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网王]香川明(第三版)搬宿舍

作者:苏宁暖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过了几天,秦简来看小颖,她感觉小颖与顾子轩之间有点怪,但也说不上到底哪里怪了。比如小颖吃她最爱的一品格的点心,顾子轩提醒她少吃点,不利于消化。小颖虽不情愿,也没再吃。

快中午的时候,顾子轩说小颖需要午睡。秦简只好离开。出来时,秦简问他,“你怎么不走?”

顾子轩理所当然的回答:“我住在这。”然后无情的将门关上。

不是,这关系是不是弄错了。秦简有些懵。

不待见自己,自己去找待见的人。秦简去找李林泽吃饭。

“我不在的几天,小颖和顾子轩发生了什么?”秦简问李林泽。

“你想他们发生什么?”李林泽将鱼丸放到秦简碗里。

“我觉得他们很奇怪。”秦简夹起鱼丸放入嘴里。“你知道吗?我今天被顾子轩赶出来的。”

“你好像也赶过别人。”李林泽低头吃饭,并不吃惊。

“不是,李林泽,你哪边的。”秦简气鼓鼓的吃饭,不理他。

秦简吃的差不多了,李林泽将餐厅纸递给她,问她:“你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学校也有给老师安排的宿舍,我不用租房子。就是我寝室有些东西不好拿。”秦简这两天已经到外国语学校报道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已经带过去,可有些东西不太好放职工宿舍。本来是要放小颖那,现在小颖都自顾不暇,秦简也不好麻烦她。

李林泽倒真希望学校不给她安排宿舍,“放家里吧,明天我休息,可以帮你搬。”

“家里?你家吗?”秦简思索片刻,“东西放你家也行。”

李林泽将钥匙拿出来,递给秦简,“钥匙。”

秦简看一眼钥匙,“你给我……钥匙干嘛?”

“我家也是你家,秦简。”李林泽看着秦简。

秦简不敢看他,可感觉到他强烈的目光。秦简看着他手里的钥匙,也不见李林泽收回去。秦简认输,接过钥匙,“好,我拿着。”

李林泽说第二天搬东西,秦简回了学校。小颖的东西已经搬走了,是顾子轩让人来搬的,寝室也就剩秦简的东西。大件东西秦简已经打包好了,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东西,秦简简单收拾了下。看着有些空旷的寝室,秦简有些落寞,明天搬了东西应该不会再来了。高中四年、大学四年、研究生三年,十一的时光过的还真是快,自己的学生时代该结束了,有些事仿佛昨日才发生一样。

秦简有些睡不着,小颖东西搬走后,秦简也忙着工作的事,也没在学校住。现在小颖东西不在了,自己的东西也打包了。再睡在寝室,秦简觉得自己怎么有些害怕了。

秦简给李林泽打电话,“李林泽,你在值班吗,有没有打扰到你?”

“没,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现在是晚上十二点,刚才有位病人呼叫,李林泽去看了看,有惊无险。现在有些疲惫,准备休息,秦简给自己来了电话。

“收拾好了。”秦简停顿会,“你明天早上几点换班?”

“七、八点,如果同事来的早,我可以早点交接。”李林泽揉了揉眉心。

“哦哦。”秦简想再说点什么,但不知道该说什么。“李林泽,你挂了吗?”

“没有,我在。”

“李林泽,你别挂,我睡不着。”秦简鼓着勇气说出来。

“好,我不挂,你安心睡吧。”

秦简感觉安心,渐渐的入睡了。

早上,李林泽下班后,就往秦简学校赶。还给秦简买了早餐。

到秦简寝室楼下,李林泽将昨晚电话挂断,又重新给秦简打过去。

秦简被电话铃声吵醒,摸索着手机,凭感觉接听电话,“喂。”

李林泽听着她浓浓的睡音,试着叫醒她,“小简,醒醒。”

“李林泽,你下班了,你让我再睡会。”

李林泽知道秦简又睡着了,说了句好,挂断了电话。

李林泽闭眼,准备在车上休息会。

秦简醒来十点多了,看了看手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有两个电话。一个是昨天自己给李林泽打得,有七个小时的通话时间,秦简惊呆了,他昨晚没挂电话。还有一个是早上七点半的,他给自己打的。他不会早上下了班就赶过来了吧。

秦简给他打电话,“李林泽,你现在在哪?”

