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排球]十七岁的青春第2章在线阅读

作者:纠结症患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人!”

压切长谷部刚把颜六带到主殿外,一个黑发的少年就绕过他的阻拦朝小主人扑过去。

“主人你看,我今天涂的你给我买的那个指甲油哦。”

少年伸出染着艳红指甲的手晃了晃,秀美的脸上笑容明媚。

“确实很适合你,这个是千层红做的,杏花雨的夏季新款,里面加了金箔粉。”

颜六捏着他纤细的手指看了看,那红指甲在阳光下泛出细碎的金,像是沉淀着耀眼的星河。

“很好看。”

他由衷地赞叹。

加州清光的脸颊浮上一层胭脂似的薄红,小心翼翼地又靠近颜六几分,“那……我把自己打扮得漂亮可爱了,你要爱我哦?”

颜六:“……”你这话我没法接。

“好了加州,不要说让主人为难的话!”压切长谷部训斥道,眼睛却盯着加州清光的手。

主人都没有送过我礼物!

好哇加州清光,没想到你这浓眉大眼的居然背叛组织!

压切长谷部咬牙切齿,加州清光目不斜视,看着面前的主人说:“主人我抱你进去吧。”

深情款款,柔情似水。

颜六还以为他想要摸摸头,就在那柔软的发间轻轻揉了揉。

“你乖。”

他说着,转身走进主殿。

身后压切长谷部发出无情的嘲笑。

颜六坐在主座上,假装没看见加州清光幽怨的眼,面不改色地吃着饭。

加州清光身旁的大和守安定手一伸,掐在小伙伴腰上。

“清光,别一直盯着主人看,太失礼了。”

天知道他这一掐有多用力,加州清光痛得差点叫出声。

很好,大和守安定。

重新坐好的加州清光戳着盘子里的秋刀鱼,泪光盈盈。

我要和你绝交——一顿饭的时间!

然后加州清光就被大和守安定拖去了演练场。

颜六挥着小手帕为这个幸运儿送别。

吃完饭颜六被五虎退托付了五只小虎崽,在庭院里慢悠悠地走着消食。

压切长谷部背后灵似的跟在他后面,目不转睛地注视让颜六感觉芒刺在背。

颜六默默裹紧了自己的披风。

他以前带攻防的时候被上千人盯着都没怂过。

五只小虎崽里最活泼的那只在颜六脚边跳了跳,突然顺着披风爬上他的头顶,压切长谷部手一过去它就嗷嗷叫,爪子扒拉着死活不松。

措不及防发型就被抓乱的颜六:“……”

——太熊了。

比帮里那群小丫头还熊。

颜六无奈地制止身旁表情凶残的青年,抬手捏住它后颈的软肉,把小老虎提溜下来。

“你去忙吧。”

他对青年说道。

“我带它们在院子里晒太阳,不会乱走的。”

“……那如果主人有事请尽管吩咐我,我就在书房。”

那声音里竟是带着些委屈。

——居然被主人嫌弃了。

转过身的压切长谷部有些懊恼,是不是突然的亲近让主人不适应了?

看来还是要循序渐进……

送走心有不甘的近侍,颜六举起手里抱着的那只小虎崽,小虎崽金色的眼睛湿漉漉地正望着他。

无辜、幼小、但是不能吃。

颜六又凑近一点,带着几分探究。

——不愧是刀子精的老虎啊。

看这生动的表情,看这灵动的双眼和传情的眼神!。

将来如果也成精了,必成大器!

——有前途!

颜六把小老虎放在晒得暖洋洋的草地上,拍拍他的头,表情严肃又认真。

“你前途无量啊。”

小老虎:“???”

颜六指着偌大的庭院说:“别浪费了这身好天赋,去为青春奔跑吧。”

小老虎:“……嗷!”虽然没懂啥意思,不过跑就对了。

它跟着其他几个兄弟在草地间轻快地蹦蹦跳跳,远远看着就像五个毛绒绒的白团子。

还带点儿小花纹。

皮了一下很开心的颜六心情极好,跟在它们身后溜达,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他左手一个罗盘右手一个觅宝铲,跟在小虎崽后面挖了一路的南红珠。

不得不说它们运气还不错,以前颜六单独出来挖宝,挖到的永远是一把指头大小的五彩石,从来没出过材料。

挖到鎏金素银更是梦里才有的奇遇。

把那一颗颗圆润的红珠子塞进包里,颜六拍拍衣袖上的尘土,看虎崽们的眼神就像万年黑鬼看见了五个小红手。

五只小白虎在非洲人的热切注视下抖了抖。

——这画面好像似曾相识……

一人五虎边走边挖,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本丸后的田地外。

“嗷呜!”

