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辉煌之间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笑萧无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临县发生瘟疫,在这春暖花开的大好时节,本应是万物复苏,生机盎然的,但是却偏偏有地方萧条一片,死气沉沉。

金风细雨楼一直都是代表着江湖正义的组织,对于赈灾当然是义不容辞,他们购买了大批粮食,由他们的楼主亲自押送灾区。

其实本不用戚少商亲自去,但是他见到那片青影时始终觉得矛盾和压抑,于是决定借着这次出门的机会考虑清楚,何况临县离京城不算太远,一天路程而已。

顾惜朝也觉得机会来了,他觉得这是自己离开金风细雨楼的一个时机,戚少商不在,不会有任何人过问他的去留,虽然那人从没对他说过什么,但是他依然有所察觉,也许,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

但顾惜朝到底没走成,他看着那人打马离开时,一直不舍的回头望他,他的决心便动摇了。

或许,我应该再给你一次机会,毕竟如此放弃,痛不欲生的不是只有你。

顾惜朝依旧呆在账房处理着账目,每件事情都有它自己的规律,一旦掌握了,做起来便游刃有余。何况以顾惜朝的聪明才智,其实不需要在这上面耗费多大的心力。

他这天正倚在窗边看着手中的账本,忽然看见院中跑过几个行色匆匆的兄弟。他有些在意,戚少商不在,杨无邪刚刚又出去办事了,莫不是楼里出了什么事?

“发生什么事了?”

“回顾公子话,刚刚有几个别处的兄弟带伤过来。”

“什么?”

“还不是蔡京那老狗,兄弟们失败了。”

顾惜朝一听,皱起眉头,在心里暗骂一句莽撞,蔡京是那么好杀的吗?为什么不动动脑子,只知道凭着性命上,到头来还要连累他人。

但是现在不是教训人的时候,蔡京出事,方应看必定会借此机会大做文章,戚少商不在楼里,决不能让方应看有机可趁。

于是顾惜朝冷静的迅速吩咐下去,“方应看片刻将至,兄弟们不要慌,随我前去应付;派人通知杨总管,让他先照管受伤的兄弟。”

“是!”

顾惜朝写好短笺,将轻风放飞。

他深吸了一口气,向门口迎去。不管如何,在少商回来之前,一定要守住这里。

顾惜朝是第一次见到方应看,他没想到方应看会是这么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那人一袭白衣不染纤尘,面上更是一派率真稚气,仿佛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胸无城府的青年,没有丝毫威胁。

然而顾惜朝心中却微微发冷,他明白这种表面温顺恭谦,实则心机深沉的人才最难对付。

方应看也在打量顾惜朝,他很早之前就听说过顾惜朝,一直想要见见,如今只一眼便看上了顾惜朝,好一个丰神俊朗,惊才绝艳的书生。不论相貌,单是那一副俾倪天下的傲然气势,就足以令人心动。

“小侯爷驾到,有失远迎。”顾惜朝抱拳客套。

“哪里哪里,方某早闻顾公子大名,若是知道公子在风雨楼做客,一定早就前来拜会了。”

“小侯爷太客气了,请上座。”顾惜朝将人安排下来,心中想着对策,他并不真正了解方应看,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方应看心中却有了另一番计较。那几个刺客抓不抓都不打紧,金风细雨楼也不是一日半日便能摧垮的,但是顾惜朝这人绝对不能放掉。

那场轰动整个武林的千里追杀,便是眼前这人一手策划;那个震惊朝野的逼宫谋反,更是此人亲自执行;虽说这人当年失败了,但他并不是败在手段和计谋上,而是败在一个情字。

方应看心中清楚,若为大事,得此人相助,半个天下已是囊中之物。

“好茶!一见公子,便知是个雅人。”方应看轻抿了一口茶,出言赞叹。

“哪里,让小侯爷见笑了,陋室简茗,还请小侯爷不要嫌弃。”

“瞧公子这样子,倒似主人一般。”

“主人不在,惜朝只是借花献佛而已。”

“公子太客气了,既然主人不在,那方某便改日再来拜会主人。”

顾惜朝听了这话微微一怔,他没想到方应看会这么轻易就放弃这个机会。

方应看笑了笑,“只是方某一直倾慕顾公子,不知今日有没有这个荣幸能邀公子到寒府一叙?”