“你寝室楼下。”李林泽活动了活动脑袋和脖子。

“啊,你等我会,我下来找你。”秦简说完,套上外套穿了拖鞋下楼。

李林泽还没看过她穿睡衣的样子,有些可爱的。

秦简也有些别扭,“穿睡衣下来好像是不太好。我马上上去换。”

秦简说完就就进了寝室楼,秦简着急换衣服也没注意身后,到寝室门口,她才看到李林泽。“你,你怎么跟上来了?”

“帮你拿东西。”

“哦。”

秦简开了门让李林泽进去,突然觉得有些不对,自己还要换衣服啊。人已经进去了,也没有让人再出来的道理。

李林泽拿了两大袋东西,准备下去,他对秦简说:“把寝室门锁上。”

“你不是要搬东西吗?”秦简有些不解。

李林泽把秦简从下看到上,“你换好衣服再开门。”

秦简很想对李林泽说有卫生间,可他已经走了。

秦简听他的话将门锁上,赶紧拿了衣服去卫生间换。匆匆梳洗出来开门。

李林泽过了会才上来,手里拿着三明治和牛奶。他将牛奶吸管插上递给秦简,“你先吃着,我搬东西。”

“我和你一起。”秦简接过牛奶放在桌子上。

“不用了,你也没多少东西,还有一趟就好。”李林泽将外套脱下来,放在秦简床上,挽起袖子去搬一个箱子。

李林泽出去后,秦简提着行李箱也出去了。李林泽看秦简跟着自己出来,手里拿着行李箱,责备的看她,“秦简,你放在那里不要动。”

秦简哦了声,看李林泽走远了,又提着行李箱往下走。秦简寝室在四楼,寝室也没有电梯,所以东西有些难拿。

秦简将行李箱提到二楼,李林泽已经折回来了,他想接过秦简的行李箱,秦简没给。“不是很重,我来拿就好,你上去拿别的东西吧。”

李林泽拿过行李箱掂了掂,再看秦简。

“你拿,你拿。”秦简让给他。行李箱其实很重,里面秦简放的书。

李林泽拿着行李箱往前走,秦简就跟在他后面。

秦简感觉到李林泽生气了,他怎么生气了,是因为自己骗了他吗?

李林泽走到一台路虎旁停下,将秦简的行李箱放到后背箱里。

“李林泽,这车哪来的?”秦简以为他叫的出租车。

“向季强借的。”李林泽将前车门打开,让秦简上去。“你乖乖的坐在这,我上去搬东西。”

秦简想说什么,李林泽抢先说:“秦简,不要让我生气。”

上面也没有什么东西了,应该还有一个背包和手提袋。

李林泽再下来时,将牛奶和三明治也带下来了。李林泽递给秦简。

秦简接过牛奶和三明治,“李林泽,我想再上去看看。”

“好,你先将三明治和牛奶吃了,我们再上去。”

秦简乖乖的吃着三明治。她看李林泽额头出了些汗,拿着纸巾给他擦。

李林泽没有动,任由秦简给自己擦着。秦简擦了一半,停了停,又装着若无其事的给他将脸上的汗擦干净。

秦简坐回原位,问李林泽:“你渴不渴?”秦简从后坐的背包里拿了瓶水递给李林泽。

是半瓶水,秦简只记得自己包里有水,不记得自己喝过。秦简迅速将水拿了回来,将眼前的牛奶递给他,“你喝牛奶吧,吸管是你刚才插的,我还没喝。或者我去前面的超市再给你买瓶水。”

“不用。”李林泽接过牛奶喝了口,“我不介意。”

嗯?秦简觉得自己不该问他渴不渴。

秦简上去看自己寝室,一切都空了。房间很整洁,是李林泽刚才收拾的。秦简最后轻轻的将门锁上。

李林泽将秦简带到自己的住处,在车库停好车。秦简想拿后背箱的东西,被李林泽制止了。秦简只好将车后坐的背包和手提袋拿着,跟在李林泽身后。奇怪,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总跟在他身后。秦简往前多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自己不知道他的住处啊,还是跟在他后面吧。

李林泽没有观察到秦简的小心思。

秦简发现李林泽住的小区环境还不错。李林泽带秦简进屋,告诉她:“有三间房,你想将东西放哪间都行。”李林泽说完又下去拿东西了。

秦简站着没动,李林泽不是告诉自己他没钱,欠债吗?怎么会住这样的小区,即使租房子也不该是这。

李林泽上来看秦简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有些不解,“怎么了?”李林泽将东西拿进来,把门带上

“李林泽,这是你家?”

李林泽点点头。

“你不是告诉我,你很穷吗?”

