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幽夜如梦第三章

作者:天山小白兔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夜幕降临之时,终于有一股带着水气的风降临罗马,它穿过城市的巷道,跃过砖石所砌成的屋角,擦过乔娅窗前的橄榄树叶子,在她的窗台前游荡,引得吊灯上的火焰也跟着跳动起来。

“杰弗里今天早上就兴冲冲地跟我说看见乔娅在屋顶上飞,这个孩子也不小了,怎么还老是分不清现实和梦境呢。”

卢克蕾西亚一边帮着乔娅将她书桌上的书收拾起来,一边碎碎念叨着。

她跟乔娅一样,有着一头淡金色的卷曲的长发,不过与乔娅总将头发束起来不同,她喜欢自己这头长发,总是任由其在身后如同金色瀑布一般倾斜而下,在黄昏以及灯下时,这头长发的色泽显得格外的美丽。

阿德里亚娜的儿媳茱莉亚.法尔内塞与乔娅分靠在一张卡萨盘卡长椅两边,乔娅埋头看书,而茱莉亚则用自己的右手绞着自己鬓边的头发,笑着说:“这不是很有趣吗?梵蒂冈出现的会飞的女人,那可能是天使呢。”

她的声音柔美动听,说话的时候永远带着一股似有似无的笑意。她仅仅比乔娅大了一两岁,但是无论是身体还是气质,都散发出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风情,用胡安的话来说,这就是婚姻使女人成长。

她出身于一个雇佣军贵族家庭,在十三岁的时候就与阿德里亚娜的儿子奥尔索订了婚,带着三百弗罗林金币的陪嫁来到了奥尔西尼宫,因为奥尔索比她还要小几岁,所以直到这一年的春天,她才与奥尔索完成婚礼,婚礼还是由罗德里戈主持的。

乔娅当时也带着弟弟妹妹们参加了那一场婚礼,十六岁的茱莉亚身披白色绸缎嫁衣,面容甜美,眼波如水——不是看她丈夫奥尔索,而是盯着六十岁的枢机主教罗德里戈。

在胡安“乔娅你看看新娘子多漂亮等你结婚的时候肯定比她更漂亮”这样的噪音中,乔娅从这两个人的眼神往来中又看出了一部属于意大利的浪漫传说。

而婚礼结束之后,奥尔索被罗德里戈派往波吉亚家位于巴沙内洛的一处山庄,学习如何带兵打仗,而他留在家中的美丽妻子茱莉亚,成为了罗德里戈的又一个情妇。

乔娅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除了“不愧是意大利人呢”这个感叹外,偶尔去罗德里戈的寝宫时,还会盯着罗德里戈那张虽然鬓发花白但仍极具魅力脸,然后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浮出一个上辈子常用的成语:

宝刀未老。

茱莉亚相貌美丽,性格也柔和而爽朗,与卢克蕾西亚关系十分亲近。她知道乔娅不喜欢说话,只喜欢待在家里看书,所以也会带一些阿德里亚娜列为禁/书的书籍回来送给乔娅。

那本《十日谈》就是她托自己哥哥从其他城市弄过来的。

乔娅合上书,侧过头看了一眼正背对着她整理书籍的卢克蕾西亚,又回过头来,对茱莉亚笑笑说:“我觉得会被教廷说成是巫女,”

这时在任的英诺森教皇在几年前就已经发布通谕,谴责巫术迷信,整个欧洲都掀起了一股捕杀巫女的风潮,一时间在欧洲女性之间引起了不小的恐慌。

茱莉亚听她这么说,赶紧坐直了身体,严肃道:“乔娅,你可千万别乱说。”

乔娅笑着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是开玩笑的:“不过是听说上个月苏比亚科烧死了一个异乡女人,所以有点感触罢了。”

