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综]苟且偷生惨柱酱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极夜之鹁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好了,接下来可以去其他的地方看看了。”从房子里走出来,叶及川直接带着姑获鸟和莹草向着町中的方向走去。

庭院和町中就像是被结界隔断开的不同的两个世界一样,叶及川一走进去差点以为自己又穿越了,这里和**里的町中完全不一样,空间大的吓人,群山环绕着两座高高的塔,左边的塔上有一座八岐大蛇的雕像,右边的塔上有一座麒麟的雕像。

“这两个难道就是刷御魂和觉醒材料的地方吗?”叶及川嘀咕了一句就走进了那座代表着御魂的塔。

塔有十层,只有前五层是开放的,看样子他只能先刷这五层了。

不过,就算给他开放了十层,他现在也打不过,虽然现在式神的战斗不需要火了,座敷童子彻底解放了,但他只有姑姑一个输出,肯定打不过十层,在没把食茨玉解锁之前,他估计是不会碰魂十了,反正他现在也不是很缺御魂,刷御魂的目的也只是为了升级。

真是可惜了那些经验加成了,叶及川忍不住叹了口气,他在穿越之前,还有好多加成没用,如果加成还在,他保证最多两个星期就能刷满六十级,他可是曾经在山风超鬼王活动中差点刷进前一百的男人,这点难度根本算不了什么。

叶及川兴致勃勃的说道:“姑姑,我们来试一下吧!”以前都是在**里打大蛇,现在能在现实中打大蛇,一想起来他就有些激动。

姑获鸟点点头,说道:“五层的难度刚刚好,我们先打这个吧!”

然后……

叶及川差点打吐了,五层的难度对于姑姑来说还不算什么,怪都是一轮清掉,但是为了让他能升级涨经验,他们刷了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在现实中刷御魂又不能挂机,叶及川进去之后就一直重复着放星的动作,机械的他都快不记得其他阴阳术怎么释放了。

刚开始看到大蛇的时候,叶及川还有些害怕,大蛇的样子实在是说不上好看,浑身散发着一股邪恶的气息,更何况大蛇的体积还那么庞大,叶及川在面对大蛇的时候就很有压力,但在刷了这么多次之后,他现在看到大蛇已经没有一点恐惧的情绪了,反而觉得有点恶心。

终于把自己升到了二级,叶及川坚决不刷了。

站在御魂塔的门口,叶及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等我把八岐大蛇解锁了,我一定让他刷御魂刷到吐!”

叶及川是真的被刷御魂折磨的够呛,都忘了他让八岐大蛇来刷御魂,那他自己也逃不掉,最后,也只能是落得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下场。

一级的提升对于叶及川来说并不是很明显,他只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变多了一些,其他的就没什么感觉了,式神录里的式神还是那些,没有什么变化。

叶及川本来以为自己的等级提升了一级,应该可以再解锁一只式神,但现在看来解锁式神的方式可能不是这样的。

回到了庭院,叶及川把整个庭院找了一遍,都没有发现探索的入口,只能彻底放弃了用探索副本升级的办法,看样子他以后想要升级只能刷御魂了。

这一下午,叶及川刷御魂就刷了不少时间,想了想这个时候宇智波带土可能已经醒了,他就从庭院里出来了。

出来之后,叶及川才发现,手机的庭院界面上竟然解锁了阴阳寮的功能。

叶及川有些兴奋的点了进去,发现自己现在所在的阴阳寮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寮了,现在这个寮的名字叫做——叶及川的阴阳寮。

这什么鬼名字啊!起名字的水平还敢更差一点吗?叶及川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别看寮的名字很土,但寮的等级可不低,直接就是八级,最多能招纳一百七十名阴阳师,比他穿越之前的那个寮等级都高。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整个寮现在就叶及川一个人,他既是会长,也是成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这个忍者的世界,他是不可能招纳到其他的阴阳师了。

这狗屎的阴阳寮有什么用啊?就他一个人,想要组队刷个寮三十都不行,呸!

