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太子妃替身日常之娘子的本分

作者:沤珠槿艳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昏睡了两日,醒后只吃了一小碗白粥,两人刚把饭端上桌,俞陶陶的肚子就咕咕响了起来。

她不好意思地看了俞风一眼,俞风刚坐下拿起筷子,示意她一起吃饭,似乎没有注意到刚才的响声,俞陶陶松了一口气,要是让他听见了,肯定又要取笑自己了。

她端正了坐姿,这才看清那笼屉里蒸的是包子,也不知俞风包的什么馅,那香气勾人得很,俞陶陶咽了咽口水,小心地拿筷子去夹了来,那热气腾腾往外冒,她轻轻一吹,脸上都被烘得热了起来。

她只好先把包子放在一旁,又看到旁边一个碗里的肉块,她想问问俞风这是什么肉,但是头脑中无端冒出“食不言”三个字,让她把到了口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自己夹了来尝,才知晓这是兔肉。

俞陶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吃就尝出来了,转念一想,许是俞风常常打猎,自己吃惯了,便也能尝出来了。

俞风看她吃得小心翼翼,笑道:“怎么?不合胃口?”

俞陶陶见俞风问她话,便也开了口:“没有。”

“你不饿吗?肚子空了好几天了吧。”俞风把菜碗推了过去,“怎么吃那么慢?”

俞陶陶在俞风打量的目光中憋了半天,才小声说道:“吃得快了,不合礼仪。”

俞风轻笑了几声:“我们夫妻二人过日子,要什么礼仪,你放心吃就是了。”

俞陶陶抿了抿嘴,应道:“好。”

她这才放开了,饿了这么长时间,吃相哪里会好看,这时也顾不得了,一手拿着温热的包子,一手夹着碗中的肉,和着稀粥就一股脑往下咽。

俞风这会儿又道:“慢点,别噎着。”

俞陶陶不理他,碗里的粥见了底后,她站起身,忙不迭把碗筷垒了起来:“我来收拾。”别的不会做,洗个碗总没什么难吧。

俞风看她急匆匆的样子,像是生怕自己会跟她抢似的,他眼里先是闪过一丝不解,随后不知想到了什么,欣然点头。

俞陶陶就抱着碗筷走到灶前,往灶台上一放,看到一旁有个水缸,就拿了木瓢去舀水。她刚打算把碗泡进盆里,就听俞风在身后叫道:“娘子,碗泡锅里就好,那不是还有蒸包子剩的热水吗?”

俞陶陶脸一红,默默把放下了手里的碗筷,把水添到了锅里,泡进去碗筷,用手细细搓洗。

“娘子,墙上挂的有丝瓜瓤,用那个洗。”

俞陶陶*气似的取下了挂在墙上的东西,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会洗……”

俞风听见了,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地靠在门边看她:“娘子,你受伤后,较从前倒是变了许多。”

俞陶陶当他夸自己贤惠,欣喜道:“是吗?”

“嗯。”俞风冲她一笑,细细道来,“以前娘子是从来不屑于做这些的,家里所有事务都是为夫在打理,娘子吃穿用度往往都要挑好的,为夫只好多多辛苦奔波,供娘子吃穿。”

俞陶陶把头低了低:“是、是吗?”

她心里羞愧不已,原来自己竟是这样好吃懒做。俞风每日辛苦养家,回来连口热汤饭都吃不上,还要照顾自己,自己身为人妇,实在是没有尽到本分……

“是啊。”俞风叹了口气,一脸无奈,“不过也亏了娘子十指不沾阳春水,你看看你那手,是不是纤细白嫩的?这每日的糙活细活都不用娘子来做,所以娘子养了一身好皮肉,夜里抱起来舒服的很,这么看倒是为夫赚了……”

俞陶陶刚刚还在想,自己要学着准备饭菜,给在外辛劳的俞风准备些热水,让他能在每天归来时感受到家的温暖……结果俞风说着说着就拐到了别处,她幽怨地瞪了俞风一眼,把他剩余的话给堵了回去。

俞风见好就收,识趣地闭了口,笑吟吟地看着她,俞陶陶也收回了目光,眼眸低垂,低着头轻声说道:“以后……我会学着做的。”

俞风挑眉,张了张嘴,俞陶陶一看他那架势,就站起身掐死了他的话苗:“水倒哪儿?”