“嗯,严格来说这是我外公的房子。他听说我结婚了将房子过户到我名下。”李林泽将自己的拖鞋拿出来,想给秦简换上。刚碰到秦简的腿又缩了回来,还是算了。“先把鞋子换了。”

李林泽赤着脚,走到冰箱,给秦简拿了瓶果汁。“我父亲生前欠了许多债务,父债子偿,所以我确实负债。”

秦简换好鞋,李林泽将果汁递给她。瓶盖李林泽刚才拧了一下,秦简很容易打开。秦简将果汁喝了一大口,自己需要压压惊。

李林泽的话没错,但怎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富人家的小孩和穷人家的小孩理解的负债果然不一样。

秦简绉绉眉,摇摇头。

李林泽看着她的小动作,有些好笑。

秦简回过神,想到了镇江的阿婆,试着问到,“那阿婆……”

“阿婆照顾过母亲和我,算是看着我长大的人。”

秦简点点头。

李林泽发现秦简真的很可爱,呆萌呆萌的。她一直都这么好骗的吗?

李林泽压下想抱她的冲动,转移视线,问她:“你东西想放哪间房,我帮你拿进去。”

秦简不说话。

“放我房间?”李林泽存心想逗逗她,拿着行李往里间走。

“不行。”秦简坚决的反对。

李林泽将行李放在了房间门口,秦简跟在他身后,本想说什么,看了房间,没再说话。房间装饰的比较淡雅,床单是碎花图样,应该不是他的房间。

“你可以将行李收拾一下放这间房。”李林泽说完,去客厅拿其他行李。

秦简有些踌躇,对李林泽说:“我的行李随便放一间房就好,比如储藏室。放这占地方不太好。”

李林泽将行李放她旁边,“没有储藏室,或者……”

“不用,这间挺好的,挺好的。”秦简不再多说,拿着行李进了房间。

秦简将行李堆放在房间角落,李林泽皱了皱眉,“有些东西你不拿出来吗?”

秦简其实也想拿出来,有些衣服容易邹,堆着好像是不太好。秦简一直不觉得自己的东西多,可三年积攒下来的东西也不少。比如衣服、包包。可能是女生的天性,服饰之类的东西尤其多,放着让它邹了,秦简也挺心疼的。

秦简犹豫再三,将行李中比较喜欢和容易褶皱的衣服拿出来,放在了房间的衣柜里。

“你行李箱里装的东西好像挺沉的,你要不要拿出来,以免把你行李箱压坏了。”李林泽看着行李箱问道。

行李箱的东西是该拿出来的。秦简想着,但自己没有动,也不知在想什么。

李林泽叹口气,“秦简,这房间本就是你的,东西你慢慢收,不急。”

秦简哦了声,慢吞吞的打开行李。

李林泽想自己还是走开的好。上午拿行李身上出了汗,李林泽感觉现在不是很舒服,便想着回房间洗个澡。李林泽想和秦简说声,还是算了吧。

秦简看李林泽走了,赶紧将房门关上。秦简不把行李箱打开,除了不想占有他家房间外,还因为行李箱中有些书不便让李林泽看到。

行李箱中除了关于专业书籍以外,还有一些小说。当然小说也分好几类,有些必然是不能让李林泽看到的。秦简心虚的将这之类的书放到衣柜下方,然后用衣服遮盖住。

行李好像让秦简翻得有些乱,算了,房间已经被自己占了,东西收拾收拾也好。秦简将行李拿出来整理。

也不知过了多久,待一切收拾妥帖后,秦简出来找李林泽,也没看到他人。

秦简看到最里间的房间门没有关住,推开门,“李…”秦简看到李林泽在睡觉,没再说话。她将门轻轻的关上。

他昨晚没休息,今早赶到学校搬东西,是应该累了。

秦简无事,在客厅四处转转,房子应该是最近收拾整理出来的,干净整洁,也显得空荡,不像有人长期居住。

秦简看了看手机,已经下午两点了。

秦简打开冰箱,想看看有什么菜,不过令她失望了,冰箱里除了水和饮料什么也没有。

秦简换了鞋决定去楼下超市看看。

李林泽醒来,看了眼手表,两点半。秦简应该收拾的差不多了,他敲了敲秦简的房门,没人应。李林泽推开门,也没看到秦简。不过房间放着秦简的东西,床上的那只熊挺可爱的。

李林泽听到关门的声音,走了出来。

“你醒了,我看你冰箱里没什么吃的,我买了些回来。”秦简将东西放在桌子上,换了鞋。

秦简发现李林泽头发睡的有些乱,衣服也有些褶皱,关键他还没穿鞋。“你怎么没穿鞋?快去把拖鞋穿上。”

秦简说完不再理他,将买回来的东西放冰箱。

李林泽有些恍惚,如果可以和她一起生活,一定很不错,李林泽很期待。

秦简转过头看他还没动,有些生气,“哎,李林泽,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我的拖鞋,你在穿。”李林泽看了看秦简的脚。

秦简缩了缩脚,“家里没别的拖鞋了吗?”