等等……

叶及川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经验加成,他可以从寮内采办买加成,这样他升级就能更快了。

想到这里,叶及川赶紧点进了寮内采办,这一看他的心都凉了,**里的加成buff是用阴阳寮勋章买的,但现在寮内采办里面的东西全都是用金币买的,叶及川退出来看了一眼寮资金,差点没晕过去。

零是什么意思?他穿越过来之前,**上可是有两千万金币,怎么现在一点都不剩了?

叶及川不死心,点了一下结界的图标。

幸运的是结界还在,叶及川又点了一下结界卡,发现他的二十个六星太鼓和三十个六星斗鱼还在,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至于其他那些五星四星的卡,他就懒得数了。

直接开了一个五星伞室内,叶及川就退出了结界。

不对啊!既然结界卡还在,那就说明这些结界卡都是能使用的,那么他是不是能继续抽卡了?不,是召唤式神了?

但他根本没有发现召唤式神的地方,叶及川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就放弃了,他已经全图鉴了,就算是能召唤式神,他也没什么想要的了,现在比较重要的还是伞室内究竟能不能给他带来金钱上的收益。

叶及川现在真的是后悔了,玩**的时候,他最不需要的就是伞室内,毕竟刷刷御魂,再奉纳一波就能攒很多,虽然强化一次御魂基本就空了,但相比起太鼓和斗鱼来说,伞室内可以说是没什么存在的价值了,所以,他把伞室内都合了,手里也就只剩几个五星的伞室内,结果,现在伞室内反而成为最重要的结界卡了。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莫名的他有点想哭。

叶及川就这么点存货了,目前还没有继续获得结界卡的方法,真是用一点就少一点,这个伞室内用完之后,短时间之内他是不会再开伞室内了。

想明白这些事情,叶及川就去找宇智波带土了。

宇智波带土好像还在睡觉,不然就他那个咋咋呼呼的性格,房间里不可能这么安静。

敲了敲门,叶及川说道:“带土,我进来了。”说完,他就推门进来了。

在看清楚宇智波带土的房间内的装饰的时候,叶及川真的是惊到了。

听到声音,宇智波带土慢慢从床上坐起来,头发乱的像是鸡窝,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说道:“及川你等我五分钟,我再睡一会儿。”

叶及川指着对面的墙,瞪着眼睛对宇智波带土说道:“宇智波带土!你是变态吗?”

“哈?”宇智波带土一脸茫然的顺着叶及川的手指看过去,这一看,他立刻就精神了,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直奔那面墙而去,试图用自己并不不高的身体挡住那面墙。

“及川,你听我解释……”

叶及川面无表情的说道:“这还有什么解释的?你就是变态!”他一直都知道宇智波带土喜欢野原琳,喜欢到甚至为了她可以毁灭世界。

我颠倒整个世界,只为摆正你的倒影。

这句话用来形容宇智波带土对野原琳的感情最恰当不过了,但他万万没想到,宇智波带土竟然在他房间的墙壁上,贴满了野原琳的照片,各种各样表情的照片。

这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情吗?宇智波带土的痴汉程度,真是他生平仅见了!

“我才不是变态!”宇智波带土满脸通红的辩解着,显然他也知道自己的举动有些过了。

叶及川没有搭理他,走过去拿起了摆在桌子上的相框。

相框里的照片是波风水门班的合影,但是照片上卡卡西的脸上却贴着胶带。

“你很讨厌卡卡西吗?”

宇智波带土愣了一下,嘀咕着说道:“白痴卡卡西的确是有些讨厌……”

“但你其实并不是真的讨厌他吧!”能把自己的眼睛都送给他,怎么看他都不是真的讨厌卡卡西。

宇智波带土死鸭子嘴硬的说道:“我只是因为他是我的同伴才……”

“那你为什么还要贴胶带?”