俞风走过来想要接过洗涮的水,俞陶陶身子一移,紧抓着盆子不放,执拗地看着他。

俞风收回了停留在半空中的手,冲门外点了点下巴:“泼外面就行,今个天好,不多时就能干了。”

俞陶陶端了水推开门,刚举起胳膊就就看到一个穿着桃粉色衣服的身影,泼水的动作却来不及收回了,她心一揪,急忙大叫了一声:“当心!”

那女子刚听到声音,还来不及躲避,身上就被泼了个半湿,水湿哒哒地顺着裙子低落下来,颇为狼狈。受了这突如其来的惊吓之后,她抬起头来看着俞陶陶,脸上已浮上了一层薄怒。

俞陶陶尴尬地放下了手中的锅,快步走上前去:“你……可还好?是我不小心,得罪姑娘了!”

那女子却不肯让,揪了揪自己的裙子,埋怨道:“好什么呀……衣服都湿了。”

如今正值初冬,俞陶陶怕水浸了她的棉衣,连忙伸出手想要拉她进屋:“先来屋子里烤一烤吧,我给你找身干净衣物。”

从刚才起就一直没有说话的俞风凉凉道:“家中没有多余的衣裳。”

俞陶陶有些局促:“那……那就先来烤烤。”

“家里炭火不够了,灶火早就熄了。”俞风突然走上前,把俞陶陶拉了回来,“我代娘子向姑娘赔罪了,衣裳已湿,姑娘还是快请回吧。”

那女子脸色白了白:“俞风,你不记得我了?”她又上前了两步,“我昨个听到你回来了,今儿就想来看看你,你怎么说这样伤人的话?”

俞风面不改色:“在下愚钝,实在不识得姑娘,还请回吧。”说完就在那女子一脸的惊诧中关上了门。

俞陶陶不明所以地被他拉着进屋,回头看着关闭的大门急道:“本就是我们不对,你怎么……”

“我今早去借了女儿家的衣裳,村里几个好事儿的肯定传了出去,去年有人来替那女子说媒,被我推回去了,如今他们听说我成亲了,肯定要添油加醋地传到她耳中,她今儿个就是寻个由头看看我屋里人罢了。”俞风说到这里,嗤笑了一声,“不成想门还没进,先被你泼了水。”

说起泼水的事,俞陶陶还心有愧意,这会儿看俞风又拿她说笑,忍不住怨道:“不管是为了什么上门,就这么把人赶走总是不好的。”

“管这些做什么?”俞风眯着眼看她,“横竖要惹娘子不痛快,还不如先避了。”

俞陶陶看他一副理当如此的样子,小声“哼”了一声:“我看你是心虚,那女子分明对你还有意,你怕败露了什么,才匆匆忙忙赶人家走。”

俞陶陶说完,心里舒畅极了,腰板也不由自主地挺了挺。她清醒不过一天,谈话间总被俞风噎住,如今好不容易捏了点儿话头,也要呛一呛俞风才行。

谁知俞风却面无惭色,揶揄地看着她,好像偏不随她意,“是啊,娘子莫不是吃醋了?”

俞陶陶刚刚生出的些得意被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又给掐灭了,她忿忿地看了俞风一眼,想到自己在家中的地位,又把反驳的话默默吞到了肚子里。

她识趣地闭上了嘴,免得再吃口头上的亏,眼睛一瞥,又看见了俞风那张弓,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俞风,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弓箭?”

“八九岁的时候吧。”俞风走过来,拿起了墙角的弓,细细擦拭着,“那时我流落到这里,跟着村里的猎户学了些本事,好歹也能养活自己。”

“那么小啊……”俞陶陶一想到俞风那么小的年纪就要为了生计出入山林打猎,不免有些心疼。那个年纪,自己应该还好生娇养在家中吧,但她细想了想,却想不到什么年幼时的温情画面。

怎么就……把过去都忘了呢?

俞陶陶心里想着,面上就盯着俞风出了神,俞风却不像往日那样调侃她,而是低下了头,没有看她。

少顷,俞陶陶才反应过来,两人都沉默了许久。她想起了自己原本打算的正事,不大自然地清了清嗓,问:“俞风,你这弓箭……是自己做的吗?”