李林泽摇了摇头。

秦简有些尴尬,“那,你去旁边的沙发上坐会。”

李林泽倒是听话,没说什么,当真去沙发上坐着。

秦简本想问他做番茄鸡蛋面可以吗,可现在也不想问了。

出去的时候,秦简检查了厨房,厨具可以用。

秦简做好,找不到碗。

“李林泽,你家的碗筷放什么地方了。”秦简从厨房探出头。

李林泽准备去厨房,被秦简阻止了,“算了,我自己找。”秦简看到李林泽光着的脚,放弃了让他找碗的打算。

秦简找到两个玻璃碗,“李林泽,你家是不是没碗。我就找到这个,你将就着吃吧。”

秦简看李林泽没有接碗的打算,“这面,我尝了,可以吃。”

李林泽只是想家里该置办些东西了,看秦简误会也没说什么。接过碗吃了口。

秦简盯着他,“怎么样,还可以吧。”

李林泽点点头,不错,是可以吃。

“我就说,应该可以吃。主要是你家厨房什么都没有,我这厨艺,做成这样已经不错了。”秦简愉快的跑去厨房端自己的碗。

从上午忙到现在,秦简又累又饿,头一次将自己做的饭吃的干净。

秦简吃完饭,躺在沙发上,不想动,“李林泽,你将碗收拾下,好吧。”

李林泽拿过秦简旁边的鞋子穿上,面无表情的将碗收走。

秦简没有注意到这些,对着李林泽的背影说到:“李林泽,冰箱里有酸奶,桌子上薯片,麻烦你帮我拿一下。”

李林泽将碗放入水槽,出来给秦简拿酸奶和薯片。

过了会,秦简又叫到,“李林泽,你家的电视能看吗?”

李林泽出来给秦简开电视。

总共两个碗,一个锅,李林泽倒是洗了好一会。

也不知秦简在看什么,很是投入。

李林泽拿了毯子给秦简搭上,“秦简,我去上班了。”

“好的,你走吧。”秦简随口答应着。

李林泽想说些什么,最终没有说。他将拖鞋放在秦简旁边,穿上外套走了。

李林泽走了好一会,秦简才反应过来。在主人家,这样,好像不太好。

秦简有些郁闷,瞬间觉得电视剧没意思了。他走的时候,和自己说了什么,我要不要等他回来再走。秦简踢了踢毯子,有些烦躁。

秦简脑子里一下蹦出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太不矜持了。秦简转念一想,不对,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连婚都向人家求了,还在乎什么矜持不矜持。秦简坐起来又躺下。

秦简看着屋顶,这房子……

秦简之前觉得李林泽不容易,现在看来不容易的是自己。他当初在自己这骗吃骗喝的,自己也没说什么,现在自己在他家待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秦简这样想着,心里舒服多了。

人吃完饭,都会犯困,况且自己还忙了一上午,秦简放松下来,睡意来袭,裹着毯子放松大胆的睡着了。

李林泽下班给秦简打了电话,没人接听。也不知道秦简走没有,李林泽想了想还是回去看看吧。

李林泽在楼下超市买了蔬菜,肉类食品,拖鞋,洗漱用品等。

现在是晚上六点,屋里比较暗,李林泽没看到灯亮,以为秦简已经离开。李林泽准备打开客厅的灯,看到躺在沙发上的身影,会心一笑,转身去了厨房。

秦简再次醒来是被香味打扰的,秦简迷迷糊糊的穿上拖鞋沿着香味走向厨房。

李林泽看了秦简一眼,“醒了,这里油烟大,你出去坐一会,马上就好。”

秦简听话的转身出去,坐在餐桌前。秦简看到购物袋,拿过来看了一眼,全是自己爱吃的某款薯片,各种口味的都有。秦简中午去买东西时,只是随手拿了一包,现在这有一大袋子,简直开心极了,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包出来吃。

李林泽出来时,就看到秦简像只小仓鼠,吃着薯片。

李林泽将菜放在桌子上,“先吃饭吧,薯片等会再吃。”

