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青火之痕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周末睡懒觉 来源:纵横中文网

林爱国十岁,在村里读五年级,平日里一门心思都在书本上,但四伯家出事,触动了他,在他眼底狗蛋儿和卫星都是他弟弟。以往年龄小就罢了,如今狗蛋儿都七岁了。即使不读书,也要识得几个字。总不能全家几个孩子,就狗蛋儿是个文盲。他作为长房长兄,也看不下去。

林爱国挑选了几本小学一年级的课本,来到后山底下找林书。

当初修房子听娘说,老头老太就算计好了,一家人不能离得太近,尤其是将四房的房子,建在这后山底下,单拎出来,孤零零的,被柏树林遮掩,俨然单家独户,不过离他们家也不远,走上山坡,一眼就能望见。

院坝前栽了十几株果树,品种有桃树,梨树,李树,杏树,苹果树,葡萄树等。

这块建房子的地是当初四房的自留地,四伯四娘前几年回家时,从县城带回来了很多果树的树苗,沿着地周围栽了十几株,这下房子建好,果树也长起来了,有两米多高,看样子今年也能结果了,四伯家一切都会好起来。

院坝底下有一条小河,林爱国沿着小河,淌过石头过河,就看到狗蛋儿正抱着一个红盆子,放到大石头上,准备给彩凤洗头。

林爱国性格沉默,寡言少语,几步走到院坝,林书听到动静,抬头才看到站在院口的林爱国,扬脸笑道:“爱国哥,你来了。”

彩凤正在解头发,好几个月没洗头了般,长到背心的头发,乱成了鸡窝,这就是没娘的孩子,也没人打理,但还是好的,林书还看到这生产队里有的孩子连裤子都没有穿的,都五六岁了,还光着身子到处乱跑。

看到林爱国后,彩凤也小声地喊了声。

“爱国哥哥。”

平日里林爱国倒是没和彩凤玩过,这位哥哥整天都对着书本,彩凤对林爱国有些畏惧。

林书递给彩凤梳子,让彩凤把头发梳直了,然后走向林爱国。

林书倒是没想到林爱国会来,毕竟原主和林爱国也不是很亲近。

亲人也讲究缘分,分亲疏的,倒不是说林爱国如何,而是这人一看就是性子冷清,又是长兄,总共没说过几句话,原主难免会有些害怕。

做久了导演,少不了观察人的毛病。

林爱国脸型板正,穿着整齐的中山装,没有打一块补丁,估计大娘将最好的料子都拿来给林爱国做衣裳了。

林书又看向林爱国手里,了然于胸,故作惊喜道:“这书是给我的吗?”

林爱国看了面黄肌瘦的林书一眼,觉得这弟弟太瘦了,平日瞧着没这么弱不禁风啊,怎么熬成这样,又瞧了眼那瘦巴巴的胳膊,估摸着他抱不起这书,便没有表情地转身,朝着屋里走去,将一摞书找个地方放下,才对着跟上来的林书道:“这是我一年级的书,给你放屋里,你有空看看吧。”

“谢谢。”

林书由衷地感谢,虽然他前世好歹也是研究生,这些小学生的课本难不倒他,不过林爱国能有这个心思,可见他心里还是有狗蛋儿这个弟弟的。

林爱国应了他寡言的性子,只淡淡地点头,便头也不回地走出屋子。

看着林爱国离开,彩凤跑回屋,惊喜地看着堆在墙脚的书。

“哥哥,那些就是爱国哥哥和卫星哥哥读过的书本吗?”

“是的。”林书微笑,低头见彩凤脸上,露出孩子般渴望知识的目光,让他心头陡然一沉,“是啊,他既然已经来到这个家,至少也要承担起这份责任,让彩凤和小幺儿过上好日子,也能像爱国和卫星一样读书。”

“彩凤想读书吗?”

“想。”

“超美说大娘说她明年就要上学,哥哥我还能上学吗?”

