妆品,在不算长的历史中,我们已经让无数的女性比以前更加年轻,我们已经使无数的

乐够加盟  http://www.davidfunaro.com/a1et.shtml
乐够毛绒玩具总部是玩具礼品、家居布艺、婴儿玩具、竹炭包、空调毯、玩具布包、帽子、围巾

天翔绿能加盟  http://www.davidfunaro.com/xj8e.shtml
深圳市天翔绿能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制造及销售制冷设备于一体的企业。主要产品有

长福珠宝加盟  http://www.davidfunaro.com/u11r.shtml
香港长福珠宝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身。总部设立于香港四海大厦,工厂位于中国深圳

E炫银饰加盟  http://www.davidfunaro.com/swag.shtml
E炫银饰加盟_公司简介E炫珠宝是台湾著名珠宝企业,专业从事铂金、K金、925银饰及镶

曼佧朵加盟  http://www.davidfunaro.com/nud5.shtml
曼佧朵孕妇装立足于中国南端广州面向各地开拓与推动孕妇时装市场的发展。“曼佧朵”(Mo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数码:最强魔王各大禁区的反应

    虚空大帝的强势出击,威势震惊四海八荒,很多的禁区之主全都收敛气息在暗中观察。在这个万族并列,古族乱世的大世道之中,弱小的,饱经欺凌的人族终于是因为虚空大帝的出现而彻底的站了起来。各个人族在看见了他们这一幕都是欢呼雀跃不止,口中高呼虚空大帝的名讳,更有甚者虔诚跪拜,视虚空大帝为神明。而与此同时那些各大

  • 摸金祖师在线阅读第5章

    阿娘这么严肃的表情,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事?可是为什么要和她单独说?姜祸水按捺住焦急的心情回想着前世这个时候发生过什么事,一时摸不着头脑,只得跟着李氏进去。两人进去后,李氏确定无人后拴上门,转身蹲下来拉着她的手,放缓表情柔声道:“现在没有人,阿晚和阿娘说实话,之前是不是倾城妹妹叫你出去的?”原来是这件事

  • 耀司同人 紫音在线阅读第二节

    傅棠衣一家原本住在A市,半个月前搬来了海市。搬家的原因有点多:一是父亲工作变动,二是傅棠衣报考了海市的大学,三是外祖母强烈希望和女儿一家住在同一个城市,总之,这个家不搬不行。但在新家住了这么些天,傅棠衣还从来没见过隔壁邻居进出,连对方姓谁名谁,家里有几口人都不知道。直到这天傍晚她在公园跑完步大汗淋漓

  • 攀天路在线阅读第三章

    约有半月光景,围墙已是砌好,正准备挖坑建两座半入地半露明的寿穴,做好那百年后的准备。谁知,当日夜晚福壮文做了一梦,梦见一位身穿白袍,白须白发的老爷爷求上门来说:“求求福先生,您建的坟地虽不是我家土地,我家却好几代居住在此。全家几代近百口人,一时迁居难找住处,况且起房盖屋也非易事。只求您宽限一月,容我

  • 修真小神农第9章在线阅读

    第9节意念发威“爷爷!”那个少女一声惊呼,急忙扑过去,见吉大师脸色死灰,却是和高小晴一个症状,不禁哇的一下就哭了。高清泉一屁股坐在地上,如同腊月心中一盆凉水当头泼下。高小凤也是差点跪下,下意识去拉旁边的王小龙,连连说道:“快,快,到你了,快去救人!”王小龙望着她,气笑了:“刚才不信我王小龙叫我滚,现

  • 女主帅炸了之第三章(3)

    1分10秒后,熊怪上线。陆子休还没来的及说话。“快,快换个地方,韩信打了暴君老大,正往俺这边来。”陆子休连滚带爬的躲到了二塔后面。几秒钟后,熊怪下线。看着韩信的大长腿穿过自己刚刚藏身的那片草丛,陆子休擦了擦脸上的汗,妈耶,吓死宝宝了。“38,这里不能在呆了,我们得换个地方。”“没错,刚才太惊险了,你

  • 开局一只裂空座章:不一样的授课

    终于到了下午,循着脑海里的记忆找到了一家酒馆,匆匆吃完就回到了学院,这个李乐在的这个学院叫做凌云武者学院,是石堡镇一个中等学院。石堡虽然是一个镇,但土地辽阔,人口众多,分为东南西北四堡。而凌云武者学院只不过是位落在西堡的一个小小的学院,只能教授初级武者到高级武者。而之上还有高等武者学院,高等道士学院

  • 大唐:我有神兽守护在线阅读率部前往特拉特克

    PS:求鲜花求评价票求打赏求大家支持我啊····凯莎身上的盔甲已经变的破烂不堪,她的制式长剑的剑刃已经卷曲。剩下的人也都是伤痕累累的,大部分都受了严重的伤。凯莎带领的军队在费罗星一战,受到了强烈的攻击从而损失惨重。在这五百年里,凯莎从来没有遭遇过这么大的挫折,此刻凯莎的眼神有些灰败的坐在草地上。就好

  • 绝神恋之我有我的条件(7)

    坐在位置上,舒了一口气,眼神飘向黎言瑾又很客气的跟他道谢。车子启动,黎言瑾不回答,眼睛看着前面,但是可以感觉到身边人在做什么。溱止颜有些拘谨,浑身湿透的她,因为身边某人的存在,并不敢乱动。小心翼翼的用纸巾慢慢的擦拭脸上的水珠,空隙里听到他淡淡的声音道:“打开暖气。”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的

  • 无上仙庭城中女子舞长枪

    夏依此刻的表情有些怪异,紧握的双拳更是丝毫没有隐藏的展现出了内心的挣扎。楚简只是静静的在她面前站着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他心里明白修仙之路本就充满了杀戮与血腥,强抢豪夺不过是再唏嘘平常的事情罢了。对于夏依如何得到麻衣男子口中的宝物楚简并不在意,哪怕是要了那个男子的性命。就这么静静的站立了许久之后夏依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