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重生之影后的算命群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和衣倒人怀 来源:晋江文学城

暴雨滂沱。

天是昏黑的,地是昏黑的,在狂风的催打中簌簌抖动的树影也是昏黑的。

大雨如注倾落在高峻的虚云峰上,却依旧无法将弥漫的血腥味冲刷殆尽。

“咳咳……咳……”

蔺负青裹在一领厚大的黑狐裘衣里痉挛着,眼神涣散,颤着冷白的薄唇濒死地喘。

从嘴角涌出的鲜血,先是染红了披散的雪白长发,再是染红了脖颈——那皮肤上爬满了灰黑疤痕,深深地凹陷下去,有些地方甚至腐蚀到了骨。

这是只有魔修才会发生的阴气反噬。

昔年曾让三界修魔者顶礼膜拜的帝君,如今伏在冰冷的山岩前,气息已如风中残烛。

曾是那样纤长优美、淡然间指点江山的手指……如今骨瘦如柴,几乎攥不住掌中那一柄支撑身体的暗青长杖。

青杖之下,一条惊心动魄的血迹在崎岖山间拖成长路。

风声凄厉,雷声隆隆。

倾盆冷雨噼里啪啦打落,将魔君咳吐在山间的血一点点化淡开,一点点冲刷走。

“方知渊死了,想必你已知晓。”

虚云山峰之上,突然响起一个浑重阴森的男人声音。

紫衣宽剑的男子踏上了山顶,一步步走向那个奄奄一息地蜷缩着的黑色身影。

“我来送你上路。”

蔺负青沙哑地笑了笑,他忍着凌迟般的折磨抬了抬头。

唇瓣一动,轻飘飘的三个字:“就凭你。”

紫衣男子脸色一沉。

被雨淋湿的苍雪乱发之下,魔君的眼尾洇着红,浸着泪,可神情却是清冷镇静的。

唯有交错的泪痕在惨白的面颊上延伸着,泪珠混着雨水,一滴滴坠落在黑色狐裘的柔软皮毛之间。

蔺负青缓缓转过头来,侧脸冷笑。

“穆泓。”

“当年南溪山下,是仙首方知渊救你性命。他赏识你的天资与手腕,传你功法武诀,予你权势地位……”

魔君的气息虚弱得吓人,声音几乎淹没在雨声中。

他分明是刚哭过的,可出口的语调却清清淡淡,漫不经心,似乎连这样的必死之境都无法扰乱其半分情绪。

红莲渊畔一朝顿悟,筑骨为城容纳万千魔修。他是仙祸降临之后的魔道第一人,是抬手翻云覆雨的强悍君王,或许本就该如此目空一切。

“你就这样回报他。”

紫衣男子神色猛滞,仿佛被戳到了羞恼的痛处。

可下一刻,他便森然冷笑着嘲道:“蔺魔君,算了罢……就凭你如今一个拄着拐杖都走不动的废人,还妄图教训穆某?嗤,真该叫那些肮脏的魔修们瞧瞧,他们倾慕的君上如今这副又咳又喘的凄惨模样……”

“至于方尊首,自然曾对穆某恩重如山……可惜!他竟背离正道,违逆真神,走上了包庇邪魔的歧途!”

穆泓大踏步走到蔺负青身前,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鄙夷,“既然如此,被真神亲手斩杀也怨不得谁。穆某身为新任仙首,自然不会以一己私恩……弃大义于不顾。”

宽剑一横,落在那秀长清瘦的脖颈之侧,“魔君蔺负青,现在是你该死了。”

蔺负青敛眸微笑,低声念道:“正道……大义……”

他风轻云淡地伸出手指,在穆泓的剑刃上弹了一下,发出一个清脆的音。

“其实我也不愿如此啊。”

