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一条咸鱼的使命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超级咸鱼皇 来源:纵横中文网

07

“嘶……洛桀,你看学校贴吧。”

课间,洛桀收拾好书包准备换教室去上课的时候,突然被小杜叫住了。

洛桀拿出手机,点开了贴吧。

然后被迎面砸过来的信息量砸的脑壳晕晕的。

又一个帖子火了,上面写着:爆!校园新晋女神——洛桀,原伊城一中校霸!曾因与校园混混打群架被留级!有图有真相!

然后附上了链接,洛桀点开,是原来一中的校园贴吧。

洛桀关上手机叹了一口气,发生过的事情,总是藏不住的。

“洛桀?这不是真的吧”打群架被留级什么的?小杜在一旁担忧的问道。

“算……是真的吧。”洛桀无奈的朝她耸肩。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却还是被周围一两个人听见了。

对方急忙拿出手机,打开最新的贴吧消息,之后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害怕的离她站远了一些。

林御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后排走了过来,问道:“你下一节课,去哪里上?”

洛桀此时心情不太好,抬头淡淡的望了他一眼,语气冷漠,“反正不是和你一起。”

之后就拉着小杜走了。

林御笙站在原地,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周围人窃窃私语着什么,他听到之后,也打开了手机,然后皱起了眉。

到底是谁在针对她放出这些消息的?

洛桀一边走一边思考着。

和她同一个高中的大学同学,也有不少,但是她自认为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而且看id,这和上一个爆出来她手机号码的是同一个人。

看来犯人应该认识某个和她关系比较好的人的。

“我得罪过什么人么?”洛桀呢喃着。

小杜在一旁突然插嘴,“你天天这么和付会长在一起,已经得罪了好多妹子了啊。还有你抢了郑俞岚的主持人的机会,也得罪了很多她的迷弟啊,还有半年前京少为了你……”她不说了。

半年前的那件事,虽然是付衫为了她做的,但是那些人应该还是会怪在她头上吧?

毕竟京少惹不起,但是她,他们还是惹得起的。

“……大概有多少人?”洛桀问。

“几百号人吧。”小杜掰着指头数了数。

“……”于是洛桀放弃,不再去思考。

她打过群架,她留过级,这些都是事实,她也不会去争辩,犯人做的事情只不过是把她曾经做过的事情拿出来告诉了大家而已,她也不需要去争辩。

只是希望之后不要因为这些消息出什么乱子,对方以后也不要再发别的东西来中伤她,她便不会去追究。

“付衫?”

正在宿舍刷手机的苏苏突然叫他。

“啥事?”付衫从一本书里抬头。

“看这个消息。”苏苏从床上跳下来,把手机拿给他看。

付衫阴着脸仔仔细细看完了帖子,然后冷漠的嗯了一声,放下了书,开始沉思。

“这……是真的么?”苏苏问。

“……算是吧。”

“洛妹子原来这么剽悍吗”苏苏惊讶了。

“呵。”他冷笑了一声,然后似乎是很骄傲的说了一句:“她原来干的事情可不止这些呢。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去惹洛桀?”

苏苏哑然,他突然觉得在洛桀面前乖巧的不像样子的付衫,可能也是有原因的。

走到了教室里,已经有些人知道贴吧的爆贴了,见到洛桀来了之后,产生了一些小声的议论。

“你……不害怕我吗?”坐下之后,洛桀问小杜。

小杜笑眯眯的回答:“不怕啊。”

“其实吧,洛桀。”

“嗯?”

“我从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就觉得你不是一个看上去这么简简单单,好脾气的样子。”

啊?洛桀有些没明白。

“你虽然看上去很温柔,脾气特好,对谁都好,别人有求你必应,但是你有时候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眼神里的东西,你是盖不住的。”

洛桀有些惊讶了,她眼神里都有些啥啊?