秦简吃着薯片,口齿不清的说着,“李林泽,你真是太好了。不过你下次别买洋葱蜜汁口味的,不好吃。”

李林泽夺了秦简手中的零食,“吃饭。”

秦简看了眼薯片,不甘心的拿起筷子。

秦简吃过饭,想着李林泽洗了碗,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和他告别。秦简拿着刚才未吃完的薯片,打开电视,看到最近比较火的电影,之前打算和小颖一起去看的。

李林泽洗了碗出来,秦简正吃着薯片,聚精会神的看剧。

“李林泽,我们一起看吧。”秦简对李林泽招招手,给他让了让位子。

李林泽走过去,坐在她身边。

秦简将手里的薯片丢给他,拿起茶几上的酸奶,手有些够不找,李林泽弯了下腰将酸奶递到秦简手里。

秦简喝了口酸奶,“这部剧之前听别人说不错,我刚看了下,是挺不错的。”

李林泽拿着薯片吃了口,味道好像还不错。

秦简看李林泽吃了口薯片又放下,“你吃吧,我吃不下了,放到明天不太好。”

李林泽拿着薯片专心的吃着,秦简专心的看着电影。

电影里的氛围比较紧张,秦简心也紧缩着,突然听到声音,吓了一跳。是李林泽吃薯片的声音,“李林泽,你先不要吃了。”秦简拿过李林泽的薯片。

李林泽起身,想去倒杯水。

“李林泽,你干嘛去?”秦简眼疾手快的拉着他的手,“你陪我会,就一会。等这个片段放完。”秦简哀求着。

李林泽只好坐下。

秦简看完电影整个人很惆怅,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突然跑到冰箱旁,拿了瓶啤酒,一口气灌下去,瞬间感觉好多了,就是啤酒有些难喝。

秦简想起该回家了,“李林泽,我该回去了。”刚走到门口,秦简有些晕晕的,站不稳。李林泽扶着她,有些无奈。

秦简喝的时候,李林泽想阻止,没来的及。那啤酒的浓度比较高,秦简又喝的太猛,不晕才怪。

李林泽想将秦简抱回房间,被秦简制止了,“不用,我自己可以。”秦简自己走回了房间,并将房门关上。李林泽有些怀疑她是否真得醉了。

延伸阅读

惠食坊拉面加盟  http://www.carmelshops.com/bsi3.shtml
镇江食惠坊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惠食坊拉面就像是繁华中的一点红,非常的具有吸引力,

世银银饰加盟  http://www.carmelshops.com/a9x.shtml
世银银饰以“传播银饰文化,缔造美丽人生”为使命,以“银”为媒介,传承与发扬中国传统文

宝洁龙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carmelshops.com/ayrh.shtml
广州宝洁龙是香港宝洁龙集团旗下的一个分公司,成立于2007年。香港宝洁龙国内外集团成

鸿鑫阀门加盟  http://www.carmelshops.com/a9vi.shtml
鸿鑫阀门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蝶阀制造商。本厂主要生产不锈钢蝶阀、伸缩蝶阀

格雷美加盟  http://www.carmelshops.com/ak4s.shtml
暂无

星隆康加盟  http://www.carmelshops.com/dpi2.shtml
星隆康电光源材料主营LED发光二很管、LED大功率灯珠(0.5-W))、LED面光源

保丽森加盟  http://www.carmelshops.com/p648.shtml
保丽森防火秸秆板成立于2014年1月24日,由深圳市保丽森实业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公司

锦益加盟  http://www.carmelshops.com/pjum.shtml
锦益包装彩印创办于1988年,是一家生产重量级相册、笔记本、礼品盒、文件夹和手挽袋等

圣启加盟  http://www.carmelshops.com/xz0y.shtml
圣启机械公司是一家以工控产品销售(变频器:三菱、安川、ABB、德瑞斯、ACT创杰、易

贝恩加盟  http://www.carmelshops.com/nu24.shtml
贝恩魔术贴总部一直致力于魔术贴产品及自粘胶制品等轻工日用品的生产、加工、销售。公司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臣重生:报仇什么的不干了之最后还是成功组了队

    芙~芙芙。仅此一次的特别翻译:笨蛋梅林。*天旋地转,没有,恶心呕吐的感觉,更是不存在。就是一次稀松平常的“穿越”——穿世界而过罢了。就好像哆啦A梦的任意门,打开门从这头走到那头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像是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那样,再普通不过。所以这样的不平凡下的平凡展开,让太宰治有点失望。所以在这种时