顾惜朝心中咯噔一下,他料定方应看不会这么好说话的,但转念一想,已然明白,方应看并不知道他与戚少商的关系,想必是以为他被囚禁在金风细雨楼。

想到此处,顾惜朝便故意做出些为难的神色,“小侯爷盛情,惜朝心领了,只是如今主人家不在,惜朝不好不辞而别。”

“如此啊……”方应看眼睛转了一圈,露出些狡黠,似个顽童一般,“我们便偷偷溜去,反正都有人能偷偷溜来,我们自然也去得。”

顾惜朝心中一凛,方应看暗示的太过明显,他微微一笑,“不知如何溜法?”

“这个简单,有人溜来,我们溜去,人数正好相当,主人家哪会那么容易发觉。”方应看说的一脸得意,笑逐颜开。

顾惜朝却笑不出来,竟然要拿我交换!

若是不答应,方应看定然找借口搜查楼子,甚至于会用什么借口,顾惜朝都能猜到。到时栽赃陷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金风细雨楼虽树大根深,但也经不起再三折腾。

若是答应?方应看费心跟自己周旋,不过也是想拉拢自己罢了,量他不敢对自己怎样。何况戚少商应该两三个时辰就能赶回来,杨无邪安顿好一切也定会向六扇门求助,此行,吉大于凶。

想到此处,顾惜朝拿定主意,对着方应看微微一笑,“那要劳烦小侯爷授惜朝溜走之法。”

经过这么些日子的相处,金风细雨楼众对顾惜朝早已芥蒂尽消,何况这次是为他们楼子出头,他们如何也不肯让顾惜朝冒险,但得了顾惜朝的暗示,他们也只得遵从。

戚少商今日一直觉得心神不宁,他来到这里已经两天,原本答应了楼里兄弟两天之内便回去,但是这里的灾情比想象中的要严重,于是便又拖延了一天。

他抬头看着远天,思绪翻飞,也不知那人现在如何,在做些什么。他这边神游,忽然被一物闯进视线,定睛一看,却是轻风。

戚少商的心里越发的不安,他打开轻风腿上的短笺,只有两个字,速归。

戚少商来不及多想,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到底是什么事情?能逼得顾惜朝只来得及写两个字。

戚少商一路狂奔,只用了两个多时辰便赶回京城,却在路上遇见出来迎接他的杨无邪。

“楼主!”

“杨总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方应看带人要搜楼,顾公子被他带走了。”

“什么!”

戚少商调转马头,直奔神通侯府。他觉得心中的不安越发的强烈,甚至胸口开始微微发疼。

惜朝!你千万不能有事!

“戚楼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方应看微微有些诧异,他没想到戚少商会来的这样快,不过是丢了个昔日的仇敌,至于如此着急?

“小侯爷太客气了,少商早就该来拜访。一点小心意,还请笑纳。”戚少商着人递上礼物,在心里感叹,自己关心则乱,还是杨总管想的周到,早做好了准备。

两人你来我往客套几句,戚少商不愿再废话,“听说,在下楼子有个不懂事的客人,来给小侯爷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方某一直仰慕顾公子才华,这才接了公子过来,设宴款待。”

“唉呀,我那不知名的客人,竟比我的脸面还要大,小侯爷怎么厚此薄彼呢。”

“哈哈——戚楼主言重了,方某这便请顾公子出来。”

方应看心想,反正也惩治的够了,既然戚少商来找,就送个人情算了。

他没想到顾惜朝如此冥顽不灵,不管怎么说,始终跟自己装傻充愣。不过是个废弃无用的棋子,竟如此不识抬举。

方应看毕竟是个侯爷,对于顾惜朝这种不识时务之人也不想过多的隐忍,他一气之下便将顾惜朝点了穴道丢进他藏酒的冰窖里去,几个时辰下来,想必那人也受了一番苦了。

他并没有打算伤害顾惜朝,只是想搓搓那人锐气,毕竟这人以后还是用得着的,而且这般人物杀了也太可惜了点。

但方应看不知道,顾惜朝没有内力。

当他的手下来报的时候,最善伪装的方小侯爷也不禁变了脸色。

戚少商看方应看的样子,只觉得心中一抽,他甚至连开口问的力气都快没有。

“没想到顾公子不胜酒力,竟然醉了。劳烦戚楼主同方某一起去请顾公子出来吧。”