脖子上系着蝴蝶结的蓝眼小白虎甩了甩带有斑纹的尾巴,乖巧的带着四个弟弟们坐在边上看颜六专心致志地挖坑。

身后的不远处,一道白色的虚影从树丛间闪过。

白团子们耳朵闻声而动,朝那个发出细微声响的树丛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找到。

颜六抬头就看见它们面面相觑五脸懵逼,“怎么了?”

“嗷!”感觉听到什么了,但好像是错觉。

颜六眨眨他深邃的蓝眼睛,说:“不是错觉,确实有——”

话音未落,白发金眸的少年从天而降打断了他。

“哟!吓到了吗?”

“……没有哦。”

颜六一脸冷漠。

“啊哈哈,不要这么死气沉沉的嘛,小孩子就该有点活力!”

颜六木着脸从坑里摸出一把彩色的小石子。

“不好意思,其实我今年二十四了。”

哪儿来的黑鬼一身非气?

五个小红手都抵不住。

鹤丸国永看着像花儿一样柔软娇嫩的小主人,抓了抓后脑勺。

“嘛……真是让人吃惊啊。”

——虽然知道他的实际年龄绝不是表面看着的那样小。

颜六并不知道这个之前属于当自己不存在那一派的付丧神在琢磨着什么,但他至今没跟他们说过,他们的前主人是被自己捅了。

对穿过的那种,架火篝上烤姿势都特别标准。

每当他想提这事的时候,那些刀剑们要么把他当空气直挺挺地绕开,要么就恶声恶气地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鹤丸国永就是前者之一。

生气吗?

颜六当然不生气,他以前遇到的难受事太多了,要每个都纠结着生气不早气死了。

照顾醉饮轩那一帮问题儿童熊孩子几年,颜六早没脾气了。

不然早一套斩绝绝劈上去把人砍倒,指着这群打刀太刀脑门儿骂瓜娃子。

反正他们不问颜六也不会说,就当赔罪养一群新巨婴,还个个都是心思敏感脆弱的小公举。

小公举嘛,就是要哄,能迁就的迁就。

这事颜六太熟练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小公举们从今早开始就不太对劲。

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鹤丸国永注意到颜六狐疑的目光,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刚在那边看到你和五虎退的老虎在挖东西,就过来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惊喜,结果没想到被主人吓到了啊,哈哈哈。”

颜六:“……我年纪太大了吗?”大到可以让你大吃一惊?

鹤丸摇摇头。

“没有没有,只是在想主人长大之后是什么样子。”

“你很在意?”

“没有,只是有点好奇哦。”

“一米八六,比你高比你壮。”

“……”

鹤丸国永想象了一下:一个接近一米九的壮汉,脖子以上是主人精致美丽的脸……

…………

卧槽吓死鹤了!

“所以,只要把这个罗盘上的指针按下去,它会变成绿色,指向有宝物的地方,到宝物附近时指针颜色会加深,挖到了再按一次就会变回灰色了。”

颜六讲解完用法,把罗盘递给鹤丸国永:

“要试试吗?”

“哦哦,听起来很厉害嘛。”

鹤丸国永接过那个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圆盘,手指弹了弹中间的指针。

“一听就是会给人带来惊吓的好东西,有趣!”

罗盘:不,我不是,我没有,你听我解释。

然而没有人理它。

鹤丸国永脑子里转着些念头,他问颜六:“主人要不我们成立个寻宝小分队吧?”

颜六:“……啊?”

“我去把别的刀叫来,主人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哦!”

说完噔噔噔跑了。

颜六和毛团子们一起陷入了懵逼状态。

不一会儿,鹤丸国永带着个橙色长发的小少年又跑了回来。

准确的说,是鹤丸国永追在那少年后面,被甩开了一大截。

看来腿长不能说明什么啊……

颜六瞥一眼比自己矮了小半个头的少年,心里顿时平衡了。

“呼——真是,不要欺负老人家的机动啊。”鹤丸国永抹了把额上的薄汗,好不容易喘过气来,“主人,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内番的搭档,粟田口派的短刀乱藤四郎。”

“是粟田口吉光打造的短刀,在兄弟比较中少见的乱刃刀,怎么样……区别看得很清楚吧?”