“我说不上来那种感觉,就是觉得,你这样的好脾气,绝对不是天生的,你一定有自己的经历才造就了你今天的样子。”

洛桀看着小杜,半天说不出话来。

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犯人找出来。

下课了之后,她匆匆回到宿舍放了东西,然后重新把昨天的衣服翻出来,又画了一个和昨天一模一样的妆,然后开车往会场走去。

经过留学生宿舍时,他看到了在路边穿着一身正装,仅仅是站在那都能成为一条风景线的林御笙。

她犹豫了一下,将车停在了他旁边。

“稍你一段路?”她打开车窗问道。

他抬起头,看到是她,微微有些惊讶,他正要张嘴说话,却有一个身穿酒红色礼服的女孩从他身后急匆匆的走了出来,女生在看到她之后,亲切的叫他,“御笙,车到了吗?”

洛桀挑着眉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带着一丝自嘲,然后摇下窗子,没说话离开了。

“啧。”看着洛桀走了,林御笙烦躁的说:“谁让你这么叫我的?”

女孩抿了抿嘴,放下了手,没有说话。

三年的陪伴,还是敌不过她吗

洛桀开着车,终于在路上见到了不少车流也在往会场方向开,她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再搞错时间了。

时间还早,她将车停在露天停车场的脚落里,然后打开通讯录拨通一个备注叫陶陶的人的电话,边等对方接电话,边点燃了一支女士香烟。

“……喂?你好?”对方是一个年轻女孩。

“陶嫣娜,陶陶是吗?”

“是的,请问你是”

“我是洛桀。” 洛桀吐出了一个烟圈,她懒懒地靠在座位椅背里,摇下车窗,伸手将夹着香烟的手臂搭在了车窗上。

“……”陶陶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到:“如果你说的是贴吧上的事情的话,不是我干的。”

“我知道。”洛桀看着远山渐渐下沉的太阳,眯了眯眼睛,道:“我只是想打听一下,你知不知道什么事情。”

“洛桀……”陶陶几乎祈求一样的说到。

“是马莎鸥吗?”洛桀懒懒地吸了一口烟。

“……不是莎莎。但是和她有关……洛桀,求你了。我会和她好好说的……你别动她。”

她在这些老朋友眼里就这么可怕吗?她嗤笑了一声。

“我知道了。”

“洛桀!你别动她!求你了!我……我做什么都行……”她嗓子都哑了。

“……我有那么可怕吗?”洛桀有些好笑:“我知道了,我不动她。”

她是个和平的人,能动口解决的事情,绝对不动手——

前提是对方听话。

“……真的?”陶陶被吓得声音都开始抖了。

“嗯。”洛桀又吸了一口烟,然后转身把烟灭了,之后拿出了一个口香糖。

“就这样了,我挂了。”

陶陶不敢得罪她,她知道,如果陶陶提前知道有人要找她的事儿,那她多多少少会提前和洛桀通一声气儿来刷刷好感度的。

马莎鸥……

她才来了几天,那个账号应该是别人的。

她只是幕后。

那账号主人是被利用了呢?还是两个人组队搞她的呢?

她想了想,发现想不出头绪,于是把口香糖吐在一张纸上裹了起来,之后下了车。

她今天穿了一身墨绿色的长裙,收腰,简单的裙摆设计看上去非常大气,长度摸过没过膝盖,露出了细腻的小腿和纤长的曲线,皙的脚踝下面是一双白色镶着水钻的高跟鞋,趁她的气质了。

她现在心情不太好,尤其是老家被偷了之后。

晚会会场布置的金碧辉煌,在如此的夜里尤为闪耀。

走上会场门口的红毯,她碰巧遇见了林御笙和他的女伴,女伴一看到洛桀,伸手就去挽住林御笙手臂,林御笙面色一僵抬手就要推开她,却被她死死的拽住。

林御笙瞪了她一眼,正要说什么。

却只见洛桀优雅的上前带着迷死人的微笑,轻轻朝着两人点头致意,然后就这么一个人潇潇洒洒的,将请帖递给侍者,进了会场。

林御笙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半天缓不过神来。

他推开女伴,烦躁的一个人进了场。

洛桀走进会场,看到了熟悉的同学,便走上前去打招呼。

说实话,她不喜欢这种场合,大家互相寒暄,温柔的话里带着刺,阅历越深的人更是如此。

她在人群里找到了自己同系的学姐和学长们,松了一口气,向他们走去。

“洛桀?”