魔君叹息着,手指抚摸着横在自己脖颈上的刃身,“……我是个闲人,天资愚钝,生平无甚大志,更不懂你等肆意屠杀无辜魔修的所谓‘大义’。如果由得我选,我宁可一辈子留在虚云峰,看看花养养鱼,照顾着几个师弟师妹终我一生。”

说着,他伸出另一只手,真气在他的食指尖凝成一朵金色的小巧莲花。

他垂眸把玩着小小莲花,花瓣在黑暗的雨夜中闪烁着微光,像星子。

“怎奈天不遂人意……”

话未说完,蔺负青眸底一沉,眉宇间忽的闪现一丝隐忍痛色,殷红的鲜血自苍白唇角成一线涌出,“唔、咳……”

他又开始咳血。

雨势似乎小了些。

雷云远了。

暗影仍笼罩在层叠的山峰之上。

可夜风却越来越冷,呼啸着,寒意直往人的骨头缝里钻。

忽然,天际的乌云间响起一道渺远冷漠的声音,钟声般回荡不息。

“次任仙首穆泓!时辰已到,还不速速擒了魔君来见本真神——”

虚云峰上,穆泓的脸沉在黑暗中。他傲然握着剑,“污秽魔种,你可有遗言?”

“好……看来这位便是令你投诚叛主的‘真神’,”蔺负青疲倦地半垂着眼,他摸过身旁的青杖,支撑着身体站起来,“我记下了,我记下了……”

随着这一动作,穆泓架在他颈处的剑划开了一道大口子,血流汩汩。蔺负青恍若不知,踉踉跄跄地走到山崖前,居高临下地俯视。

森冷的阴气在山峦之间翻卷着,带起未能散去的血腥味,苍茫地扫荡着天地。

长夜将尽。

而就在这个已经即将逝去的夜晚里,就在蔺负青所站的虚云峰下,发生的是一场最惨烈最绝望的的围杀。

死了三名大乘,十余名元婴,百余名金丹。

只换得一个结果。

——仙首方知渊,殒。

自红莲渊雪骨城,越过栖龙岭与剑谷,踏过六华洲,横渡衡海,直至太清岛虚云峰。

仙道尊首护着魔道帝君,在上千修士的追杀中提刀逆行。腥风血雨的八万里逃亡路走下来,终是止于这个雨夜。

不知何时,雨停了。

天渐渐亮起来了。

山间的积水被折射出粼粼的波光。盘曲的老树在一夜激战后枝叶催折,显得更加破落。

方知渊仰倒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全身上下血肉模糊,数处有森森白骨*露,而心口则被一柄神剑穿透,触目惊心。

黎明从远山的另一边爬上来。那张血污的,俊美而冷硬的面容在晨光下柔和了,就连脖颈处一块陈年旧疤也被照得明晰。

……那曾是狂放无忌的众仙之首,是威严无上的金桂宫主人。饮得最辛烈的酒,提得最滚烫的刀,御得最凶恶的龙,更摘得最美的仙子的芳心。

若不是疯了似的要拿命来护一个魔君,他本该身披那袭缀了烈阳金桂图腾的长袍,在六华洲那座金桂满开的宫殿之顶高坐。

而如今,这个被尊称为仙首的人阖着眼,恍如安睡,却已是一具凉透了的尸体。

就在更远处,上百侥幸未死在仙首刀下的的修士们结出巨大的结界。

各种彩光流溢的法宝飞舞,将整个虚云峰封锁起来——方知渊已死,拿下蔺负青将不费吹灰之力。

峰顶之上,山风吹拂着魔君的白发,那宽大的黑袍也猎猎作响。蔺负青脸上的泪痕已然干了。

穆泓走上前,在魔君的身后挥起宽剑。他已经给了这个将死之人太多的时间,仁至义尽。

锐厉的剑锋带起风声,携着杀意落下——

铮!!

——却不料电光石火之间,一枚古朴符文自空中浮现。十成力的宽剑撞在上面,竟发出金石相击之声。

穆泓脸色倏然大变。他的长剑停在距离蔺负青颈侧三寸之处,却如被定住了一样,再也不能移动半分!