在这个时期,单身多年或者丈夫早亡,更甚者还有独自出现的异乡女人,大多都会被说成是巫女,然后被民众施以火刑。

乔娅在以前就曾感叹过,如果当年穿越的时候不是魂穿,而是身穿的话,就凭她一头的脏辫、连帽卫衣、牛仔短裤、小腿上的黑猫纹身、红色AJ鞋子以及手里拿着的一块滑板,估计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要被绑上火刑架了。

她从长椅上起身,将手中那本书放回了书橱里,此时卢克蕾西亚也将她那张平时堆满了各类书籍的书桌收拾了干净,双手叉着腰,白净清秀的小脸上一脸的骄傲:“乔娅放心吧,在你去佛罗伦萨的这段时间,我会守护好你的书桌和书橱,让阿德里亚娜发现不了你书橱里的小秘密!”

乔娅笑得眯起了眼:“那就拜托卢克蕾西亚了。”

待四下安静之后,茱莉亚便带卢克蕾西亚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乔娅摈退了准备伺候她洗漱的侍女,待在窗前干坐了好一会儿。

白日里阳光明媚,入了夜月色也极为明朗,坐在窗前时,除了赏月,也还能感觉得罗马城夏季最为稀有的风,她打了几个呵欠,本想从书橱里找几本书来看,又想着卢克蕾西亚刚刚为她收拾好了书桌和书橱,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她再弄乱的话,少不得要被那个小姑娘皱着眉头奶声奶气地教训,于是便硬生生忍住了。

直到四下彻底安静,庭院回廊的科林斯式立柱之前不再有幢幢人影,她才从那把椅子上站起身,关上了窗户,又拉起了只有冬天才会用上的天鹅绒窗幔。

在月光被窗幔阻挡在窗外之后,屋内只剩下了烛光照明,火焰在石英挂饰之间飘动,在地上投下一缕缕金银交织的光。

拉窗幔仿佛是一声号令,乔娅原本带着些困倦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有神起来,她提着亮缎裙摆,小跑到了屋子内四柱床的地台前,蹲下了身,从床底下取出了一套颜色朴素的衣服来。

她取下头上的珠链,将头发编成了两条辫子,用一条黑白相间的头巾仔细缠住,又脱下了身上花纹艳丽而华贵的长袍,将那套颜色朴素的男装套到了身上。

仅需十分钟,波吉亚的小姐就能变身罗马街头的平民少年。

少了那条华贵的长袍,乔娅也步伐都更加轻快起来,她拉开了窗幔,打开了木质百叶窗,跃上了窗台,在观察到庭院里并没有人影走动之后,她伸出双手挂在了窗顶凸起的过梁上,双臂发力,撑着整个身体爬到了过梁上。

而这并不是她的终点。

她借着月光的照明,右腿使力,然后凌空跃过了自己窗前那棵翠绿欲滴的橄榄树,落在了临近的另一扇窗户的过梁上。

这也并不是她的终点。

她像是一个身姿矫健的攀登者,在这栋建筑上攀爬跳跃,又从房屋的屋檐相连处一路奔跑跳跃,经过奥尔西尼宫中心处的喷泉花园,来到了东南角的塔楼前,踩着塔楼窗户的拱形过梁,爬上了塔楼的最高处。

从自己房间的窗户,爬到这出塔楼楼顶,她仅仅花了二十分钟。

经过一系列的攀爬和跳跃,她的气息已经有些乱了,不过她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站在了边沿处,向远方眺望。

梵蒂冈城位于罗马西北角的梵蒂冈高地上,尽管奥尔西尼宫塔楼并没有如同梵蒂冈宫那样绝佳的位置,但是登上顶点,仍能将罗马城的灯火尽收眼底。

这个时候的罗马,并没有从中世纪时期的黑死病肆虐的噩梦中完全脱身,贫穷地区每天仍有无数人死于瘟疫,再加上英诺森教皇全身心都扑在了奢靡的生活,以及筹备十字军东征土耳其这件事上,教廷金库亏空,教皇甚至需要在棕枝主日的时候典当主教法冠来购买棕榈叶,分发给人们。以至于圣职买卖泛滥,教廷公然高价兜售赎罪券,你只需要花上一部分钱,买上一张赎罪券,就可以被赦免掉盗窃、抢劫,甚至是杀人的罪责。