“嗯。”俞风这才抬眼看她,“怎么了?”

“能不能也给我做一把?”俞陶陶想了半天,用手比划了两下,“这么大的,我能拿得动就行。”

俞风闻言却笑了起来:“怎么?娘子也想打猎?”

俞陶陶嗫嚅:“我……左右在家中也无事,帮不上什么,跟你学着打猎补贴家用也好。”

“哪有叫娘子出来补贴家用的?”俞风不以为意,放下弓箭看着她,“娘子在家中给为夫缝缝补补衣裳,备些热汤热水,我就知足了。”

说完,他不知想到了什么,上下打量了俞陶陶一番,又补道:“还有,你好生养着身体,最近清瘦了不少,抱着有些硌手,你吃胖点,我晚上抱着才舒服,才能睡得好,睡得好了,第二天精神自然也好……”

“别说了!”怎么好端端地又扯到这个上面来,俞陶陶还是控制不住脸红,慌乱地转过身去,背着他撇了撇嘴,“你若不愿意教我,那就算了。”

俞风见她自己在那别扭,忍不住笑了:“哪里是不愿意教你?男女体力本就不同,你若打着玩倒也可以,补贴家用就罢了。”

俞陶陶转过身来,有些泄气地看了他一眼:“过去都是你在养家,如今我也想为家里做点什么,可我好像什么都不会……”

俞风听了,似乎也觉得有道理,往身后一靠,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娘子若真的想做什么,那能做的可就多了……”

延伸阅读

未若寒兰自飘零之杨小西和迪丽热八(2/3)(7)  http://www.coderlin.cn/n7jp.shtml
初春时节的横殿并不暖和,不过今天倒是个例外,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让人忍不住想伸个懒腰,

系统要我捅他[穿书]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coderlin.cn/60sr.shtml
“要成为元素战士,就要猎杀元素兽,被猎杀的元素兽要符合三个条件:第一,元素兽要有绝对

从今天开始养凤凰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coderlin.cn/sx2p.shtml
走进客厅,不用托尼介绍,费林就看到空地上摆着一个一人高的做工精致的房间,不,准确的说

玄界之巅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coderlin.cn/ekr.shtml
阿富汗地区,某美军基地。在众人以及摄像机的注视之下,托尼装逼般的说了一番话后,按下了

开局假装在外地买了别墅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coderlin.cn/grgw.shtml
那梦想的浮华,是那恰逢盛开的绚丽。但后来才知一切都不重要,只要有你就好了。——选自《

骄阳似火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coderlin.cn/suy3.shtml
“你怎么没有戴帽子?怎么就穿衬衫啊?不用穿一个帅气的风衣,再戴个墨镜吗!你的眼镜能不

[综穿]穿越之配角记事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coderlin.cn/a07n.shtml
我并不是那种能够揣着问题安心工作的人,中午趁着主编不在,偷偷溜出报社。照着杨平给的地

抢了老攻金手指[星际]之第十章(10)  http://www.coderlin.cn/npui.shtml
第十章周末的游乐园人山人海,很多**项目前都排起长队,小樱抬头看着尖叫声不断的云霄飞

非人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coderlin.cn/yqef.shtml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莫谈,凝兵之器,又是一把玉剑。”莫剑嘴角已经咧到了天上,

七寸元神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coderlin.cn/g0xb.shtml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路痴,沐瑶打算御剑下至崖底看看。身子欲动未动之际,腰间的玉牌微颤,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SCI谜案集(第五部)之、灵魂融合(四)

    回到墨家后墨轩就一直昏睡,一连七天没有的醒过来。这可把墨家人急坏了,着急也没什么有效的办法,关键是不知道这么办。他们家没有一个古武修者,没办法直接联系上墨轩的外公,之前墨轩有任何问题时,墨轩的外公就派人前来。走的时候也没说这么联系,只是说让墨轩把那块碧绿的玉符随时戴在身上,墨轩有什么事,他自然能感知

  • 和前男友炒cp的日子在线阅读第5章

    《弗洛伦蒂诺·佩雷斯的皇家马德里,何去何从?》“明知后防老化、耶罗注定离开的情况下还和马克莱莱谈崩,出手了唯一中场铁闸。是的,引进贝克汉姆注定使得这支球队商业价值剧增,从球队新赛季球衣刚上市就脱销就能够看出,佩雷斯的巨星政策为皇家马德里带来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球迷和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但是很遗憾,在