“当然。”

林书摸摸彩凤的头,掌心的头发虽然没洗,却感觉到一阵触动心灵的柔软。

“真的吗?哥哥?我也能读书,也能像爱国哥哥,卫星哥哥一样读书,也能运动会穿小白鞋了。”

林书突然觉得好笑,揪了揪彩凤的小脸蛋,故作生气道:“原来我们小彩凤想读书,就是为了穿小白鞋啊。”

彩凤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村里小学举办运动会,统一规定穿小白鞋,这小白鞋还必须要去镇上买才有,彩凤看到村里其他孩子读书有小白鞋穿,小孩子心里自然也是想要的。

林书看了眼彩凤的脚上,一双布鞋,穿得连本来的布料颜色都看不见了,脚趾头露出来两三个。

彩凤见林书看来,脚趾头一缩。

这马上就要冬天,没有鞋子穿到时候可受不了。

这地儿没有网络,林书也不知道这个村子到底在前世存在过没有,只知道这里的生活水平是六十年代。

这从气候上看来,偏西北方,估计冬天不好受。

林书沉默了片刻,心底想着赚钱的事。

他是个导演,自然是靠脑子赚钱,但是这山头旮旯里,他就是有脑子也没有赚钱的地儿,大都是能靠着体力做些活计。

他虽然心理是成年人,身体却还是个七岁的萝卜头,正应了大娘那句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话了。

林书拉着彩凤到跟前,捋起她的头发,拿梳子仔细地梳直,动作温柔,脑子在想着事。

彩凤突然道:“哥哥。”

林书愣道:“怎么?扯疼头发了?”

“没有,哥哥的动作很轻呢,彩凤一点都不疼。”彩凤小声道:“哥哥,大伯大娘是不是不想养我们。”

林书心头一动,没想到彩凤这么小,已经有这些想法了,便道:“彩凤,大伯大娘要养爱国哥哥,卫星哥哥,还有超英姐姐,超美姐姐,哥哥姐姐读书花销很大的,大伯又不能做工,只有大娘一个人忙活,他们自己都顾不过来了,以后哥哥养你们。”

彩凤乖巧地点头,“那二伯三伯他们也是吗?”

林书点头道:“嗯,我们不去麻烦别人家,我们就在自己家,哥哥也给你们煮白米饭,好吗?”

“好。”彩凤使劲点头。

彩凤的头发很令林书捉急,这小姑娘家,长满了虫子,主要是也没人给打理。

林书翻开头发一刹那,两眼都呆滞了,前世他还没见过有人头发长虫子的。

实在没办法,林书干脆将剪子拿出来,给小姑娘一剪子,彻底剪成了光头,然后将那头发一把火给烧了。

彩凤摸着小光头,傻乎乎地看着林书。

林书尴尬地摸了摸鼻头。

“这下好了,烧的水本来是洗头,结果一剪子剪成了光头。”

“哥哥,我的头发。”彩凤伸出手去摸,林书连忙捉住彩凤的手,安慰道:“乖啊,小彩凤的头发很快就会长出来的,今天先洗澡。”

“哦。”彩凤撅了撅嘴巴,一副想哭的样子,又坚强地咽了回去。

林书心底倒是松了口气,小彩凤还是很听话的,至少没闹,要是前世他家那混世魔王弟弟林奕,估计要将他的头发剪成马蜂窝才甘心。

这家里估计从里到外都要清洗一遍,这几天就干着这件事了。

林书找了个大木桶出来,烧了锅热水,又从后面打通的水井里提水,给小幺儿和彩凤洗澡。

他人小,家里没水管,只能用水桶一小桶一小桶地提来。

等彩凤钻进木桶,又将小幺儿抱进木桶里,丢给彩凤一块小肥皂,吩咐道:“你自己把澡洗了,然后给弟弟洗了,记得别让他吃水。”

“知道了哥哥。”