对哦,这种场合,学生会长是要来的。

“你怎么在这?”

付衫惊讶的上下打量了她一下,惊讶的说。

“被我的导师叫来的。”她摊了摊手。

“你今天真好看。”他发自真心的夸赞她。

她笑得眯起了眼睛。

今天付衫穿了一件深咖色的西装,非常趁他的白皮,眉眼的颜色仿佛都变得更加细腻了。

外貌出众的两个人亲昵的交谈,一时间又吸引来了周围人的目光。

“缺女伴吗?”她向他伸出手。

“不缺也要说缺。”他带着愉快的笑意接住了她,然后向前倾身,屈膝吻了一下她的指尖。

学生会长是个大忙人,他刚站起来,就被学校领导叫走了。

她朝他挥挥手,叫他先去忙。

等她拿起一杯清水喝了两口,准备再去找她的学姐学长们的时候,却被人堵住了。

她停下脚步,抬头去看挡她路的人的脸。

是林御笙。

他眼里带着阴冷和嘲讽,淡淡的开口:“寂寞的时候谁都可以是么?”

洛桀愣住了,然后不敢相信的问:“什、什么?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然后冷哼一声的转身走了。

!!!!!!

她得罪他了吗?!

延伸阅读

嘉州百味加盟  http://www.chrismezza.com/nfqp.shtml
嘉州百味鸡项目介绍:嘉州百味鸡,起源于清光绪年间。当时因为强盗的袭击一家酒馆导致经营

泰润味餐厅加盟  http://www.chrismezza.com/s35e.shtml

火火兔早教机加盟  http://www.chrismezza.com/6vix.shtml
火火兔隶属于深圳市博悦生活用品有限公司,位于广东,创始于2002年,为实现产品品种丰

薇诺娜加盟  http://www.chrismezza.com/yja.shtml
薇诺娜医学护肤品,专为敏感肌肤研发,运用专利萃取科技,采用医学温和配方,以GMP标准

翔域加盟  http://www.chrismezza.com/p2hk.shtml
翔域时代科技的产品有:测厚仪、三坐标测量仪、振动时效、漆膜测厚仪、洛氏硬度计、布氏硬

意法家品护理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chrismezza.com/gdhl.shtml
意法家皮具养护中心是国内批专职涉足品箱包清洗维护业的公司。本公司全程采用意大利重量级

乐尚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chrismezza.com/6coz.shtml
恒耀(中国)集团[致远恒耀(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前身为福瑞合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成

香妃燕加盟  http://www.chrismezza.com/nq43.shtml
香妃燕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产、研发、加工、设计、销售、售后服务为一体的国内外

约瑟芬加盟  http://www.chrismezza.com/dily.shtml
企业荣获“洗涤十佳企业”、“各地十大信用洗涤特许品牌”,被干洗界誉为“干洗店经营管理

小马骏骏加盟  http://www.chrismezza.com/gior.shtml
小马骏骏童车总部经销批发的儿童用品玩具童车、玩具童车、童车配件、山地车配件大卖消费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夜兔江华[综漫]在线阅读第4节

    冷凝知道自己有了内丹,甚至是灵力,可以修仙,还有剑灵的神器认了自己为主,兴奋的拉着星司要修炼的心诀,要充实自己的实力。当心诀运起的那一刻,沉寂多年的内丹有了反应,向冷凝输送源源不断的灵力,感觉身心是一阵舒爽。冷凝开心的差点走火入魔,幸好有无在身旁,才及时稳住了心神。冷凝倒是啥不在意,无却是吓的半死。

  • 楚人美,我们真的不合适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想什么呢?”简小蕊惊奇于李蝶的脑回路,“我就只说了一句话,你就脑补出这么多?”当什么经纪人,不去当编剧真是屈才了。李蝶哼了一声:“反正我可管不了你,我已经把你带来了,怎么把握住这次的机会,就看你自己了。”李蝶原先的计划就是把简小蕊引荐给计总,计总虽然不是梦槐经济一把手,但是在梦槐经济也是能呼