乱藤四郎在颜六面前转了个圈。

颜六点点头:“嗯,很清楚。”

两个雌雄莫辨的美少年无声对视。

——确认过眼神,都是穿女装的人。

乱藤四郎和颜六小手拉小手,眼中是对彼此的惺惺相惜。

只是这么一个眼神,就胜过千言万语。

鹤丸国永:“……”这剧情好像不太对。

喂喂,不要把我丢在一边啊!

不论如何,寻宝小分队最后还是成立了。

队员有颜六,乱藤四郎,鹤丸国永和五虎退的小老虎。

颜六和乱藤四郎在后面牵着手十指相扣,一边走一边聊天,五个小小的白团子在他们脚边打转。

深藏功与名的红娘(不)鹤丸国永一个人在前面拿着罗盘带路。

好气哦。

可还是要保持微笑呢:)

和煦的春风忽然冷了起来。

刚刚还明媚的太阳缩到云层后,四周的光线暗了些,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沉寂下去。

正跟乱藤四郎低头轻声说着什么的颜六忽然抬起来,松开橙发少年的手往前一跃,扯住鹤丸国永的衣领往回一拽——

“咔——”

突然劈下的惊雷把颜六的觅宝铲和罗盘都炸成了灰,他看着地上掀起的滚滚黑烟皱起眉头。

“这什么东西?”

——难道是……盗宝贼?

脸黑了不知多少年的颜六眼睛亮了亮,丝毫不知身后两个付丧神的脸色黑沉沉的。

是时之政府的人……

——在为什么而开心呢?

——因为马上就能被救出去了吗?

不应该啊,主人不知道这些。一开始,连本丸和刀剑男士的概念都是压切长谷部告诉他的。

鹤丸国永紧紧抓住颜六一只手臂,心中的猜测让他格外心慌,清隽的脸上笑意全无。

“主人……你认识他们吗?”

颜六一脸跃跃欲试:“知道,盗宝贼。”

乱藤四郎:“啊?”

鹤丸国永:“???”

当烟尘散尽,戴着狐狸面具的一男一女出现在颜六视线中。

柔美的女人穿着上白下红的巫女服,高挑的男人则是一身经典的阴阳师打扮,捂得严严实实。

相比之下穿着一身异域风情的红白衣裙的颜六,两条细细白白的腿和胳膊大半都露在外面,像极了一个画风完全不一样的妖|艳|贱|货。

没有盗宝的贼会穿成这样吧。

颜六想着,把还抓着自己手的鹤丸往身后一挡,沉着声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还是个孩子呢。”那个女人轻声说道,并不是在回答,更像是自言自语。

她看了看被护在身后的鹤丸国永和乱藤四郎,又把视线移到挡在他们之间的颜六身上,扬起一抹浅笑。

“真可怜,这一年被当成傀儡在这里供这群暗堕的付丧神汲取了不少灵力吧?没事,我们马上就能带你离开了。”

“暗堕?”

颜六听到一个陌生的名词,挑眉问:“那是什么?”

“我们是时之政府专门派遣来消灭这个暗堕本丸的,孩子。”

回答他的是那个男人,

“而暗堕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堕落的付丧神,他们杀害自己的主人,与溯行军为伍……”

颜六见他就要滔滔不绝给自己说一通,连忙打断:“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你唱大戏。”

男人:“……哦。”明明是你先问的。

颜六侧过头,看着身后的一大一小两个少年,问道:“你们知道自己的前主人去哪里了吗?”

鹤丸国永摇摇头:“他一年前就失踪了。”

乱藤四郎瑟缩在白发少年身后,眼睛里尽是委屈的水光:“大将,我们没有杀他……”

——只是有这个打算,不过失败了。

颜六又转回去对那一男一女说:“听到了吧?不是他们杀的,赶紧走吧。”

不然你们会失去你们的膝盖。

专削人膝盖的大魔王颜六空着的那只手摁住自己腰侧的梨绒落绢包,感觉里面的盾刀在隐隐作痛。

“堕落的刀剑说什么就信什么,您真是被骗得什么都信呢。”女人声音绵软,却带着几分嘲讽。

在她眼里,颜六只是个天真可爱的傻孩子,别人说什么都信的傻狍子,拿颗糖都能骗走,更何况是这群付丧神?