蔺负青缓缓地动了,他侧过枯瘦的身子,无不可惜地道:“我方才说的话,看来穆家主未曾当真。”

他蓦地转了眼来,眸光如雪,冰凉而凛锐。

“想送我上路,你不配。”

“你这魔种……!?”穆泓额上青筋暴起,咬牙施力,可手中那把跟了他百余年的本命仙器竟纹丝不动。

再一转念,他竟发现自己的四肢也僵在半空不听使唤,不免又惊又怒,“你在此地布了阵法!?怎么可能——”

蔺负青低声咳着,却冷冷笑道:“不然你以为,方知渊为何拼死也要护送我来这里?”

穆泓倏然浑身一震。

他脸色骤白,呢喃道:“灵脉……”

魔君在古符阵法上的造诣,天下皆知。

可自从魔君的雪骨城在“真神”围剿下覆灭,蔺负青便在阴气反噬下成了个废人。饶是在方知渊庇护下苟延残喘了一段时日,耗到现在也该油尽灯枯。

如今的他再无半点气力,本该连最基础的符文都绘不出来。

但这里……不一样。

虚云峰的山顶,是灵脉汇聚之处。

倘若能找到灵脉之核,可供引出的灵气堪比渡劫期大能的一次自爆!

……已经很少有人还记得,魔君蔺负青在堕魔之前,曾是虚云宗下首席亲传弟子。

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木一石都留下过他踩的足迹,自然也该包括灵脉。

山间的阴气与灵气开始如漩涡般盘旋,魔君手中的青杖微微震颤,犹如春芽破土般荡出一圈又一圈的明光来。

“……居然是仙器,”穆泓惨笑一声,双眼爬满了血丝,“蔺负青,你身怀仙器,却眼睁睁看着方知渊赴死?好,好,心狠至此,不愧是魔君!”

“其实……我也不愿如此。”蔺负青轻叹一声,神色间似乎有着很淡的哀伤,“对不起了。”

青杖抬起,落下,深深地刺入山石内。

而那里,正是灵脉核心的所在。

仙器为媒,灵脉为源,天地灵气为引!

繁琐的古朴符咒无声地浮现。巨大阵法徐徐铺开,竟自山顶一路延展到山脚之下,覆盖了一整座漆黑的虚云山峰。

哪怕是千里之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转眼间,山下的修士们都被吞进阵法之中,乱成了一窝蜂。穆泓面容狰狞,用尽所有力气怒喝:“快退!退!!所有人给我离开虚云峰——”

蔺负青俯下 身来,湿濡的发丝垂落肩头,掩住了半边惨白的侧脸。摊开手指,那朵真气凝成的小莲尚在摇曳,他轻轻道:“晚了。”

魔君右手撑着青杖,将左手中金色的小莲,轻柔地**了灵脉之中。

下一刻,灵脉陡然爆发出刺眼的明芒。仿佛烈阳撞破了漆黑的阴云,灼 热的光浪烧融了冰封的天地。

瞬息间,地裂山摇!

一寸寸大地接连爆开,轰鸣声震耳欲聋!

穆泓的惨叫,山下众修士的惨叫,崖石崩塌的巨响,阴气被撕裂的锐声……乃至风与云,天与地,全都溶在这样的明芒里。

一切尽被吞没。

蔺负青释然地闭上了眼,他松开手中青杖,向后倒去。

又一股温热的血自他唇畔溢出。体内的脏腑隐约抽搐着,心腔不停紧缩,痛得令人几欲崩溃。

雨过天晴。

有细光自云天洒落。

魔君仍在呛着血,神智却渐渐朦胧。那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的阴气反噬的痛苦,终于一点点地消弭而去。