于是罗德里戈向来不允许住在奥尔西尼宫的几位尚且年幼的小姑娘独身前往罗马,出于对于折磨了欧洲数百年的瘟疫的惧怕,也处于独身女性的人身安全的考量。

十五世纪末的罗马,往昔帝国荣光不再,变成了一个犯罪者的天堂,安居者的炼狱。

但它同样也是繁华而喧闹的。

只是从那一片片闪烁的灯光,就可窥见千年前的繁荣模样。

乔娅是去年才知道这个地方可以远远望见罗马城的,当时胡安兴冲冲地带着她来到塔楼门前,说听奥尔西尼宫的侍女们说,说塔楼的高度刚好可以将半个罗马城尽收眼底。只不过阿德里亚娜为了孩子们的安全着想,将塔楼的门上了锁,禁止他们爬上塔楼的,于是直接从从大门上楼是不太现实的。

“我还真是想看看从这个角度俯瞰罗马是什么样子的。”胡安垂头丧气地说。

乔娅当时并没有说话,只是揉了揉他头顶柔软的棕色的卷发。

当夜,她换上了偷偷藏着的少年衣服,在奥尔西尼宫的屋顶上奔跑,然后爬上了塔楼楼顶。

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跑酷。

这个身体才十几岁,稚嫩得很,无论是体力、肢体力量、还是反应能力,都比不上曾经的她,她爬上塔楼时,已经累得喘不过气来,只能靠在楼顶上的干草垛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拖着渐渐从极限状态恢复过来的身体,走到楼顶边缘,去欣赏罗马入了夜时的万家灯火。

她想到了曾经的自己。

通过自己的手去攀越高峰,通过自己的脚去跨越沟壑,站在高处所能望见的风景,真的很美。

这也是她当初练习跑酷的初衷。

总有一天,她会跨过这道墙,去到没有任何塔楼可以阻挡住她的地方。

乔娅在塔楼上待了好一会儿,才又沿原路返回,只不过她在翻窗回到自己房间之前,察觉到窗幔被人动过,便直接从窗顶过梁跳到了门廊上,再沿着立柱一跃而下。

她拉开了头巾,任两根长长的辫子垂到肩头,捋了捋鬓角处的乱发,调整了呼吸和表情,推开门,走进了屋内。

灯光入水,清晰地照亮了屋内的所有家具与陈设,以及穿着白色修米兹衬衣,黑色肖斯长裤,坐在书桌前那把但丁椅上的少年。

他有着一头深褐色的头发,柔柔地垂在他的肩膀上,这似乎是波吉亚家族代代遗传的特性,每一个人的头发都是柔软而又富有光泽的,只不过他的面庞并没有像他的头发那么柔软,他的眉头压得有些低,使得整张脸充满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戾气,然而浅蓝色的眼睛却又澄澈得如同不掺任何杂质的山涧溪流。

他并没有奇怪乔娅身上的男性装束,只是语气淡淡地说:“书桌这么整洁,看来是卢克蕾西亚来收拾过了。”

“你知道的,小丫头不会放过数落我的机会。”乔娅面不改色走过他身后,将手中攥着的头巾扔到了自己的床上,“切萨雷,你这么晚还没睡,是有什么事情吗?”

“听说你要去佛罗伦萨?”切萨雷侧过头来看她,“看来你知道了?”

乔娅倒是有些意外:“看来你早就知道了。”

“也没有很早,也就今天早上吧。”切萨雷从椅子上站起身,将纤长的四肢舒展开来,“我一直知道母亲有一个妹妹嫁去了佛罗伦萨,前不久差了信使过来,而母亲收到了信之后犹豫了很久,才写了封信寄到了父亲的宫邸,而今天父亲就把你单独叫了过去。”

乔娅笑了笑:“我倒不知道你会对这些琐事感兴趣。”

切萨雷也笑了笑:“父亲教育的,要善于观察。琐事也能决定胜败。”

“你做到了。”乔娅开始解开自己的辫子,“需要我说什么?你赢了?”