傻了吧唧的小姑娘……

女人低低笑起来。

——很好。

颜六扒掉鹤丸国永的手,摘下披风把贴在自己脚踝边瑟瑟发抖的五个小毛团一裹,塞到乱藤四郎的怀里。

“倒不是别人说什么信什么,这位姑娘。”颜六手中闪过一道黑影,缠绕着不祥的血光,“而是事实就是如此,因为他们的主人是我杀的。”

——那是一把满是戾气的刀。

作为唐刀的一种,专门砍杀骑兵的两刃长刀,它刀身是暗沉的猩红,像是洗不去的血,在阳光下表面反射出蓝色的光。

炽热的颜色掩不住它的冷,就像它的主人此时此刻显露出的骇人气势,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是……苏醒的凶兽。

男人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突然暴起,转身就来到他的眼前——

“他就如你这般,不堪一击。”

洋娃娃似的孩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锐利,仿佛是浸在海底的冰川。

男人不甘心地闭上眼,被一刀砍回了原本的时空。

颜六把朱轩怀雀从他胸口扯出来,带着血和肉,刮过碎裂的骨头。

“早说了,要动手就别哔哔,我一点都不想听你们两一个唱白脸一个□□脸。”

女人面色惨白,极大的恐惧让她一时间都忘记了施展阵法来抵御颜六凶残的攻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凶刀离自己越来越近。

颜六的双手握着刀柄,眼里没有对生命的怜悯。

“你以为我是什么?”

居然把魔头当小萝莉,你说你四八四傻?

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啊!

鬼知道面前的人会不会是披着萝莉皮的狂战士呢。

她的世界迎来永恒的黑夜之前,女人迷迷糊糊听见那孩子的低声说着什么。

“真菜,这种弱鸡我能一个打十个。”

女人:“……”

我一定是被气死的。

延伸阅读

名爵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n6pi.shtml
名爵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生产加工汽车坐垫、汽车腰靠、汽车头枕、汽车脚垫、汽车尾箱垫等产

易威斯堡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6vfl.shtml
易威斯堡隶属于海盐易威斯堡健身用品有限公司,位于浙江,创始于2005年,欢迎全国各地

博卢卡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ys2h.shtml
江苏博卢卡服饰有限公司位于中国休闲服装名城---江苏省常熟市东临上海南接苏州苏嘉杭高

赛杰金属丝网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gi9n.shtml
赛杰金属丝网是集生产、加工、销售、安装为一体的企业。经过十多年不懈努力和共同稳定发展

睿图制者创意用品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se54.shtml
睿图制者创意用品,可以实现您所有个性化的创作,不论您需要的图片,文字,艺术写真,个性

涤雅洗衣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ukz0.shtml
涤雅洗衣拥有德国、美国、日本、意大利进口的干洗、水洗、熨烫、定型、皮衣保养、地毯清洗

至青春保健养生平价超市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skcv.shtml
至青春保健养生平价超市共有12系列,400多个单品,涵盖生活各方面。从婴幼儿到儿童再

聚美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yqpi.shtml
聚美工艺品总部是钻石画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义乌市奈月

天盟瑞祥珠宝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bhm2.shtml
天盟瑞祥珠宝玉器行是集翡翠开采、设计、加工、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珠宝企业,总店位于云南

华夏爱婴早教加盟  http://www.adamshiprepairs.com/s1hk.shtml
华夏爱婴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面向0-6岁儿童的家长和幼教工作者,普及高明的幼儿教育理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公会系统之进步神速(9)

    日落,入夜。柳生独自的在古墓中练习着一遍又一遍的天罗地网势,许多的麻雀到处乱飞着,柳生就站在这其中。起手,起势。深吸一口气,柳生目光陡然一凝,张开双手动了起来,身轻如燕,快捷如风,时而翻上下跳,时而跃上墙壁,动作幅度很大而且变幻无常。看似杂乱无章,但柳生每每探出双掌,将近五分钟后,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 科研和恋爱我都要[穿书] [参赛作品]第一章在线阅读