忽然间,那些昔年旧忆纷纷扰扰,就被这些飞光吹入了心头。

百余年前,仙界有峰名虚云。

青山绿水,云飞雾绕。

那时候的虚云。

春有黄鹂夏有莲,秋有红叶冬有雪。

那时候师父还未陨落,穿件破烂道袍懒洋洋地晒太阳,侧脸被光照得好炫目。

师弟师妹还未七零八落,每天玩玩闹闹拌拌嘴,论道御剑意气风发,灿烂得像初升的明霞。

未来的方仙首年纪尚小。十来岁的黑衣少年负刀抱酒,拖长了调子笑着唤他:“师哥……”

可朝夕间天翻地覆,落得个这等境地。

都消亡,都成空。

那些难舍的故人旧景,终究化成齑粉,飘零而去,湮灭在昨晚那一场无情山雨之中。

==========

待得光辉散去,那曾经敢称天下第一山的虚云四峰,竟已被夷为平地。

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唯有溃决的灵脉尚还在灰黑的大地上奔涌流淌,如一条条金色的溪河,却不知要汇去何方。

延伸阅读

英蕾幼儿英语加盟  http://www.makingaustinhome.com/bksp.shtml
英蕾幼儿英语从事幼儿英语教育近二十余载。英蕾幼儿英语对幼教事业的执着追求、独创精神和

凯恒加盟  http://www.makingaustinhome.com/d9os.shtml
凯恒玩具公司是一家集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出口型企业,公司坐落于青岛平度市开发区,现有职

面对面装饰加盟  http://www.makingaustinhome.com/arc0.shtml
面对面装饰装潢是提供完整家居服务的各地连锁机构,总部位于江苏南京,目前拥有南京、合肥

凯铭化妆品加盟  http://www.makingaustinhome.com/yimk.shtml
凯铭化妆品是香水、唇膏、彩妆、护肤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绿荫加盟  http://www.makingaustinhome.com/g091.shtml
绿荫美甲化妆以全新的教学理念面向社会,立足化妆培训。绿荫美甲化妆自创办初期,坚持诚信

樱草园加盟  http://www.makingaustinhome.com/ng2m.shtml
樱草园增长液是香港一美国内外有限公司旗下专门从事生物制品、化妆品、保健品、药品等开发

德朗加盟  http://www.makingaustinhome.com/y8dd.shtml
德朗家电是佛山市顺德区德朗电器制造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坐落在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历史

小鸭洗衣机加盟  http://www.makingaustinhome.com/b9i9.shtml
小鸭洗衣机加盟详情小鸭集团创始于1979年,总部位于美丽的泉城济南东部新城核心区,工

竹木鸟加盟  http://www.makingaustinhome.com/pkfv.shtml
竹木鸟创意礼品成立于2004年本厂生产折叠工艺水果篮.精选上等竹压板.有着自己的研发

蒸骨堂品牌骨健康机构加盟  http://www.makingaustinhome.com/gbpk.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妃曲之今生凤求凰在线阅读第6节

    颜正焱穿着睡衣躺在床上,身心舒爽,细细的研究系统商城。商城内的商品分为四大类别:武器类,防御类,通用类,术法类。武器类总的来说价格奇高,分为一次性和耐久性。不过耐久性的也备注了限制使用次数,一旦使用它们超过了限制,就会发生意外。防御类商品价格有高有低,颜正焱想了想,买了几个耐久的“乌龟壳”,外形丑萌

  • [综]冒牌魔法师第九章在线阅读

    “大家要千万小心,别和刚才那个神魔一样,突然加入这两大魔神的战斗,结果遭到无名之灾,硬生生的被那时间老魔打爆!身死道消。”看见刚才那一场悲剧的混眼神魔,心惊胆跳的对自己边上密密麻麻的神魔告诫道。其他看见这一幕的混沌神魔皆是头皮发麻,心中忌讳不已。“哼!刚才我的那一击大招,竟然被那个神魔挡住了,否则此

