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百变奥特曼之神君依然没疯(4)

作者:小五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是夜,京城街上灯火通明,好不繁华,温久坐在软塌上,面前桌上摆了一个小香炉,香炉里焚着香,温久煮着茶,在房间里独自一人,面容平静,内心却早已被今天卧松云的一举一动,弄的躁动万分。

卧松云按照嬷嬷的交代,打了一盆温水端到寝宫中,寝宫大殿案牍前坐着温久,他在批阅今天的奏章,卧松云端着水问道:“神君是现在洗漱吗?”

温久不语,只是批阅着手中的奏章。卧松云第一次来当差什么都不懂,就端着水盆站在他面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有点端不住水,洒出了一些。

在里屋的某久听到动静,送到嘴边的茶停住,他眉梢微动,放下茶杯,起身走出内阁,看到在外面对着自己分。身磕头请罪的卧松云,扶额叹道:“你在干嘛?”

“嗯?”卧松云听到清冷的声音,一下子就知道是温久,她顺着声音看过去,看到温久朝自己走过来,顿时觉得自己疯了,“神......君。”

温久站到她跟前,负手而立:“嗯,你对着本君的神识分。身磕头做什么?”

“啊?”

“你随我进来吧。”他摇了摇头,挥手间洒了一地的水尽数收回盆中,“一会你准备沐浴的东西就好。”

卧松云看着案牍依然没有其他任何动作的“温久”长舒一口气,她吸了吸鼻子,点头:“是。”她跟着温久走近内阁,闻到了房间里淡淡的香味,不知道为什么让人很舒心。

温久坐上软塌,重新端起方才放在桌上的茶杯:“坐。”抿了一口茶,有些凉了便将剩下的倒了,重新斟了两杯。

“我坐?”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边,小声地问了一句。温久抬起头看着她,没有说话,卧松云也明白了他眼神中的意思,乖乖地坐在了温久的软塌上,但是不敢端起温久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

在她觉得尴尬的第不知道多少分钟后,温久问道:“怎么了?做本君的弟子,很不开心?”

“弟弟......弟子?”

“本君依稀记得,你在白日里与本君在祭祀台下说话,并不口吃。”温久抿了抿嘴,“为何来了宫中,本君与你说什么,你都结结巴巴的?可是有人在你的饭食里下了毒?”

为何卧松云觉得这个神君,好幼稚......

“本君说了,本君不如传闻中所说。”

“嗯......嗯?!”

温久眼中有些许的笑意:“你刚刚心里不就在想这些吗?”他顿了顿,看到卧松云红起的耳根,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逗你了,你有什么想说的。”

卧松云许是口渴了,小心翼翼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余光还在看温久的反应,她摇了摇头:“没有。”

“你是想如何和本君一个屋檐下?日日都如此?本君这么觉得,你好像并非这样腼腆之人。”虽然这是转世,但是温久坚信卧松云是一个就算死了转世,也要在下一世活的潇洒招摇,面前的这个人明显不对头啊。

卧松云也明白温久说的日日都如此是什么意思,但是同一个屋檐下是什么东西?明明她住的是偏殿,温久老人家住寝宫正殿,虽然的确离的很近,但是由于皇宫改建,偏殿和正殿隔开,中间多了一条小河,河上建了一座小桥,严格来说,不算是一个屋檐下。

还有一点卧松云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温久老是在说自己是她的弟子,她便问道:“神君说民女是您的弟子是什么意思?”

温久想了想,道:“你觉得呢?”