彩凤乖巧地拿过肥皂,在水里扑腾,早忘了自己是个小光头。

今天天气格外的好,就是太阳快要落山了,远处天边金灿灿的落日,熔炼了一缕缕金光,刚好照射到林书家,这地势选的好,坐北朝南向阳面。

不过好天气就这几天了,等入了冬,那就是想见太阳,都是刮着寒风的太阳,能吹得人脸瓜子刀割似的疼。

林书将又烧了一锅水,准备自己待会洗澡。

洗澡之前,他还得将这房子里外清理一遍,也看看这分家到底给他家分了啥。

房子就不用多说了,大伯大娘就修了两间,他们也是两间,一间偏房,里面有砌成的灶头,泥土混杂着麦壳子糊的土砖,表面别说瓷砖了,连水泥都没糊,估计炒个菜还能将泥土溅进去。

灶头只能放一口锅,然后就没了,连做饭需要的油盐酱醋都没有,更别说锅碗瓢盆,一看就是没做过饭的灶头。

再就是正房,正房里同大伯家一样,砌了长长的炕头,沿着墙壁,墙角有个柜子,林书打开柜子,发现里面是一床干净的棉被,底下还有单薄的棉絮,还有几件原主爹娘的衣服,还有半件给彩凤的没做完的衣裳。

林书放下棉被,又将屋子给翻了个底朝天,没找到一点存粮。

半晌,林书将房间打扫干净,棉被铺上炕,然后走出房间,坐在房檐下的台阶上,沉思良久。

“这都是真的。”

“这一贫如洗的家是他的。”

“那些只存在课本上,啃树皮吃草根饿死人的大灾荒日子,落到了他的头上。”

肚子里黄河水泛滥般,呼啦啦地响,饿得他又呕上来一口酸水。

他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身体的抗议从胃部痉挛开始,连身体都开始造次,饿得他开始意识不清。

“哥哥,我们洗完澡了。”

彩凤从木桶里露出大眼睛,扒拉着木桶边沿看向林书。

林书起身,身体发虚,但还是从屋里拿了干净的衣服给彩凤和小幺儿换上,然后自己也开始洗澡。

等他洗完澡,却没衣服穿了,只好拿原主爹的衣服穿上,结果不用穿裤子,那蓝布衬衣就直接打到了膝盖。

林书拿起剪子,将衣服全部给拆了线头,然后照着他的尺寸,简单开始拿针线缝制。

手工缝制没有缝纫机快,但这年头估计有缝纫机都是生活宽裕。

林书好歹前世做导演,十项全能,连服装剪裁也学过一些,剪裁完成,便开始缝制。

夜色逐渐深了,一丝丝月光从纸糊的窗户漏进来,屋子临近树林,半夜那林子里不知名的鸟叫声格外清晰。

“咕咕”

“咕咕”

这声音又寂又躁,吵得林书直想埋头睡了。

林书缝好衣服,看了眼窗外,又看了眼炕上睡得正香的彩凤和小幺儿,才放好衣服,熄灭放在炕头的马灯。

可躺在床上,肚子饿得他实在受不了。

林书又坐起来,点燃马灯,打算找点吃的。

就是吃草根也要吃点东西啊。

总不能饿死。

他眼睛一撇,突然看到了那摞书,书堆旁边挨着墙角放了个小袋子。

蓝布做的袋子,林书扫地的时候没注意,这会倒是看见了。

他翻身下床,捡起那个袋子,才发现袋子不大,估计是装口粮的,曾见过卫星爱国哥上学时,大娘给他们塞到书包里。

林书打开袋子,发现里面有一个窝窝头。

窝窝头有点发干,估计蒸了有几天了,这袋子明显是林爱国送书时放的,当时估计是没好意思给他。

林书突然心头微暖,至少还有人惦记他这个弟弟。

林书吃了半块窝窝头,然后叫醒彩凤和小幺儿。

主要是这窝窝头是有保质期的,作为现代人,再饿也还是要吃健康的食物,不然吃坏了肚子,就得不偿失。

“彩凤。”