“不,我是来道别的。”切萨雷敛了敛笑容,“我要去比萨大学了。”

罗德里戈早有想法将切萨雷和胡安送去大学接受大学教育,切萨雷之前也在佩鲁贾大学学过法律,于是乔娅倒不觉得意外,她解开了一根辫子,随口问道:“学习什么?是你想学的军事理论吗?”

“不,是民俗和教会法,以及神学。”切萨雷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

这时乔娅抬头看了看他,正对着他带着几分寒意的蓝色眼睛。

“这只是开始,这并不重要。”他说,“我想要的,我会拿到的。”

延伸阅读

心雅加盟  http://www.fotofinishdigital.com/aqpu.shtml
壁纸漆是一种通过专门设计的模具,用于墙面印花的特种水性涂料。图案逼真、细腻、无缝连接

菲斯瑞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fotofinishdigital.com/gbtc.shtml
中国的品消费每年都以惊人的速度保持着增长,LV、GUCCL、DLOR、GHANEL等

凯胶龙设备加盟  http://www.fotofinishdigital.com/scy5.shtml
湖北凯胶龙体育设备有限公司,与国营武汉供销总社合作,是聚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体育

鹏飞加盟  http://www.fotofinishdigital.com/xjot.shtml
鹏飞塑胶座落于中国塑胶原料交易重镇东莞市樟木头,成立于2001年2月,是一家在竞争激

乐贝尔加盟  http://www.fotofinishdigital.com/uno5.shtml
乐贝尔是深圳市前海乐贝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通过专业精湛的婴幼儿食品跨境电商

进强加盟  http://www.fotofinishdigital.com/p0nu.shtml
进强照明是中山市进强电器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位于广东省中山市中山市。主营LED户外

龙熙门窗加盟  http://www.fotofinishdigital.com/ntj.shtml
现在成功创业的人不多,我觉得自己做生意还是要找可靠的品牌,我们的门窗不仅工艺好,还有

腾泰加盟  http://www.fotofinishdigital.com/ndep.shtml
腾泰车载用品总部是一家生产销售汽车车载支架且拥有多项的厂家,秉持自主开发自主创新的经

易事达加盟  http://www.fotofinishdigital.com/xr0s.shtml
易事达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LED产品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易事达光

安顺堂保健品加盟  http://www.fotofinishdigital.com/dlgk.shtml
安顺堂保健品人以市场需求为决策源点,不断寻求和开发市场前景好,竞争力强的适销对路产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降临之最强传承在线阅读跟我走

    上次弹钢琴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顾无瑕坐下后有努力的在思考,可能是十年?还是十一年?不记得了,反正打那以后他就没有再碰过钢琴了。坐在钢琴前,几乎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才阻止了自己不要发抖。酒精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但手指抚摸上琴键的一瞬间,他瞬间便醒了一半。昏头了!?怎么答应杜天天胡闹……又抬手摸了摸脸上的口

  • 特种兵之我前世是一名杀手第3章在线阅读

    看到父亲和平时对自己都很好的叔伯们都是一副伤痕累累的样子,小峰一时间呆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在自己印象中,父亲和这些叔伯都是很厉害的,平时进山狩猎几乎都是满载而归,虽然也有受伤的时候,但那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伤,修养个几天也就差不多了,但是眼前的一幕有点超出自己的想象了,其中一位叔叔甚至无法自己