“民女以为,民女不算是神君弟子。”

“仙山的弟子对本君来说也是弟子,不过并非是本君徒弟,你灵脉并不新奇,对法术的悟性也不高,本君不会收你为徒,你大可放心,也不必在本君面前如履薄冰的,本君虽不说传闻中那样,但性情自认还算随和。”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到卧松云低下了头,才发现自己刚刚的话好像说的太过直接直白,但是他心里说这些话却有另外的原因。

他与她孽缘的开始,便是自己在神界收了她为徒,温久太怕故事重演,他害怕面前的这个人离开自己,又怕她爱上自己,离不开自己,他默了一瞬才开口:“本君没有其他的意思,也无意攻击你。”

“民女明白。”卧松云还是低着头。

“对了。”温久道,“你不用再自称民女,称我就可以。”

卧松云听到这句话才重新抬头,温久此时已经望向了窗外,没有看她,卧松云好像突然想起来了,白日里在祭祀台下,温久走到自己面前,身上有一股让人莫名安心的淡淡的香气,在温久离开后,鼻尖依稀还能闻见,她喜欢这个味道,感觉十分熟悉,直到进了这个房间她才知道这是温久日日焚的香,竟然有一丝的失落,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就感觉,自己觉得可以给自己安心的感觉的,是他又不是他。

夜有些深了,温久让她回去睡了,自己也躺倒床上,来人间这么久,还真习惯了人间的生活方式,他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他坐在床边,发现今天没有人来叫自己起床,一睡竟然是到了辰时过半,好在自己原来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留了一个法诀,现在这样的情况,应该自己的分。身已经坐在大殿上处理政事了。

他揉了揉眉心,额角的青筋跳动,温久轻咳了两声,道:“你还不起来?”

他的声音中带着法诀,传到了偏殿还在做梦的卧松云耳朵里,卧松云一个机灵坐起身:“嗯?”

“嗯什么嗯,还不快点过来,是想让本君自己动手打水洗漱吗?”

卧松云没看见温久的人但是光是听到他的声音就已经清醒了,连忙爬起来,三下五除二地洗了把脸,简单的洗漱过后,屁颠屁颠地跑去了寝宫大殿。

“神君。”卧松云朝一脸幽怨地走出内阁的温久行了一个礼。温久叹了口气:“我洗漱的东西呢?”

卧松云这才反应过来:“哦哦哦,我这就去打。”

“此人太过.......蠢。”

温久顿时觉得自己领了一头猪回来,他斜靠在正殿的椅子上,撑着头,等了半柱香的时间,卧松云才端着水到他面前,温久抿了抿嘴,道:“出去候着。”

“是。”

卧松云站在殿门外,拍了拍脑门,心里那叫一个悔啊,她长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活十几年,做的最大的错事就在昨天,她就不应该在那天回温久的话,就应该和她的父亲一样,跪在地上。

温久突然拉开殿门:“我的衣服呢?”

“嗯?”

“为什么每次本君问你话,你都要嗯?”温久眯起眼睛,“你每天要在规定时间叫本君起来,准备好洗漱用品和今天穿的衣服,嬷嬷没有告诉你吗?”

卧松云摇了摇头:“不是神君......把我从嬷嬷那里叫过来的吗?嬷嬷还没来得及说呢。”

“......”

“神君莫气。”卧松云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杀气,“我这就去拿。”

等她端着温久衣服回来的时候,温久已经不在寝宫了,卧松云愣是在寝宫找了他半天,最后气的把衣服扔在一边,自己坐到大殿的台阶上:“让我去拿衣服拿衣服,自己跑了,这什么神君啊?”

她坐着也是坐着,没人教她什么时候要去干嘛,她就随着自己的开心走出了温久的寝宫,刚出去就碰到了一个宫女,卧松云吓了一跳正准备转身回去,那宫女居然朝卧松云行了一个礼。

卧松云停住了脚步,她往前走了一步,那宫女便往后退一步,卧松云嘴角抿着笑,清了清嗓子问道:“神君呢?”

“回大人话,奴婢不知。”

卧松云摸了摸自己的眉心,依稀记得温久好像和自己说过,她比这些宫女什么的地位高,她想了想,接着问:“那你知道神君平常会干嘛吗?”