“小幺儿。”

小幺儿睡成小乳猪,洗干净了,香香软软的,就是太瘦了,估计连奶都没吃多久。

这会睡得香,没叫醒,倒是彩凤一听有吃的,顿时睁大了眼珠子,眼巴巴地看着林书,就差没流口水了。

林书将窝窝头放到她嘴边,她哇哇几口吃了,砸吧几下嘴,倒头就睡了过去。

林书好笑地揉了揉小彩凤的小光头,却睡不着,提着马灯走出房间。

屋外夜色寂寥,月光洒在山坳坳里,微凉的风吹得林书小身子一抖,也吹散了他的迷茫,干瘦的小少年,望着夜空,愈发坚定。

延伸阅读

主播总是不承认自己在穿越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70503.cn/alco.shtml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娄月明撑着额头,看着下面的合同,只要将这份合同签了,他的业绩肯定

我,未来科技创始人!之努力工作才有未来  http://www.70503.cn/dzdd.shtml
第2章张小花有些不确信地抬眼看向美人,却见美人歪着头,清冷的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了她的

先帝归来之见面就是一棍!  http://www.70503.cn/6moz.shtml
“你们嗨吧,怎么那么牛逼呢?”王涛摇了摇自己的脑袋,松垮的脖子发出了一阵嘎嘣的脆响,

大宋之千古一帝之完美团战,各有取舍  http://www.70503.cn/6nxu.shtml
鱼人瞎子推完下路兵线后就回城买装备了。复活后的风女,vn来到线上。哪怕此时装备比滑板

军嫂养儿记[七零]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70503.cn/dtg1.shtml
师兄,你不要懊恼了,等师傅回来,你请教师傅就好了。青云观主刚走近偏院,便听见小天的声

祈愿者—魅步杀伐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70503.cn/s7ke.shtml
青天捂着鼻子,神情木然的看着大徒弟苏慕容。苏慕容三个师弟也是一脸呆滞,看着大师父顺着

终极时空之焰阳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70503.cn/ukua.shtml
小野琉璃的心情结衣可以理解,但是这个情绪好像有点过于激烈了。但是对方眼中的关心的确是

尸潮存生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70503.cn/dwe1.shtml
三日之后,山脚下的石村依旧渔米炊烟,平淡如常。只是阿山带回个样貌奇异的小女孩,倒成了

扑进我怀里之第七章(7)  http://www.70503.cn/xp8a.shtml
童舟把那个帖子看到最后,也忍不住翻了个身,笑了几声,脑海里校霸凶狠的印象不知不觉地淡

失忆之乾坤之轴(神奇)(8)  http://www.70503.cn/gkk6.shtml
渭宁挠挠头,疑惑地问:“你、不会是在骗我吧?”“公子!”女声苦笑一声,甚是无奈地说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镜头里全是你在线阅读软绵绵白兔子和你【二】

    已经在新关卡度过了几天,你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现下的情况。在这一关,你是一个3岁小萝莉,父母双亡,今年跟着亲戚在并盛定居。不过由于亲戚工作繁忙,你被单独留在并盛,独自生活。由于你现在年幼,亲戚非常好心的帮你报了一个幼稚园,所以你今月将开始去并盛幼稚园报道上学。是的,你没看错,你要去幼稚园上学!!!当初

  • 那片爱情海在线阅读慕公主还小

    公主府这几日很清闲,除了每天时不时的补药和风寒药,公主殿下都觉得日子过得乐不思蜀。虽然药让她头疼,可好歹是萧泽亲自喂得,沉迷美色的公主殿下也觉得无所畏惧。可朝堂上却普遍热闹,如今大夏四海升平,内忧外患解决的差不多。可这些当官的学不会居安思危,学的最精通的便是揣摩圣意,时不时想去薅一薅老虎的毛。一个个