“这个……”宇智波带土摸摸头,有些不好意思了。

叶及川面色一变,说道:“你不会是用这张照片做了什么恶心的事情吧!”

宇智波带土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我不过就是亲了一下琳,怎么能算是恶心的事情。”

叶及川彻底无语了,这样的宇智波带土,野原琳还会喜欢,只能说他们两个的确是真爱了。

把照片放回原处,叶及川抱着臂,语气严肃的说道:“你给我听好了,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是绝对不会让野原琳喜欢上你的。”为了不让宇智波带土以后变成一个猥琐大叔,他也只能撒谎了。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琳?”宇智波带土就像是炸毛的猫一样,他觉得自己掩饰的很好啊!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喜欢她,也就只有像你这种情商低的笨蛋才会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

宇智波带土尴尬的说道:“有这么明显吗?”

“你就差把‘喜欢野原琳’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叶及川翻了个白眼。

延伸阅读

金艳骊国际养生会馆加盟  http://www.healthalternativesonline.com/bau7.shtml
北京金艳骊国际美容有限公司已经践履8年的美容养生脚步,本着‘诚信为本色优佳,优质服务

格莱喜食品加盟  http://www.healthalternativesonline.com/dfee.shtml
格莱喜食品注册成立于2000年5月,是一家生产和经营果蔬类罐头食品、果蔬类保鲜速冻产

众客优品加盟  http://www.healthalternativesonline.com/6v0g.shtml
众客优品快时尚百货根据当下的消费潮流,精准的定位人们对于质量生活的追求。众客优品一直

展宏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healthalternativesonline.com/y59b.shtml
展宏汽车用品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

车马炮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healthalternativesonline.com/b6oo.shtml
车马炮汽车美容公司拥有自己的研发中心、生产基地以及成熟的运营经营模式、健全的市场网络

顺源水利机械加盟  http://www.healthalternativesonline.com/xxyu.shtml
宁晋县顺源水利机械厂是一家设计、制造、批量生产水利机械启闭机、闸门的综合性企业,我厂

睿瑶加盟  http://www.healthalternativesonline.com/afgk.shtml
睿瑶床上用品是四件套、蚊帐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崇川区

拜耳蛋白制化妆品加盟  http://www.healthalternativesonline.com/yo7y.shtml
拜耳蛋白制化妆品公司是2006年设立的德国独资企业,是一家集营养保健产品研发,生产及

御绣加盟  http://www.healthalternativesonline.com/ay1s.shtml
御绣工艺品:御绣”(“YUXIU”)作为本公司的商标,包含着多层内涵。先,“御”是对

世达足球加盟  http://www.healthalternativesonline.com/6u1r.shtml
世达足球隶属于青岛新新体育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创立于1991年,专业从事世达运动球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偶像练习生-喜淳-在线阅读情殇桃花劫六

    宁若的耳边传来对话声。“娘娘,皇上吩咐过了谁都不能进去。请娘娘恕罪。”接着就是跪地的声音。“本宫是皇后,谁敢拦?来人,把他们都给本宫抓起来关进大牢。”这个声音很熟悉,就是告诉她紫苏,小林子和小安子消息的人,现任的皇后,赵仪。然后没了声音,但是她感觉有人在靠近她。耳边的温热呼吸告诉她,来人已经到了她的

  • 水晶之痕人间没有新鲜事

    作为大楚国硕果仅存的几个边陲要塞之一,临西城地处最西方,与秦国接壤,人常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此处却不一样,临西虽偏,却是个山清水秀的人间福地,经贸发达物产丰富,可偏偏民风彪悍,实在不像个富城该有的样子。今日的临西城内车水马龙,来往的商户络绎不绝,一如往日一般繁荣热闹,可程子豪站在悦来酒楼的二楼窗口