宫女有些犹豫。

“没事,你说,神君是不会怪罪你的。”卧松云拉着她走到寝宫的院子里,坐在台阶上,也让那宫女坐下。

“那......好吧。”宫女点了点头,“我们其实见到神君的次数不多,也就是宫里的一些传闻,说神君每天早上会去藏剑阁,会在里面坐好久,上次听路过的人说神君会在里面自言自语好久。”

卧松云在这两天已经不太愿意相信传闻中怎么怎么样,但是她还是好奇,她人宫女把自己带到了藏剑阁,这里像是新建的,卧松云还没有走近就已经感觉到了这四周有些变化。

四周的空气变得清爽无比,卧松云深吸了一口气,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人温久的声音:“你在干嘛?”

卧松云一惊,猛地回头,却没有发现温久站的离自己这么近,一头栽进了他的怀里,她刚刚的动作还没停,倒是猛吸了一口温久身上的味道,但是让卧松云诧异的是,他今天没有了那股淡淡的香味,身上的味道很清爽。

“......”

温久低头看着迟迟不肯从自己怀里出去的卧松云,手臂微微抬起,皱了皱眉,还是推开了她,怒道:“你到底想作甚?”

“我没有,我就是来找神君。”卧松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摇头,“神君息怒。”她作势跪下。

温久扶额:“罢了,你随我进来吧。”

他推开藏剑阁的大门,卧松云进去之后,感觉和自己印象里的藏剑阁不一样,她以为走进去之后会看到很多时间无二的宝剑,甚至是仙剑,但是......

四壁什么都没有,只有正中摆了一把幽紫色剑身的一把剑,好看是好看,但是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

延伸阅读

鲤尚网来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nvhe.shtml
鲤尚网来渔具项目介绍:鲤尚网来渔具总部以客户为本,秉承“诚信、负责、出众”的合作宗旨

米洛爱加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g6vk.shtml

振恒昌机械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dz2h.shtml
振恒昌机械镀膜设备研发中心具备各种类型装饰膜层及功能膜层应用领域的研发能力,研究中心

富友支付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n2tv.shtml
富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立志成为中国出众、专职、安全的综合性新兴支付渠道和全方位资金清算

中恒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ni1e.shtml
我公司是一家主营高科技汽车电子系列产品项目的化朝阳企业。公司倡导“专注,信义为本”“

美丽肤泉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xf7r.shtml
美丽肤泉化妆品统一采购原料供法国和中国生产,原料工艺与法国完全相同,支持无论在何处生

神秘野菓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sdy4.shtml
加盟优势:1,超微破壁1200目,更细微,更好吸收(粉末涂抹皮肤即可吸收)2,不添加

映杉玩具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pshf.shtml
映杉玩具与毛绒、布料原料供应厂商有着密切的联系,并与其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成立以来

慈母爱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xupt.shtml
致力于打造的“慈母爱”家纺品牌,以畅导“时尚消费、健康生活”的前卫理念而驰名于纺织品

欧铭加盟  http://www.max-itrust.com/x67x.shtml
欧铭导航仪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宝安区西乡欧铭电子厂的诚信、实力和产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人生第7章在线阅读

    思考了一会儿的崔胜岩觉得她也就一个小女子而儿,还能怎样?于是答应了钒的请求。“好,我们现在就去你那里,你一五一十地告诉我一切的事情吧。”“好。”说完钒就开心地坐上了崔胜岩的车子上。一上车她就被车上的空调味和车子的那种汽油发动机味还是什么味道给熏得微微皱了一下眉。“你们怎么还在用汽油做燃料的车啊?”“

  • 红楼之琮来不救世在线阅读拍卖师赵公明(兄弟们,收藏,评价票,花花刷起来!)