  • 权宠(重生)第2章在线阅读

    果然,吴桂桂具有那些无聊肥皂剧女主角的特点。单纯的只想到别人,天真,善良,蠢……眼泪汪汪的央求我,放过陈晓风。“这很简单啊,只要你离开永黯然。你的朋友,包括你,他,所有人前途一片光明。况且,你的条件,你是知道的吧?过分贪心,可是会被惩罚的哟。”我坐在图书馆里睡觉,基本上没有人敢踏进这片区域。吴桂桂双

  • 我在万界画本子第十章在线阅读

    尚修辰远远的便看见孟青萝走了过来,他立刻推开了纠缠他的女人。“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我什么也没看见。”说完这话,孟青萝捂着眼睛走进了公寓。“青萝,你听我解释。”尚修辰一把拽住孟青萝纤细的胳膊。孟青萝身子不稳,被他这么用力一拽,立刻摔倒在地。正在这时,那个纠缠着尚修辰的女人也走了过来,看着跌在地上狼狈不堪

  • 未婚妻叫我去和亲在线阅读第4节

    若不是他之前几次别出心裁的约会,景瑶真要狠心拒绝这门婚事了。敬酒完毕,景瑶坐回餐桌。冷星空就坐在她身边。此刻他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什么。景瑶突然觉得,他离她,那么近又那么远。夜凌天注意到景瑶正看他,他回过头,握住景瑶的手,冲她粲然一笑:“累不累?”景瑶摇头,眼神迷离。她告诉自己别再怀疑,她选择相信眼

  • 你是我的绿茶[快穿]之别哭,我心疼!(2)

    夏韵涵一脸懵逼的坐在车上,“喂,你这属于绑架,是犯罪行为,是要坐牢的。”“所以呢?然后呢?嗯?”他凑近她的脸,邪笑。“所以你要放了我!”她不停的拉动车门把手,可是怎么样也打不开,因为司机将车锁起来了,她算是欲哭无泪了。“那我要是不放呢?”他捏住她的下巴,凑近她。他一凑近,她就往后退,“求求你,放过我

  • 重生之沉默老祖第3章在线阅读

    当夜雨和冰儿走到大门前,有一位妖兽公子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一群妖兽与人族奴隶。妖兽公子走了过来道:这位道友可否给我介绍你身旁这位姑娘给我认识。夜雨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直接走进了城中。妖族公子在一瞬间感到冰冷,妖族公子愤怒的对两个奴隶说道:你们俩过来,给我盯住刚才的两个人去?知道吗?奴隶说道:知道知道公

  • 大唐:朕乃李元吉在线阅读第七节

    “害,没事儿,观唐你别介意,我们E神本来就这么一副b……咳,这么一副德性,”王宝宝好悬把话给转了个方向,“你只要知道E神有三个雷点不能碰就对了。”“……哪三个?”“肢体接触,碰他的衣服,跑调还要唱歌。”观唐顿时语塞,前两个他还能理解,跑调还要唱歌是什么见鬼的雷点?难道像他这样的音痴就没有唱歌的权利了

  • 偷偷宠你[校园]第1章在线阅读

    延安府,几近干涸的西川水边,一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他虽衣衫染有风尘,但面色红润,体态精实,与周遭萧索凄清的光景格格不入。“马大人……”那男子蹲下身,抓起河岸边的一抔黄土,细细凝视。左右两个背弓挟棍的随从不明所以,小声劝道,“土脏,别污了大人的衣衫。”那男子不理他们,自深思片刻,俄然抛土起身,长叹一声:

  • [HP]炼金术与爱情第六章

    “道寺老贼!”上官铃面色大变,就要追上去。可是这道寺似是把自己珍藏的所有增加速度法宝都给用上了,转眼间就到了千里之外。上官铃懊恼,美目都因为气愤变得有些红,越发显得一张绝色的脸熠熠生辉。她不想让这所谓的道子落在道门手里,但是又担心自己的宝贝弟弟,最后没有选择再追。她瞬移来到一直吐血,却还在傻笑的上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