    天阴了几天,但一直没有雨滴落下……一个男孩的葬礼就在这种阴沉的天气中举行。参加葬礼的人很多,哭泣声萦绕整个葬礼现场,很多人都因男孩的离去而伤痛欲绝。9毫米的帕拉贝鲁姆手/枪弹精准的穿透了男孩的心脏,瞬间,男孩的心脏停止供血,短短几秒的时间,男孩的世界就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刻。白纸黑字上清清楚楚的写着男孩

  • 在一起第5章在线阅读

    听到这,王禅有些郁闷,修仙不就是逍遥自在,想干嘛就干嘛吗?这修士,总感觉很有束缚似得,这样的修士,能比普通人好吗?许殿不屑的看着王禅,束缚?普通人的束缚你恐怕不是很了解吧?修士在怎么束缚,只要修为上去,还不是天高海阔凭鸟飞,非修士的凡人,一生不过巴掌打的地方生存,官府力量对普通人可以主宰生死。杀人的

  • 盗墓:我是佛爷第十章

    面馆开门的开很早,天还刚刚灰蒙蒙亮,店铺虽说不是特别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店里摆着几张桌椅供路人吃食,店内的角落里有个双灶,上面放着两口大锅,阮玉山把木桶里装着的汤底倒进其中一口锅里,又将另一口锅里装入井水,阮秀忙上前去帮忙烧火,不一会儿额角便起了一层薄汗,她用衣袖将额头的汗抹掉,不解的对正在忙碌

  • 你的旧爱,他的新欢拎猫的时候一般都会被挠

    但是事实和想象往往出入巨大,女孩听到之后脚步顿下,缓缓侧头,看向这个向自己搭讪的男孩,湛蓝的眼眸清晰的让赵毅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刚刚的侧颜惊鸿一瞥下便已经足够惊艳,此刻女孩抬起脑袋看他的时候他也可以清晰的看到女孩的脸。周围的男孩们连呼吸声都有些无疑是的压低了,寻思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奇迹”吗?某个衰仔

  • 重生宠妻记事之追人的事

    罗西从书包里不停的翻东西,下课休息十分钟的时间内,他把书包至少翻了五遍,桌子翻了三遍,最后不得不接受了现实,为此一双迷人的眼睛还露出了迷茫的神情,似乎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讲台上的化学老师絮絮叨叨的讲着化学方程式,罗西从本子上撕下了半页纸,刷刷的写了几行字,卷了起来,扔给了后面座位的徐

  • 豪门宠婚,首席的金玉良缘在线阅读第五节

    今天对于夏洛克来说,是很幸运的一天。不仅仅是因为他好运的找到了一个不介意他生活习惯的室友,还因为自杀案件又发生了第四起,是的,苏格兰场那群脑袋空空如也的金鱼们称之为自杀案件,尽管他已经用短信提醒他们了,但是他们却一直沿用自己的说法。不过还好,就是因为他们的智商不高,罗斯那条金鱼才会一直求助于他。看,

  • 他被骗崩坏了在线阅读楔子

    圆月悬空,星辉暗淡,这八月十五,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宋晚站在落地窗前远眺,对面楼里灯火通明,依稀能看见别人家里一家人正热热闹闹的吃着团圆饭。现在八点半,正是饭点。宋晚却早已吃完了晚饭,换了一身轻便的运动装。转身,她看了一眼客厅角落里正埋头猛吃着狗粮的大金毛,宋晚往玄关走去。“大兜,快点!”她一边弯腰换

  • 重生八零之有钱小媳妇之噤若寒蝉

    今日的朝会不同寻常,卯时一刻,朝臣刚刚迈入宣德殿就感受到了丝丝寒意,明明只是蝉声将落的时节,殿内却好似隆冬,众多朝臣虽然嗅到了些冷厉的意味,但的确是未听得什么风声,齐齐朝章让看去,希望这位首辅大人能提点一二,也好早做些准备,以防触怒龙颜。只见这位首辅大人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沉思的模样,众朝臣心中的弦立

  • 进化在星空在线阅读第四章

    Chapter.004塞西莉亚没有尖叫,因为她已经吓得头脑一片空白了。她遇到的明明是狼人,为什么会像影视作品里的吸血鬼一样咬喉咙?等等……咬喉咙了?那怎么她一点都不觉得疼?塞西莉亚回过神来,满脸惊诧。相比之下,反倒是凶狠地压制了塞西莉亚的托亚看起来比较疼——他的脸色煞白,连呼吸都变得微弱而急促。他挪