  • scp机动特遣队在线阅读第1章

    穿越到了二战时,自己想的东西会多一点,而且距离剧情也有很长一段时间要走,人物设定我不会怎么改变,但是对后面的剧情肯定会有影响的,希望大家看了之后别喷啊,开心就好。求收藏鲜花推荐!!!――――――――――――“绳树”冰冷的身体,心脏被掏空,毫无疑问,千手绳树已经离开了这个他最爱的世界,以及最爱他的姐姐

  • 末穿古之小大夫在线阅读第5节

    话说完,盖头也被揭开,唐剑仔细看去。“妈呀!”“妖怪!”唐剑满脸惊讶,这个新娘给了他天大的惊奇,就要回头逃跑,到了门口,心中暗道,我是两世为人的人,还是上过战场的军人,死都不怕,还怕你一个女人,他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唐剑再次看看新娘的脸,看到她脸上长满了高高隆起的肉瘤,这些肉瘤长的比指甲盖还大,还

  • 非典型女主[快穿]第10章在线阅读

    距鹰冈明被解雇已经过了快两个礼拜,时间也来到了七月终。七月终处于夏季要步入末季的时间,而在严酷暑热的打击下,E班的学生几乎没有人能打起精神来思考能将他们的班主任暗杀掉的对策。椚丘主校舍跟E班校舍之间隔了一条山路,所以E班的学生们无法像主校舍的学生们一样,经常使用椚丘中学的游泳馆。想到在游完泳后还得顶

  • 缘之恋杰与妍之第二章(2)

    由于票买的是后座,也比较便宜一些,又是后面入场的,演唱会已经开始。前面几首歌,王小梦听的津津有味,边吃着爆米花边欣赏着,陈夏则谈谈座着。转眼就到了最后一首歌,演唱会中央的大屏幕上放映着六个大字《春夏秋冬的你》,目不转睛风盯着大屏幕,歌手翻唱著名歌手王宇良的《春夏秋冬的你》旋律响起“那年春天我迷失在梦

  • 穿越是个坑魔鬼主场

    周末,陈羽、南宫和左木三人罕见地并排走在大街上。中间是微笑着的南宫,内侧是虎着脸的左木,而外侧则是双手枕着脑袋的陈羽。三人的身高依次正巧从矮到高排列着,宛如手机信号。“到了。”伴随着南宫的一声提示,手机信号三人组来到了一所学校前。复古的红砖墙配着黑漆漆就的高大铁门,两边矗立着启蒙时代风格的黑色方格路

  • 画风不匹配(快穿)在线阅读第10章

    “小且,我看你所临摹的话本甚是精彩,绘完可否赠我两本?”花颜醉走到案几边,用带着酒香的指尖拂过每一个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带着些醉意的画卷即刻活色生香。我微微颔首,“花兄喜欢,自当赠你。只是,一想起我这招鬼的体质,实在没心情下笔啊!”“戴上这个,万灵不敢近身。”花颜醉解下他随身携带的红色颈链,将之轻轻

  • 肖奇传第九章在线阅读

    回到镇子上已经是七点多快八点了。路上张建业比平时走的慢了很多。张建业有好多好多想不通的问题。阿邦爷爷到底走没走,那要是走了,是去了哪里什么地方?阿布奶奶的小鸟为什么开裂,一个死物还能跟人会有共鸣?为什么困住阿邦爷爷的水碗要用菜刀砍?好多好多问题,就像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往张建业十六七的脑子里涌入。回到

  • 大佬,该交作业了Ninth

    【二十五】假面柳生不解地看着西泽。“呐,柳生。”女生的声音顿了顿,然后转过身,黑色的连衣裙衬托着背后露出的皮肤更加白皙细腻,左背上一株绽放的菖蒲花,显得十分妖冶妩媚,“我要送给你的圣诞礼物——真相。”“看见了吗?这是我在国中的时候弄的,漂亮吧,紫蓝色的菖蒲花,不像以前京都家里的庭院那些只有在初夏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