  • 三国之陷阵无敌在线阅读第五节

    考验人心?你怕不是个沙雕,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若能装一辈子好人那么他便是好人-----白矾两日之后,白矾来到了天书学院报名处,此时报名已经停止,万余人在报名处等待所谓的考核,白矾看着形形色色的人脑子却是不断的回想近期发生的事情。穿越过来,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看客,也是准备在飞升期的庇护下当个混吃等死

  • 圣天浮屠在线阅读卡林迪尔

    这声音虽然平和,但吐字有力清晰,并不像娇弱的贵族千金。副哨狱长的感知非常敏锐,从短短一句发问中,他竟然察觉到了半分征伐之气,这绝对是不多见的。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老者护送的对象是自家小姐,副哨狱长险些以为马车里面还坐着另一位高位强者。副哨狱长忍住了想要掀开车帘一探庐山真面目的冲动,恭敬地侍立在马车旁边。

  • 反派ooc后我被表白了小龙女3

    吴长岭问那汉子怎么个*法,那汉子打开小包,里面是半袋子黄豆。鼠尾巴辫子说抓出一把豆子猜单双,雕虫小技而已,吴长岭说那就开始吧。人们对于*总是充满热忱。夜明定风珠名冠天下,珍贵异常,人们对光明的追求生生不息。鼠尾巴辫子心想这个宝贝献给主教大有裨益,简直相得益彰。吴长岭看似胜券在握,管半城就是为难自己了

  • 大乘道缘在线阅读介绍个女友

    晚上江波浪就搬去了刘小花的房子里。刘小花已经找到理发店给别人当学徒了。晚上两人嘿咻的时候,刘小花说:“你昨天什么也没戴很容易怀孕的。”“那以前你和厂长?”“他每次都戴的!不戴我才不理他的。”“那我之前和周晴晴也没带,她也没什么反应。”“要么她吃药了,要么她不孕。不信你可以问她。”江波浪想周晴晴并没有

  • 心跳等等我第9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陈牧秦漫茹仍不太相信林路那件破衣服能卖五万两,现在还处于呆懵的状态。五万两……那是自己兜里揣着的二十多两银子的几倍?秦漫茹不敢去想这问题。“秦师姐,你怎么了?”林路在秦漫茹的眼前晃了晃手,她毫无反应。不是说要买一些必须品吗?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买?林路看了眼自己左手拿着的储物袋。储

  • 那一年梅花开在线阅读第十章

    三四十个站出来的人里面,有年轻的助教,有苍老的教授,有普通的学生,有强壮的拳击社社员,战斗力参差不齐,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觉悟性很高,既然已经退无可退,逃无可逃,唯一的出路就是放手一搏,恐惧、害怕什么的已经完全抛诸脑后了!“操!豁出去了!”“别看老夫骨瘦如柴,特殊时期的时候老夫可是最英勇的

  • 我家夫人有点皮在线阅读第七章

    “哗——”紧闭房门内传来瓷器碎裂的清脆声响,让走至门前的劲装女子脚步一停。她疑惑蹙眉,两步上前推开了门。“天蝉,你这是怎么了?”屋内一片狼藉,一个矮小的红衣女童背对着门站在满地碎片中,身体微微颤抖,侍女担忧地立在一旁,不敢阻止。“天蝉,谁欺负你了?说出来,我去替你出气!”宫天蝉慢慢转过身来。那是一张

  • 魔卡少女樱之美丽夜色之初遇凶兽

    却说此时洪荒大地经过八个多纪元的演化、完善,天地灵气已经几乎完全转换成了纯粹的先天灵气。无边无尽的洪荒大地,广袤无垠,万物已经初步孕育而成,有些先天大神也已经出世,威扬洪荒。不过虽然如此,但大部分地方还是一座座光秃秃的高山,没有多少绿色,一切都是那样苍凉雄厚,充满了荒古的气息。在洪荒,就好像是在巨人

  • 长风当歌之谁是爷爷 第十四章 蓝级英雄(10)

    第十三章谁是爷爷“找死!”三米来高的亡灵领主冷哼一声,站了起来,散发着强大无匹的气势,就仿佛一尊神佛,让人忍不住生出不可抗拒之感。跟随在何辰身后的大量人类武士,都是心中重重一震,心生怯意,连连后退了几步。这可是亡灵领主,堪比人类黄金强者的异族!这个时候,包括一直喊六六六的三十岁中年黄铜三星,都是在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