一行人来到冰窖的入口,戚少商只觉得自己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全部抽干了一般,双腿一软,险些栽倒。幸好杨无邪在他身后,将他稳稳扶住。

冰窖的地上,顾惜朝安静的躺在那里,脸色青白,衣服、头发和眉毛上都结了一层寒霜,那人仿佛睡着了般平稳安宁,可他的胸口,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

戚少商只觉得自己最重要的支柱被连根抽走,心里有什么东西被连着血肉的撕扯下来,那种疼痛和恐惧,扯得他几近崩溃。

他曾经痛恨过,犹豫过,甚至想要放弃过,可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个人会变成一具冰冷的毫无生气的尸体,然后上穷碧落下黄泉都再也找不回来。

戚少商伸手按上胸口,深深吸了口气,在杨无邪半陪同半搀扶的状态下,走到顾惜朝身边。

他缓缓的跪倒,伸手拂上那人冰冷的脸,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脑子一片空白。于是他做出了人类最原始最本能的动作,将耳朵贴近那人的胸膛,直到听见微弱的“噗通”之后,他才感觉自己也跟着那声音活了过来。

延伸阅读

满分配角真题指南之扶不起?强行做好事?【新书求收藏,求鲜花】  http://www.yilianhua.cn/utdw.shtml
“还有啊,那位先生不追究的话你也就不用在这待了,可以回去了。”王警官顿了顿后补充道。

我继承了古神实验室出事了  http://www.yilianhua.cn/gqec.shtml
我不止一次从梦中惊醒,梦里全是我母后温柔急促的呼声。阿鸾,阿鸾。不要怪他。我茫然伸手

泪湿红尘在线阅读拍卖  http://www.yilianhua.cn/elb.shtml
发财了!这是叶尘轩心中的想法。叶尘轩便开始打扫战场。片刻,他已经清点完了所有战利品。

缓行陌上之造化阴阳主苍穹  http://www.yilianhua.cn/6gaw.shtml
夜幕降临,满天星辰,煞是好看,但在叶天眼里,却毫无特色!回想起白天的事,心里发堵,嘴

武侠之气御天下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yilianhua.cn/d7uy.shtml
八岁那年,我得过一场大病,大脑炎,当时的医疗条件就算治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的,生活的压

桃花泣泪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yilianhua.cn/6jqj.shtml
“你们几个既然来了,还不根本能少滚家来!”一瞬间,龙莫言就做好了角色切换,虽然说她并

平行时空的刘丞混沌第一神功  http://www.yilianhua.cn/a7it.shtml
系统的出现人秦风颇为惊讶,不过相比自己的穿越,他觉得这个也算可以接受。在21世纪作为

[白蛇]漫金山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yilianhua.cn/poaf.shtml
“疼,我好疼,爸爸,你别打了呀,爸爸,你别打了。我是遥遥,我是遥遥~”小女孩娇弱的声

幻想型亚瑟王绯闻  http://www.yilianhua.cn/d6le.shtml
林陌这边电话还没挂,余笙这语气就含酸捏醋的,似乎生怕电话那头的陈景焕听不到一般。陈景

桃李罗堂前埙在哭,人在笑(4)大修  http://www.yilianhua.cn/d2it.shtml
“你……”离乱想问,可此时的人并不知晓什么。“我怎么了?”一脸奇怪的看着他。“还记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许我宠爱千千万之第六章(6)

    好久没有受过管制的莉苗待在冰帝,还是有诸多不习惯不适应的地方,管家大久保又不能时时刻刻都待在她的身边。莉苗只是个一年生,距三年级的迹部景吾也有好远一段距离,她想要找迹部景吾,且不说迹部景吾理不理她,能不能找到都是一回事。班级里早在开学初期就各自有了小圈子,这样的情况在女生里,更为显著。作为插班生的莉

  • 绑定结婚还不能离怎么破一招之力

    眼看妖莲高兴,陈曦赶忙问到“那女王大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还有你是什么人”妖莲,停止大笑,傲娇的俯视陈曦“不急不急,咱们慢慢说”“你真不知道我是何物?”“当然不知”陈曦茫然的回到。“那就应该是你天族的长辈将我封印于你体内,那可真是个了不起的家族”“难道你的家族没告诉你为的来历?”