  • 定风流第5章在线阅读

    “那先祝贺兄弟加入问道商行了。”楚文微笑着,总感觉这刀疤男子很对自己的脾气。“那就承兄弟吉言了。”刀疤男子笑着:“也别兄弟前兄弟后的了,如果看得起我就叫我声’莫狼‘吧。““莫狼,那小弟就斗胆这样称呼了,还没报上称呼,叫我楚文便是。”楚文面带着微笑。“别这样酸溜溜儿的说话,我最看不惯那些文人了,说句话

  • 原罪印记在线阅读第四章

    让我们不要去管赵惜韵小同学在看见陪了自己十几年的娃娃、自己辛辛苦苦买的漂亮衣服、化妆品、自己的书被烧了以后是什么样的心情。这一点,我觉得通过现在我们秦逸晨小同学肿的跟猪耳朵一样的耳朵,以及手上的抓痕、腰间青紫的印子当中应该是能够推理出来一些,所以在此就不要多做赘述了,免得各位以为自己走到了家暴片场。

  • 开局有个宰相爹在线阅读第十节

    很显然刘船东下的这个决心还是有点晚了一些,于孝天趴在船舷上,看到那条海盗船距离他们仅剩下了一里多地的距离,几乎可以看到船上的人脸了。远远的可以看到海盗船上挤满了黑压压的人,海盗的船不大,但是船上看架势至少也要有个二三十人,在人数上海盗已经超出他们这条船上的人数一倍左右,而且海盗们每个人似乎手中都举着

  • 悟圣天躯在线阅读他居然就走了?(六更求收藏求一切!)

    老板是认得阳蜜的,她也算是老顾客了。看到她前来,满脸笑容可掬的迎了上去。听到阳蜜的要求,老板立马招呼了一下厨房。看到出来的是一个比较胖的中年人,阳蜜皱着眉头问:“老板,上次厨师不是这个啊?”“哦哦,那可能是林厨师了,阳小姐,老王,你进去吧,把林厨师叫出来。”经常会有客人指定某一位厨师做菜,老板倒是见

  • 交换的梦境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三次泰伯纪元的第九十年,亦即地联成立的三百四十五年,东亚华夏地区。在大灾变成为过去,人类复兴以来,这片自古传承不断的土地上的人民又重新崛起,成为了地球唯一合法政权地球联合国家的重要组成部分。地联的总办事处秘书局及人口理事会便坐落在华夏的北新京。全球人类都统一的团结在地联之下,应付大灾变后世界的后遗

  • 我成了诸天反派扛把子在线阅读第六章

    第六章周鹭抬头一望,只见来人留着长度刚过下巴的短发,发尾微卷,刘海如半月型一般划过额头,发色也被染成了时尚的浅棕巧克力。这是宋月笙的亲姐姐,宋菁。周鹭以前和宋菁有过两面之缘,两次会面都不愉快,所以对宋菁,周鹭印象深刻。她从地上挺身而起,打算越过宋菁,继续寻找出口。然而,一只手却先一步抓住了不老实的小

  • 三生三世梦回还闹乌龙争风吃醋

    说来也巧,张日山一出车厢正好瞅见在列车外头躲躲闪闪的齐铁嘴。只见齐铁嘴绕着列车走了几步,掐指算了那么两下,就急匆匆地跑到了一个亲兵面前。“诶,告诉你们家长官”,齐铁嘴煞有其事的说,“在下家里还有点事,就先行告退了。”“八爷!”张日山示意打算上前阻拦的亲兵退开,眼睛一眯就叫住了抬脚要走的某人,一早上的

  • 我在六十年代为地府服务在线阅读第7章

    周知在男厕侮辱女生这种事,说出来是没人信的。暗恋周知的女孩子虽然没有暗恋晏行的多,但基数也不会小到哪里去,偶尔也会有勇士前来表白,却都无一例外地被拒绝了。再加上周知这破烂脾气,如同一个行走的□□桶,让人完全想象不出周知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有段时间,承砚甚至风靡着“周知根本不喜欢女的”的传闻。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