    走进了拍卖厅,耿智朝着四周望了望,这地方倒是不算大,一个拍卖的展台,前面是大厅,大概二十来个座位,大厅的上方依次分布着一十来个小隔间,在最顶峰处则是三个散发着光辉的豪房。整个空间装修的华丽无比,没有现代那种浮燥,但却把古典设计出了耀眼的感觉,更重要的是层次感十分强烈。不过当目光看向大厅中已经落座的人

  • 红楼之禛玉传奇之我保证不打死你(2)

    “哥,你路上注意安全”想容朝哥哥阿流挥了挥手以示告别。“知道了,别担心”阿流也努力抬了抬手臂,尽管小心动作,还是牵动了伤口。惨白的脸上依然挂着笑,直到妹妹进了学校才松了口气。突然,阿流整个身体被人反转过去,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阿流的身前。“你是哪位?”阿流手捂着受伤的胸口,有气无力的询问着对方。“你

  • 嫁娶情异世降临

    莫天突然感觉一阵推力把我往一个地方顶去,这是要出生节奏啊,但是我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生小孩好像没有小孩什么事吧,时间过了十分钟左右只听见母亲大人因发出的疼痛声越来越大,家里忙碌的人越来越多,只听见爷爷奶奶在那指挥下人,十个接生婆已经到了各自在小声的告诉母亲怎么办,便宜老爹在门外团团转不知道干啥。“还

  • 斯先生的独占欲在线阅读极品先天灵宝是垃圾(求鲜花、求收藏)

    “还知道叫我前辈?就是你要收复我狐族?”青丘皮笑脸不笑的轻声道。青丘的话语如水一般温柔流淌在众人心底,但众人还是听出了青丘语言下压住的愤怒。要遭。始麒麟暗道一声。因为跟随了鸿钧百年,自然十分清楚青丘的现在阴阳怪气的模样,这代表她发火了!果然,下一刻,青丘便不给始麒麟说话的机会,身后一根参天白尾如飓风

  • 男主又重生了在线阅读第2章

    “坐就坐呗。”南溪不情愿走在后面坐下。而鹿一鸣坐在南溪后面,这时,宋雨来了,高高兴兴的来到南溪前面。“南溪,我今天好看吗?”宋雨笑嘻嘻的说。“好看好看。”鹿一鸣呆呆的说。“又没问你。”宋雨撇了撇脸。“好看好看,我媳妇能不好看吗?”南溪缓解气氛。“那是。”宋雨更开心了。宋雨正准备坐在,突然鹿一鸣咳嗽咳

  • [综]向死而生初见

    原本简以楼父母想的是这唯一的女儿就留在家里,在本地找份几千块的工作,一两年后找个好的婆家嫁过去。现在谭津淞回来,他提议带简以楼去上海发展,母亲原本有些犹豫,但因为谭津淞拍着胸脯跟她保证,他一定会在上海帮简以楼找一个凤毛麟角的老公。母亲立马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恨不得立刻就让谭津淞带着简以楼走。当然,

  • 斗鱼直播之第一毒奶在线阅读第10章

    张墨摇头晃脑地从地上爬起来,体内无比准确的生物钟告诉他,在距离他晕倒后,已经过去了两天。“很强的能力,极大加强了信息收集能力。”张墨摇摇头,站稳了身子,总结到。“可惜,体内的能量快用完了,大量细胞也破碎了。”张墨闭着眼感受着自己的身体状况。“看来能量还是一大难点,虽然各方面实力都很强,但奈何体内的能

  • 万里太安城第十章

    中考结束当天,走出考场的齐木直子看到了不知道在门口等了多久的爆豪胜己。“你怎么…”齐木直子心里有些纳闷,毕竟自己和爆豪胜己并不是一个考场。而且,自己到底在哪里考试似乎也并没有告诉过他吧。“啰嗦死了,老太婆让你去家里吃饭。”爆豪胜己挠着头,不耐烦的说道。要不是看到了他有些发红的耳朵尖,齐木直子无奈的叹

  • [青蛇]我心在线阅读第一章

    “老头子,吃饭了!”叶峰站在门口扯着嗓子喊道。一棵古槐树下,几个老头正坐在那里打着牌。“我说老叶,你大孙子都喊你多少遍了还不去吃饭?”王大爷露出他那一嘴泛黄的大门牙笑着说。叶峰站在门口等了几分钟也不见老头子回来嘴里不免嘀咕道:“死老头子,我明天就走了本来今天想和你好好喝两杯结果又得让我拽你去!”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