  • 单身强者之突破,惊雷拳大成

    杨天在藏经阁二楼待了很久,楼下的杨老有些不耐烦了,“怎么还没有选好啊?”“快了。”二楼深处传来杨天的声音,他已经将二楼的大部分功法都大致的看了一眼,却没有发现让自己满意的武技。一些用来凝气的功法,杨天都懒得去看,且不说整个洛城最好的凝气功法就是公认的凝气诀,即便眼前有天阶的凝气功法,他也不会傻乎乎的

  • 逆天鏖锋在线阅读第九章

    二愣子让开路走向路边,他坐在路边道牙石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心里百转回肠难以定计。偌大的城无自己栖身之地,好宽的路缺个人行走之道,忒多的人少吾等相识之友。二愣子很想大喊一声:“我徐卫兵又回来了!”可是,可是谁认识自己呢?说还不定还有好事者会把自己当作神经病,轻的是嫌弃,重的就不好说了,一不留神,进

  • 希望与遗赠在线阅读第二节

    “江秋秋,和我结婚吧。”郑叙的话一出来,整个礼堂瞬间沸腾了,轰然之声几乎掀翻屋顶。以郑叙和江秋秋为中心往外辐射一圈,则像是自然形成了一条真空隔离带一般,因为近距离正面目睹了郑叙的求婚现场的同学被刺激得根本喊不出来,一个个夸张地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其中受冲击最大的又当属江秋秋的舍友和

  • 最佳十一人小小的快乐

    2001年六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夕颜家里举办了一场小party,来参加都是些半大的孩子,□□个孩子大家围坐在院子里的小木桌旁,坐在中间位置的夕颜披着黑直的长发,穿着白色的吊带连衣短裙漂亮的白色A字裙摆,头上带着一顶英式硬草帽,此时夕颜左手边坐直十七岁的达美,右手边坐着13岁的志龙,其他的小伙伴围

  • 鸽子精记事忍痛割爱

    当叶无尘一连平淡地拿出那包被夏瑶称作“垃圾”的茶后。整个病房,都是一静。夏瑶人傻了。夏林懵了。其他亲戚也怀疑自己听错、看错了。而夏老爷子察觉到这异常的氛围,脸色也是愈发难看。“什么玩意?”夏老爷子这话是向夏林问的。但夏林还没回过神来,没有回应。叶无尘则是脸色平静地道:“仙茶。”在进门前,叶无尘自然也

  • 我风暴了全帝国在线阅读第七章

    宋遥控制着自己的力度。于航被扔到了悬崖的边上。出于本能,于航的手死死地抓住地面上一块凸出来的岩石。宋遥慢慢朝着于航身边走过去,神色冷漠。他看着宋遥,淡淡地说道:“宋遥,我的命是你救的。早应该还给你了。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说完,于航慢慢松开了手。就在这个时候,宋遥忽然加速,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手拉住

  • 诛邪志杜骇

    “你是?”我ting有礼貌的问了一句。“跟你没关系吧?”他倒是对我一脸的不屑。“怎么就跟我没关系呢?我是他男朋友。”“男朋友?老铁,你别逗我好吗?就你?你不知道我家颜颜是美女,你是野兽吗?自己长啥样还需要我给你拿镜子照照吗?”我一下就火了,“就你好,脸长得跟鞋拔子似的,我估计你穿鞋指定不能费劲。”说

  • 中华英雄传说病毒(五)

    二月中旬,春节前。从空中俯瞰。这个本该举国欢腾、神州共庆的传统日子,如今迎来的却不是人们的张灯结彩和欢声笑语。零零散散的人晃荡在城市各个角落。入眼的是一片混乱。报纸翻飞,汽车残骸,玻璃碎片,灯杆倒塌……一个身影左右摇摆着经过一辆撞到公交站牌的小轿车——他面色青灰,两眼深陷,眼珠子翻白,嘴边糊了一把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