  • 红楼之十三养妻记第四章在线阅读

    呼呼呼!漩涡剧烈旋转,体内元气如江河奔流,全部在那股力量吸引下暴涌而去,这让林羽很快变了脸色。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只怕不到一炷香时间,他辛苦修炼出来的元气都要被吞噬干净。拼了!林羽眼中闪出一丝狠色,运转精神,朝着气海穴内渗透而去。轰隆!大脑一阵混乱,然后林羽就发现了一处奇异的空间,空旷无比,只有一团飘

  • [傲慢与偏见]绅士的爱在线阅读第二章

    下午,我真的是很兴奋的上着课,猫肝老是找我说话,虽然我听不大懂课,不过还真想感受上课的滋味,不过回想了下,以前可不是上课除了说话就是说话哈哈!上课时我坐在后排也看得到全班大多数人,尽量回想着他或她是谁,还有和他或她们的种种,真的很享受。课间时间短,也没乱跑,还真想去见见其它班的几个哥们,还有我关系最

  • 你想告诉我什么 2[悬疑]在线阅读第三节

    至少杨莲亭很识时务。黑木崖上还没有一个人知道其实杨莲亭是个很记仇,很阴冷,很有报复心的人,在所有人的眼中,日月神教的总管杨莲亭就是个总是笑脸迎人、从不轻易得罪人、办事极为仔细的人。因为在他没有报复的实力之前,他能忍。现在任青在黑木崖的身份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因为这黑木崖上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会去关心黑木崖

  • BABY~你是谁滴?!在线阅读第8章

    许易站在家里的阳台上,可以看到黄浦江上的游轮,东方明珠的灯光洒在江面犹如点点繁星,光影流动,熠熠生辉。晚上10点的上海依旧灯火通明,高楼大厦林立,街上车流涌动。每天有很多的人带着梦想满怀壮志地来到这座城市,也有很多人带着遗憾和失落离开这座城市。魔都的魅力就是这么大,每天都有人前仆后继地来到这里,每天

  • 纯属巧合在线阅读世治现世

    水依依道:“冲云,晚点再解释你听,我们还是先看看清愚大师‘追记’中写了什么吧。”冲云也只好收起了满腹的疑云,和几人一起来到了石碑后面。这面上的文字不是石刻的,字迹已有些模糊,大家凑近了仔细辨认起来。。。。玄土堂来到天仓山也已经五年了,玄土宫造好也已经两年了,这一天,莆子晋上了山,来到守微台,找到了清

  • 所谓朝思第10章在线阅读

    司机冲到咫尺,扒在窗户上对着里面的瑾歌请求道:“小姐,你就帮帮我吧……”目视前方的瑾歌坐着没动,也没回应,她的视线始终和男人维持在同一水平线上。“我真的得罪不起傅公子!”有眼泪在司机眼中打转儿,看得出被吓得不轻,“我一个市井老百姓……真的开罪不起啊!”是,说得对。慕瑾歌点头表示同意,在恳求的目光中拉

  • 从死亡开始在线阅读你一定是暗恋我

    论坛上关于强吻事件在当天下午帖子就消失不见,对此,顾盼缘了然的笑了下。不用想也知道是某个人做的,而某个人是谁显而易见。第二天上课的时候班里的男生女生或多或少的把视线放在她身上,而她仿佛没察觉他们的目光似的像平常认真听课,记笔记。坐在顾盼缘旁边的陈莉纱她们表示当事人都不慌,她们慌什么!至于其他的他们一

  • 爱你恨你,问君知否?在线阅读那一幕

    第二天,六点钟。当李子墨早早去洗脸,现家里人都已经起来了。李子墨想去和村民们说声告别,毕竟村民们帮他交了学费。“哥哥,你去哪里?”“妹妹,我去跟叔叔伯伯们告别来,中午哥哥要去上海了。”“哦。”李子墨的爸爸妈妈听了后,都满意地点点头。因为父母现,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当李子墨回到家里时,已经是中午,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