  • 墨迹倾心在线阅读秦云,又是秦云!【求收藏鲜花】

    这一刻,球场上所有高丽队员全都回过头来,屏住了呼吸,看向了球门方向。无数的观众们,紧张地死死盯住球门!皮球应声入网!干净利落。根本就没有给守门员反应过来的时间,球就已经落了下来,滚到了守门员的脚下。这一刻,高丽国家队门将有点懵逼。“这是什么情况?又来?”现场的华夏球迷们兴奋的跳了起来,高声欢呼,震得

  • 本少主真没开挂之星系之首(2)

    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起点,时间如梭,另一个别墅,他是一个平凡的少年,父亲已经去世,母亲常年没有音讯,只有一座别墅,和每个月5000元的生活费时间的恶灵究竟该如何诞生第一幕——恶灵天塔“璀璨的星空,总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大气层有一颗蓝色的星星,超音速一样的飞往地球”“八点的时候,教室后面正在睡觉的亚楠,

  • 三国:我爹是华雄第十章

    “您应该听说过,我们的信誉是有保证的,肯定不会有那些歪瓜裂枣。”一个大约三四十岁的中年妇人,此刻微微弯下腰来。对着面前站着的一个,年龄比她更大一些,但是穿着比她好上不少的嬷嬷,笑得略带谄媚。“在过来您这儿之前,就特地进行过挑选,送过来都是手脚麻利干活勤快的。”在人伢子那儿呆了两个月,基本上也是每天都

  • 轮回笔秘传野狗儿(一)

    赤头蜈蚣身体猛然涨大到五丈,一口吞下成为人棍的赤毒酒鬼,盘成个球状,甲壳立时由青转灰形同石雕,无形剑气都穿不透分毫,十分诡异。灵霄试了几次都无果,只能无奈收了三花聚鼎,不时掐天罡地煞印补充四象法阵的灵力。灵霄查看了一番自己的丹药储备,这一夜的斗法也是消耗颇巨,此行带出的丹药只余半数。灵霄没有服用丹药

  • 新世界后在线阅读第3章

    海军本部马林梵多港口,路飞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马林梵多的大名他早如雷贯耳,那可是海贼里顶上战争的事发地点。似乎早帮路飞办理好了手续,当卡普带着他来到了内部后,直接登记然后领取了一套海军专属的披风制服。看着刻着“正义”俩大字的披风,路飞看到后差点直接给丢到大海里,感觉中二气太重了点,好在也没强制要

  • 元阙五年后

    从穿越到现在五年了,莫岚这五年里过着平静的生活,享受着前世久违的家庭温暖,父母哥哥的关爱。渐渐融入这个时代,无比的感慨,竟然赶上了建清前群雄逐鹿的年代。可以用上帝的视角亲眼目睹这段历史的走向。四年前周岁宴的时候,大祭司再次给莫岚批命,“凤临天下,乃科尔沁的荣耀”,特赐名哈日珠拉,这个批名震惊了整个部

  • 恋恋烟城生死有命

    “清越……”皇甫奕寒坐到床沿边,轻轻地把贴在清越脸上的一丝秀发捋到耳后,然后静静地看着她,张了张嘴却没法说出口。“王爷,您既然为难,就让老奴代劳吧!”周公公看着,一步上前而道。“不用了,这件事还是我亲自跟清越说,虽然我知道她定会怨恨于我。”说着长叹了一口气,“但是,为了昊月王府,为了跟随我多年的将士

  • 红楼之财迷贾瑚在线阅读第五章

    从纪王府回来后,父亲孟侯爷从宋氏口中得知了发生的事,照婉婉的话说是,贪玩不小心把自己挂在石尖上了,纪世子帮婉婉解开,反而还撕坏了衣裳,闹了这个笑话。孟候听后,反倒还笑出了声,低首问孟婉道:“婉婉可喜欢纪世子啊?”孟婉蹙了蹙眉,小身子撇到一边去,道:“不喜欢纪世子。”孟候夫妇只当她是小孩害羞,便不再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