  • 从14岁开始当族长皇家金身

    重伤的费泽抓起官旨一看,上面的官印散发着金色的光芒。他浑身都颤抖起来。真的是郡太爷的官印!官印材质特殊,是没办法造假的。费泽发疯一样抓着头发。郡太爷居然撤了我?为什么?为什么?赵易淡淡道:“费泽,天上地下,没人救的了你。”“你和郡太爷是什么关系?”费泽抓着官旨,惊恐地看着赵易。除了费泽,其他人此时也

  • 黑白记忆1第10章在线阅读

    面对宁一鸣要求“同房”的邀请,林轻稍微想了一下,便同意了。节目组本来就安排好,每两人住一个房间。就算她拒绝了宁一鸣,也会被安排其他的男性室友。这样想来,还不如和宁一鸣住一个房间。毕竟这几天来看,宁一鸣脾气也很好,反射弧极长,不像个有心计的人。再说了,她力气这么大,就算有人抱有坏心,她也不是不能对抗—

  • 火影之霸王崛起第4章在线阅读

    “哎呀!真惨!”小影看到房间里的女尸,忍不住捂住嘴叫了一嗓子。“唔……”“大人?”小影疑惑地看向萨姆。“呕……”萨姆捂着嘴,靠着墙干呕起来。“大人!萨姆大人!”小影焦急地看着萨姆,想给萨姆拍拍后背,可他太矮了。手忙脚乱地转悠了两圈之后,小影突然灵光一闪。他蹦一下拍一下萨姆的后背,蹦一下拍一下萨姆的后

  • 次元七界游在线阅读第4节

    在经历了跳车,厮打,抢方向盘等一系列危险动作后,叶可可放弃了负隅顽抗,乖乖坐在车里,决定走一步算一步,此时此刻保命才是最要紧的。她可不想明天**版的头条是——当红女星午夜遭谋杀,凶手残忍将其抛尸公路!车窗两边是飞速掠过的海岸线,约摸半小时后,车子平稳的停在一栋两层靠海别墅前。叶可可知道这地儿,A市著

  • 网王之绝色少年在线阅读第5章

    六一的前一天傍晚,肖美珍在楼下的水笼头洗菜,对方雅说:“明天我们搬家,提前了。”“嗯。”方雅点头,乌溜溜的眼晴绕着石桥转了一圈,既感到高兴又有点落寞。石桥下野地里,爬出一树月月红,开了不少单瓣的小花,娇娇弱弱的淡粉,花瓣颜色像夕阳中的云朵。方雅想,她还没有学会画月月红。不过比起这个,她还是更愿意早点

  • 恐怖自习室在线阅读老婆好凶

    熟悉的小公园。熟悉的步道。让夏阳陷入了回忆之中。2015年的夏天,每个傍晚,他都会牵着的薛小婵的小手,跟她一起在这里散步。在小山顶,相偎相依,看夕阳徐徐落下。待余晖散尽,他才恋恋不舍的把她送回家,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夏阳抬头向那熟悉的方向望去。老婆在家!她刚洗完头,习惯性的只吹了个半干,正坐在小阳台

  • 白岳传奇在线阅读第5章

    三日之期,转眼间到了。同三天前相似的场景。绝尘殿前,莫羽汐一身白衣,束起马尾。南宫一如往昔,只是,他素日背在身边的琴,今日换成了一把剑。莫羽汐在到来的众掌门中寻觅,最后对上温掌门的眸,温掌门目光温暖,不过在看到羽汐腰间无任何配饰时,神情浮出一抹哀伤。羽汐向温掌门示意微笑,表达了内心的感激,只是...

  • 玄幻都市之我是老师系统在线阅读第4节

    弦乐一身奇装异服在人类村子城镇里走着,引来行人频频瞩目。唉,看来她在人群走是个错误的决定。弦乐拿出纸鹤向空中一丢,一阵烟雾过后原本小小的纸鹤变得异常巨大,弦乐坐上纸鹤朝空中飞去。“啊!!!”“妖..妖怪!”弦乐这一举动引起巨大的骚动,他们就说这个长得漂亮穿着怪异的女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原来是妖怪!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